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一)

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一)

動心

去年聖誕假期之前,就向同事打聽有哪裏可玩。聽說我要去墨爾本,同事推薦,可沿海邊那條路線,自己駕車從墨爾本開回悉尼,路上有許多可看之處!

墨爾本悉尼,如果走地處「內陸」的高速公里,大約有900公里距離,這條線以前走過。但是,沿海岸的那條更遠的線,距離1055公里的那條,倒是沒有去過。

澳大利亞四面是海,有綿延近五萬公里的海岸線,及一萬多個海灘,數量為世界之最。沿著海岸開車一路遊來,當是不可多得的美麗經歷吧?於是立即動心,決定依計執行。

從這個地圖上,能大致看出我們這次 自駕遊 所走過的路線,從圖中的「A」到「6」,沿海邊走,1055公里左右。

從這個地圖上,能大致看出我們這次自駕遊所走過的路線,從圖中的「A」到「6」,沿海邊走,1055公里左右。

計劃

第一步要做的事,當然是上圖查資料。不論是用中文搜「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還是用英文找「Melbourne to Sydney, coastal drive」,都能找到不少資料。後來又有人出主意,不如到圖書館借幾本書帶著,路上好用。

網上的資料很詳盡,甚至幫你設計了路線,第一天怎樣,第二天怎樣,有五天日程的,也有七天的。本想按網上的資料定好路線及每晚住處,後來覺得不想受那麼多約束,乾脆隨心所欲,走哪兒是哪兒吧。真「淪落」到找不到住處時,就在汽車裡或帳篷裡對付了。

「業餘九段」+「專業零段」

在墨爾本辦完「公差」後,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我們一行四人,不慌不忙按事先研究好的大致路線出發了,走之前,我借了一台攝像機——以前從沒玩過,但何妨現在學起?同行的司機也帶著自己的相機,有人曾說,他的攝影水平是「業餘九段」。我剛學攝像,但借的是專業設備,因此能算「專業零段」?

信息中心

計劃中的第一個目的地是Sale(這個名字好怪啊),從圖書館借來的旅遊書會告訴你沿途哪裏有可以拿到當地免費地圖的「遊客信息中心(Information Center)」,所以當我們第一次看見寫著一個大大的「i」字的信息中心時,趕快興奮的停下來。

信息中心中許多資料都是免費的,最要緊的是去拿當地的地圖,因為從圖書館借來的書中的地圖,不會有太詳細的當地信息。而要找到當地一些「地道」的遊玩之處,由當地旅遊部門提供的資料就特別重要了。

路邊的「遊客信息中心」。

路邊的「遊客信息中心」。

信息中心中許多資料都是免費的。

信息中心中許多資料都是免費的。

東吉普斯蘭德與聖瑪麗亞教堂

從信息中心出來,我們「按圖索驥」,來到東吉普斯蘭德(East Gippsland)區中唯一的小鎮Bairnsdale,參觀這裡小有名氣的聖瑪麗亞教堂。

資料上說,教堂最早建於1883年,1913年時進行了重建,內部壁畫是由來自意大利的畫家Francesco Floreani按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藝術風格完成的,表現了天使、傳道者、煉獄、天堂及地獄的景象。據說,當時的神父Cremin從自己的腰包裡每週拿出三英磅作為畫家的工資。教堂本身是羅馬風格的建築,是最早、最大,也是保持的最完整的紅磚結構的由A A Fritsch設計的教堂之一。

後來才知道,我們來過這裡之後的第六天,即2009年1月12日,由於這座教堂在歷史、建築、美學及社會上的重要地位,它已被維州政府列為最高級別的歷史文化遺產。

已被維州政府列為歷史遺蹟的Bairnsdale鎮上的聖瑪麗亞教堂。

已被維州政府列為歷史遺蹟的Bairnsdale鎮上的聖瑪麗亞教堂。

教堂內的壁畫由來自意大利的畫家Francesco Floreani按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藝術風格完成。

教堂內的壁畫由來自意大利的畫家Francesco Floreani按文藝復興時期的宗教藝術風格完成。

教堂內的玻璃畫。

教堂內的玻璃畫。

教堂內的壁頂畫。

教堂內的壁頂畫。

教堂內的玻璃畫。

教堂內的玻璃畫。

教堂內的玻璃畫。

教堂內的玻璃畫。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

離開教堂時,時間已經接近中午,按旅遊書上的介紹,不遠處的Lakes Entrance,(也許可以譯作「眾湖之門」?)有長達90英里的海灘,還有全澳最好吃的海鮮,當然就毫不「客氣」的奔那裏去了。

果然,這裡的餐廳都是開在船上的,出售的海鮮,那當然新鮮的不用說了。置身於隨海浪輕輕波動的餐廳之中,任微微的海風輕輕吹過,看不遠處水鳥與快艇的「合奏」,不用享用海鮮美酒,就已經醉了。

Lakes Entrance是這一路上我們第一次看見大海的地方,自然不捨得不多拍些鏡頭。這裡顯然是渡假的人們「安營紮寨」之處。面對澄淨得幾乎透明的明媚的海灣,不借艘船兒來暢遊一番,未免辜負大好風光。於是乎,你能看見各色各式的遊艇、快艇,在碧海中、藍天下,用白色的浪花繪出一幅幅寫意的圖畫。

隨海浪波動的水上餐廳。

隨海浪波動的水上餐廳。

全澳最好吃的海鮮。

全澳最好吃的海鮮。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帶著狗兒渡假。

帶著狗兒渡假。

全澳最好吃的海鮮。

全澳最好吃的海鮮。

浪花與船的寫意。

浪花與船的寫意。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Lakes Entrance(「眾湖之門」)景致。

2009-06-01 

(續: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三)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四)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9/6/1/n2544534.htm

A Short Joke: The Heir of Communism! 小笑話:共產主義接班人!

A Short Joke: The Heir of Communism! 小笑話:共產主義接班人!

Where Did American Scholars Go Wrong in Their Study of China?

Where Did American Scholars Go Wrong in Their Study of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