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壇新貴、「史上最富」總理侯選人坦博

澳洲政壇新貴、「史上最富」總理侯選人坦博

2008-09-25

最近澳洲政壇可以說是「好戲連連」,風波不斷。繼澳洲最大的州——新南威爾士州州政府大換血後,最大的反對黨自由黨黨首又在一次「自殺式」臨時投票中慘然「下課」。新當選的黨首號稱「澳洲最富有的政治家」,如果他能在兩年後的聯邦大選中率領自由黨獲勝,就能成為澳洲的下任總理,當然非同小可。

《悉尼晨鋒報》上的政治漫畫。左邊的人物是坦博,他身上的紙箱上寫著「此面朝上」,右邊的人物是陸克文,他身上的紙箱上寫著「易碎品」。

《悉尼晨鋒報》上的政治漫畫。左邊的人物是坦博,他身上的紙箱上寫著「此面朝上」,右邊的人物是陸克文,他身上的紙箱上寫著「易碎品」。

澳洲自由黨在去年十一月的聯邦大選之前,本來「勢力強大」,已連續執政近十二年。但上次大選卻輸的很慘,連續做了近十二年總理的黨首何華德連自己選區的議席都未能保住,大選後當然只能灰溜溜的辭去黨魁職務,由原來的國防部長尼爾森(Brendan Nelson)接任。

不過,尼爾森的當選相當勉強,他的票數只比另一名候選人——前環境部長坦博(Malcolm Turnbull)多三票。

尼爾森當上自由黨領袖之後,「在野」的日子相當不好過,每次的民意調查,他的支持率都低的可憐,只有百分之十幾;相反,他的對手、工黨領袖、現任總理陸克文的支持率卻一直高達百分之六十以上。

在「你認為誰是最佳自由黨領袖」的民意測驗中,尼爾森的支持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四左右,坦博的支持率則為百分之十七左右。支持率最高的是在何華德政府中擔任財長十幾年、把澳洲經濟搞得相當不錯的高得樂(Peter Costello),他的支持率有百分之四十之多。但高得樂卻堅稱無意出任黨魁。

在民意支持超低的、「下台」聲不斷的「鬱悶」之中艱難捱過幾個月之後,尼爾森終於忍不住了,在沒有任何事先徵兆的情況下,於九月十五日突然決定舉行臨時黨內投票,重新選舉黨魁。如果能嬴,當然能叫那些反對的人「閉嘴」,如果輸了,那也算死個痛快。

突然投票的決定當然把坦博搞了個措手不及。他只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做準備,而且剛剛從國外渡假回來。據說他不顧旅途勞累,連夜打了八十多個電話,尋求黨內議員們的支持。

九月十六號早上九點,決定命運的投票開始了,一大堆媒體早就擠在外面等著。點票的結果,坦博以四票的優勢「險戰」尼爾森,「意外」的當上了自由黨的新黨首。輸掉的尼爾森面色慘白,面對鏡頭潸然流下男兒淚。

這就是黨內民主的「殘酷」!五分鐘之前,他還是黨首;五分鐘之後,他就下課了,也將不再有緣下屆總理。

這個戲劇性的變化發生後,自由黨的民意支持立刻上升;相應的,陸克文的支持率則應聲跌掉百分之十幾。據說陸克文立刻感到了來自坦博的威脅。以前國會開會時,陸克文很多時候都「好整以暇」,一副不把尼爾森看在眼裡的樣子;而坦博上台後,他表面上繼續滿不在乎,但發言時卻忍不住一次次的攻擊坦博——觀察家說,這當然是陸克文看得起對方的表現。

坦博上台後,民意之所以能立刻扭轉不少,還跟他特殊的經歷和「富有」有關。坦博被稱為澳洲最富有的國會議員,他的家產在2005年就已達到1.3億澳元(約合7.4791億人民幣,34.97億新台幣),這一大筆財富當然是他從政之前積累的。

坦博有一份令人「眩目」的成功經歷。他在悉尼大學拿到法律和藝術的雙學位之後,又取得英國牛津大學的羅德茲獎學金(Rhodes Scholarship),拿下牛津大學法律學位。學成回國後,他做過記者、律師,後來開辦了自己的投資銀行,十年後成功的把他的銀行賣給高盛,並出任高盛銀行澳洲分部的總裁,後來又成功榮升高盛銀行合夥人。

據說坦博和他太太都是特別精明的投資人。他們1994年投入一百萬澳元買入澳洲網絡服務的公司OzEmail的股份,五年後以後賣掉這筆投資時,一百萬已經變成了六千萬,增值到六十倍!

這次包括高盛銀行在內的華爾街金融巨頭雖然遭遇了百年不遇的金融風暴,但據澳洲富豪排名雜誌BRW披露,「狡滑的」坦博早就把高盛的股份拋掉、全身而退了。

很多評論家說,坦博當選黨首後的第一次演講近於「完美」。他講述了自己怎樣從一個單親家庭的「貧苦」孩子,經過奮鬥取得成功的個人經歷,並描繪了一幅當選總理後,要創造條件,讓其他澳洲人也有機會取得跟他一樣的成功的美妙圖景。

雖然大家對他出身「貧寒」這一條不太認同,但他的成功、他的活力、他的充滿樂觀情緒的演講,尤其是他作為理財高手的經歷,在目前金融市場大起大落、人人自危的情況下,確實讓澳洲人感到看到了一線光明。這也是他當選後自由黨民望立刻有所上升的原因吧。

不過,也有人表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民意支持高過坦博的前任財長高德樂現在雖然表示無意出任黨領袖,但他會不會在更加接近大選的時候跳將出來,挑戰坦博,像今日坦博把尼爾森趕下台一樣,再把坦博也趕下台去?

這一點現在誰也不能料定。唯一確定無誤的是,對政治家來說,民主制度下沒有「萬歲」,沒有永遠;相反,民意支持率倒是一把「永遠」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隨時都可能掉將下來,斬斷他們的政治生命。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8/9/25/n2275298.htm

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

圖片遊記:墨爾本到悉尼自駕遊(二)

神韻拉斯維加斯震撼落幕 觀眾盼再來

神韻拉斯維加斯震撼落幕 觀眾盼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