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四)

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四)

(接前文: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一)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三)

「袋鼠出沒」只是一個傳說?

頭天晚上,服務生曾指點我們說,附近Murramarang國家公園(Murramarang National Park)中的 Pebbly海灘( Pebbly Beach)常有袋鼠出沒,可前去一遊。於是便查明路線向那廂開去。

剛剛離開主路,就意外的發現,又一頭扎進了美麗無比的「原生態」林子。如果說頭天我們扎帳篷的那個山頂上的森林粗獷豪放的話,這裡的森林則嫵媚挺拔。樹的顏色有點兒像白樺,樹身卻比白樺更高大原始,同時透著幾分神秘——尤其是當我們的「九段業餘」攝影師獨自一人離開公路邁向密林深處,貪戀一處水塘旁的幽靜,正端著相機拍的起勁,卻突然一聲大叫,發現被螞蟥咬了之後。

「原生態」林子中的優美曲線

「原生態」林子中的優美曲線

「原生態」林子

「原生態」林子

美麗的「原生態」林子

美麗的「原生態」林子

黑白配

黑白配

「原生態」林子中的靜謐湖面

「原生態」林子中的靜謐湖面

靜謐的湖面暗藏殺機。「業餘九段」便是在這裡中了螞蟥的「埋伏」。

靜謐的湖面暗藏殺機。「業餘九段」便是在這裡中了螞蟥的「埋伏」。

於是無心「戀戰」,上車趕緊奔「人煙稠密」處。拐過幾個彎後,眼前一亮,又看到了親切的帳篷!原來這裡也有一個帳篷營地。

停好了車,扛著攝像機和三角架就奔海灘方向去,一心惦記著「袋鼠」。

走了沒幾步,驚見一隻紅色鸚鵡在草地上漫步,幾個小孩在後面追著,鸚鵡也不怕,也不逃。

趕緊放下機器想捕捉下這一幕。焉知架好機器,從攝像機的取景框裡再去找那只鸚鵡時,卻找不到它的蹤影了。正彷徨間,同伴驚呼:「落到你機器上邊了!」

——咦唏!鸚鵡還有這智力?這迷藏玩得高明!

呆了一會兒,才發現這裡的鸚鵡根本不怕人。誰的手一伸,它們就敢飛上去站著,低頭看你掌心裏有無吃食;或老實不客氣的站在你頭上、肩上,像明星般擺出架勢供人拍照。

看來,這裡鸚鵡與遊客之和諧共處,已經有歷史了!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無論誰的手一伸,鸚鵡就跳上去找吃的

無論誰的手一伸,鸚鵡就跳上去找吃的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看夠了各色鸚鵡,再扛著機器到海灘。天陰陰的,水色也濛濛的。遊人很少,更看不見袋鼠的蹤跡。

難道所謂「袋鼠出沒」,只是一個傳說?

低頭往草地上瞄去,分明能看見一粒粒新鮮的糞便,於是我們便推測這一定是袋鼠糞。也就是說,這裡的確是常有袋鼠出沒,只是我們來的時機不太對,又或者是袋鼠怕人,只在沒人才出現?

看不見袋鼠,只好悵然的拍了一些袋鼠糞的鏡頭,權作是「看見了袋鼠的蹤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的鸚鵡

Pebbly海灘上不知名的野禽

Pebbly海灘上不知名的野禽

孤獨望海

孤獨望海

Pebbly海灘

Pebbly海灘

海灘漫步

海灘漫步

Pebbly海灘

Pebbly海灘

一手一個

一手一個

鮮花插在袋鼠糞上

鮮花插在袋鼠糞上

一下子來了四隻!

一下子來了四隻!

小姑娘玩鸚鵡,又愛又怕。

小姑娘玩鸚鵡,又愛又怕。

鸚鵡與遊人同樂

鸚鵡與遊人同樂

「泰坦尼克」

從Pebbly海灘出來,有點盲然,不知下站應去哪兒。後來就想,開哪兒是哪兒,快中午了,先找個地方吃飯吧!

就到了一個不知其名、怪石嶙峋的海灘。這裡風很大,浪很高。老實說,在烈烈海風中吃冷餐,也不怎麼太浪漫。

唯一可樂處,是一隻不知名的海鳥,站在一塊岩石上對著大海長時間平伸翅膀,姿式很像《泰坦尼克號》中的男女人主人翁。因此我們說它在「做泰坦尼克號狀」。

有趣的是,它孤獨的做了一會兒「做泰坦尼克號狀」之後,真的招來一個同伴。「心有靈犀一點通」?

冷風烈烈的海灘

冷風烈烈的海灘

冷風烈烈的海灘

冷風烈烈的海灘

冷風烈烈的海灘

冷風烈烈的海灘

海灘上不知名的植物

海灘上不知名的植物

「泰坦尼克號」飛起來了

「泰坦尼克號」飛起來了

做「泰坦尼克號」狀

做「泰坦尼克號」狀

做「泰坦尼克號」狀

做「泰坦尼克號」狀

「是你的就是你的」

海灘午餐既罷,終於決定了下一個目標:去Jervis灣(Jervis Bay)。出來前就聽說,這裡有著全世界最清的海水、最白的沙灘。那當然要去瞻仰一下啦。

本想抄條近道,走著走著,就知道錯了——眼見開進的是一個「村子」,兩邊全是民居。從地圖上,已看不出我們身處何處了。

正準備找戶人家問問,突然,天哪!我們看見了什麼!

路旁有好幾隻大袋鼠,正定定的對著我們的車看呢!

立即讓司機停車,同時賊似的將攝像機抱在懷裡,輕輕打開車門,蹲在路旁就趕快開拍。

袋鼠們當然立即看見了我的舉動。然而它們絲毫不慌張,反而對著鏡頭搔首弄姿的,好像已經很習慣這一套。

過了一會兒,它們突然像約好了一樣,一隻隻跳著穿過馬路,到對面一戶人家的房前吃起草來。而且那裏已經有好幾隻了。

我有點糊塗了,難道這些袋鼠是這家人養的?袋鼠可以家養嗎?

見這些袋鼠不怕人,我也老實不客氣的提著機子跟到馬路對面,繼續拍攝。





你看它,它也看你

你看它,它也看你

袋鼠定睛望我們

袋鼠定睛望我們

袋鼠撓癢癢

袋鼠撓癢癢

袋鼠撓癢癢

袋鼠撓癢癢

袋鼠跳過馬路

袋鼠跳過馬路

袋鼠跳過馬路

袋鼠跳過馬路

這時,屋子裡走出母女倆來,我正要問袋鼠是否是她們養的,那位媽媽倒先問我:「你懂英文嗎?」

我點點頭,她立刻說:「看見那只帶著一個小袋鼠的媽媽了嗎?永遠不要接近她的小寶貝。還有,永遠不要把袋鼠逼到角落裡去,否則它會攻擊你。除此之外,它們很友好,不會主動攻擊人。」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麵包遞給讓我們,讓我們自己餵袋鼠玩。原來,這群袋鼠完全是野生的,但自從她餵過它們一次以後,它們就老來,成了這裡的常客。有一隻不幸被過往汽車壓死了,但其餘的還是癡心不改。

原來這樣!

近距離拍過、餵過袋鼠之後,發現這裡草地上的糞便,跟我們早上在Pebbly海灘上看到的一樣。

看來真是「是你的就是你的」,早上為只看到袋鼠糞便而喪氣時,下午卻因為迷路而如此近距離的親近了袋鼠!

你看它,它也看你

你看它,它也看你

花園中的袋鼠群

花園中的袋鼠群

花園中的袋鼠群

花園中的袋鼠群

餵袋鼠吃麵包

餵袋鼠吃麵包

自己抓起麵包吃

自己抓起麵包吃

袋鼠吃麵包哦

袋鼠吃麵包哦

「城市地帶」

餵完了袋鼠,好心的女主人為我們指明了方向,不一會兒就開到了Jervis 灣。
這裡的沙果然白的令的難以置信。脫下鞋子踩上去,別有一番愜意。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滴滴答答落起雨來,攝像機的鏡頭上出現一個一個的小圓點。

怕毀了鏡頭,不敢多拍,只得匆匆離開,心中安慰自己道:這次權當探路,留待將來吧!

漫無目地之中,又來到了一個不知其名的海港。天色已是「近黃昏」了,氣氛很溫馨,三三兩兩的「釣客」或坐或站,在耐心的等待著魚兒上鉤。間或有一隻小艇划過,給人的感覺還是溫馨、安詳。

看起來,在此處消閒的都是當地居民,不像外來遊客,所以才有著這份閒適。這同時也告訴我們,我們的墨爾本——悉尼自駕游已經接近尾聲,將要進入「城市地帶」了。

結語

就這樣走走停停,在青蜓點水式的走馬觀花之中,我們用三天的時間開過了這一千多公里。一路上,確有不少精彩處。如果有時間,大可選定某幾處,安營紮寨,踏踏實實的享受海邊渡假的樂趣。如果時間不多,就像我們這樣淺嚐則止,隨遇而安,也未嚐不是妙趣無窮!

好了,下一次,就看您的了。

不知名海港邊上的鴿子

不知名海港邊上的鴿子

一處不知其名的海港

一處不知其名的海港

湖邊垂釣

湖邊垂釣

「原生態」林子中的靜謐湖面

「原生態」林子中的靜謐湖面

溫馨的海港

溫馨的海港

Doing the Coast——沿海岸線開車自駕游,處處可見這樣的風景

Doing the Coast——沿海岸線開車自駕游,處處可見這樣的風景

最後,來張工作照!

最後,來張工作照!

2009-06-07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9/6/7/n2550853.htm

























































神韻爆滿 賭城傳奇白老虎兄弟慕名來

神韻爆滿 賭城傳奇白老虎兄弟慕名來

中國能救澳洲嗎?

中國能救澳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