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

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

(接前文

落日‧密林

趁太陽還高,我們又出發了——奔下一個目標,Croajingolong國家公園。從地圖上看,這個公園面積很大,根本不是在中國時想像的那種公園概念,而是開著車都好幾個小時才能從這邊走到那邊的那種,而且基本全是「原始風貌」。森林比之海灘,當然該是另有一番風光。

沒還進入國家公園,就已經感覺到了森林里特有的那份靜謐,不知名的鳥兒在空曠的叫著,更顯出落日將殞的那份神秘。停下車來,讓攝像機捕捉鳥兒的叫聲後,我們臨時決定:天色已太晚,不去國家公園盡頭那個標著有住宿處的地方了,轉而到附近的Genoa峰頂(Genoa Peak)瞧瞧,說不定能趕上看落日。

通往Croajingolong國家公園盡頭處的公路。我們開到這裡就掉頭去了Genoa峰頂

通往Croajingolong國家公園盡頭處的公路。我們開到這裡就掉頭去了Genoa峰頂

順著一條很窄的山路——看起來窄得連錯車都會有問題的土路,我們一頭就扎進了密林之中。幾番峰迴路轉之後,眼前出現了一片平坦的空地,空地上有塊牌子,上書:「此處通往Genoa峰頂,往返需兩小時。」

Genoa峰頂的密林

Genoa峰頂的密林

莽林

莽林

這就是Genoa峰頂上的牌子,上書「此處通往Genoa峰頂,往返需兩小時。」

這就是Genoa峰頂上的牌子,上書「此處通往Genoa峰頂,往返需兩小時。」

這時,密林中的光線已暗下來,看不到太陽了。但經驗老到的司機兼「業餘九段」攝影師說,如果我們當機立斷,以最快的速度衝刺,還能趕上到峰頂看日落。

可是看完日落又如何呢?我們在一秒鐘之內就做出了「集體」決定:就在這塊空地上搭帳篷,外加睡汽車裡過夜!

於是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細軟」,扛起攝像機和三角架就出發了。

旅遊書上介紹說,這裡是大自然愛好者的天堂,有兩百多種只在此區才有的特別的植物,而澳大利亞已知鳥類的三分之一,都能在此找到蹤跡。只可惜,我們的司機兼臨時「導遊」催的太緊,根本不給我們留停下來看一看風景的時間。只剩下喘著粗氣趕路的份兒了——向上攀登是需要極大的體力消耗的!

匆忙之中,只注意到,這裡不愧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當有自然死亡的樹木倒下來攔著通往山頂的小路時,管理人員沒有把樹移開,而是把它從中鋸斷,再往兩邊拉開,留出一條小路的寬度。這樣,森林的原貌被最忠實的保留了下來,人們可以看到,這裡有這樣一棵樹倒下來死了。

一棵死樹被鋸斷後拉開,讓出小道,同時最大程度保留森林原貌。

一棵死樹被鋸斷後拉開,讓出小道,同時最大程度保留森林原貌。

密林裡,可以看到死,但同時也可以看到生,看到剛剛發芽的、嫩得跟草一樣的小樹苗苗,看到生命生生不息的循環過程。

到了最後的幾十米衝刺時,我們所有人都已氣喘如牛了。而自告奮勇替我背三腳架的那位,早「不堪重負」,把三腳架扔在半山腰了(她也不怕被人撿走了!)。

還好,不管怎麼說,總算趕在太陽落山前到達了峰頂!極目望去,滿眼是莽莽蒼蒼、連延不斷的翠山黛林,在日落前的餘暉中發出迷濛的霧氣。

Genoa峰頂

Genoa峰頂

Genoa峰頂上的一棵小松樹苗,在落日餘暉中熠熠發光

Genoa峰頂上的一棵小松樹苗,在落日餘暉中熠熠發光

Genoa峰頂

Genoa峰頂

樹與草

樹與草

莽林

莽林

沒有了三角架,我只好坐在山頂的大石頭上,再把攝像機放在自己的腿上,一心想拍下日落的全過程。誰曾想,真是沒有經驗啊!想了這麼笨一個招。當時覺得挺穩妥的,回去一看,拍下來的錄像裡,太陽一起一伏的,隨著我的呼吸在動。唉!這鏡頭是沒法用了。

不過,日落的過程真的很壯觀、很輝煌。山頂上只有我們三人(同行一位年齡大的,自忖不能在「規定的時間」內衝上山頂,自己提出留在山下等我們),雙目中卻是金紅落日下的萬里莽林,這一切,就都屬於我們了!那一刻,只覺得好奢侈啊!

我為了用這棵枯樹做前景,把攝像機放在了大腿上,結果拍出來的鏡頭裡有呼吸哦。唉!

我為了用這棵枯樹做前景,把攝像機放在了大腿上,結果拍出來的鏡頭裡有呼吸哦。唉!

日將殞

日將殞

就是這位小姐,為搶在日落前登上山頂,而把我的三角架扔在了半山腰!

就是這位小姐,為搶在日落前登上山頂,而把我的三角架扔在了半山腰!

Genoa峰頂的落日

Genoa峰頂的落日

Genoa峰頂的落日

Genoa峰頂的落日

Genoa峰頂的落日

Genoa峰頂的落日

篝火夜宴

太陽一落,涼氣頓起。同行年齡最小的那位怕黑,為免淪入「走夜路」的「悲慘境地」,「逼迫」著我們跟來時一樣,在依稀的微光中全速往山下衝。

到了停車的那塊空地時,天,已完全黑下來了。林子裡有一叢熊熊燃燒的篝火。原來這裡又上來兩位遊人。看來,他們跟我們一樣,要在這裡過夜了。

那晚的月亮出奇的亮。就著月光,我們到林子裡找到幾塊石頭,撿了一堆柴火,跟「鄰居」要個火種,於是也生起一堆篝火。不管是麵包,還是香腸,放到火上一烤,那叫一個香啊!要的,就是這感覺。

篝火夜宴

篝火夜宴

這是公園管理處為遊客準備的「篝火爐灶」,前一晚被「鄰居」捷足先登用上了,我們就用石頭搭灶,「風味」更佳!

這是公園管理處為遊客準備的「篝火爐灶」,前一晚被「鄰居」捷足先登用上了,我們就用石頭搭灶,「風味」更佳!

不過,在林子裡生火,一定要注意安全哦!我們在信息中心裏拿到一張宣傳單,上面明確規定,在火的周圍必須有幾米以上的空地才行。還有就是用完火以後一定要將火滅得一點殘星也不留。否則引起火災就完了。另外,山火季節嚴禁用火。切記切記!

看星星?看電影?

林子裡的夜很靜,躺在帳篷裡望著滿天的星星,第一感覺是,這裡的星星怎麼這麼大?第二感覺是,這裡的星星怎樣這麼亮?

資料上說,Genoa峰頂的海撥只有490米,但為什麼在這裡會覺得離星星那麼近、以至於覺得星星都變大了呢?也許,只因為在「狂野的原始森林」,沒有了燈光的污染,一切就感覺不同了吧!

躺在帳篷裡興奮的議論著星星的大小時,突然想起:喲,別吵著我們的「鄰居」了,怕黑的女孩立刻說:不會的,他們剛才說了,要在帳篷裡看電影,肯定還沒睡呢!

「這麼大好的星空,不看星星,卻看電影?這麼沒情調?」

「人家就喜歡看電影,沒準人家覺得這才有情調呢!」

我無言了。星星看夠了,慢慢就合上了眼,一夜無話。

這是「我們家」的帳篷、「我們家」的汽車及「鄰居家」的車。

這是「我們家」的帳篷、「我們家」的汽車及「鄰居家」的車。

這是「我們家」的帳篷。

這是「我們家」的帳篷。

清晨

帳篷裡雖然還算溫暖,第二天還是一早就醒了。首先入耳的,是一片一片的鳥鳴,在那一瞬間,只覺比任何音樂還要動人。於是立刻翻身起來說:「我要去錄這鳥叫聲!」

林子裡活躍著的,除了鳥兒以外,還有螞蟻、蚊子,而我們的「鄰居」,顯然還在沉睡。於是就拿著攝像機,不管什麼肖像權不肖像權的,把他們的帳篷也拍了下來。

等到太陽漸漸爬上樹梢時,林子中立刻呈現出不同的色彩和光輝,每一片樹葉都靜靜的發出熠熠光彩,在鏡頭中分外動人——生命真是美麗啊!

太陽尚未升起,小鳥在叫,鄰居還在睡覺,我偷拍了他們的「臥房」。

太陽尚未升起,小鳥在叫,鄰居還在睡覺,我偷拍了他們的「臥房」。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清晨,太陽爬上樹梢後,每一片樹葉都熠熠生光。

為77元鋃鐺入獄的首名澳聯邦大法官

為77元鋃鐺入獄的首名澳聯邦大法官

澳洲政壇新貴、「史上最富」總理侯選人坦博

澳洲政壇新貴、「史上最富」總理侯選人坦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