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早報》評論:流亡中國作家曾錚

《南華早報》評論:流亡中國作家曾錚

大陸勞教所一年的折磨和「再教育」,讓曾錚萌發了成為一名作家的願望。2001年,從勞教所被釋放一個月後,她開始寫作Witnessing History(譯者註:中文版名《靜水流深》)——第一本由中國法輪功學員撰寫的關於對大陸(法輪功)追隨者的迫害的書。 

39歲的曾錚用軟盤保存她的手稿,而把電腦中的寫作內容全部刪掉,她的記敘包括電擊、毆打、挨餓、睡眠剝奪、被強迫「轉化」並幫助(警察)對付其他功友的精神折磨,以及長時間為西方公司製作產品。 

曾錚在她悉尼的家中說:「勞教所裡實在太黑暗了。我覺得我必須寫一本書。我上學時從沒想到我有朝一日會寫一本書。但(法輪功)這個事情實在太大了。中共為鎮壓法輪功,幾乎把整個國家翻個底朝天。 

「我想人們會希望瞭解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其它宗教的人問過我,我為甚麼要去經歷那麼多的事情,為甚麼我要忍受那麼多極端的痛苦, 為甚麼中共對法輪功如此不能容忍、如此瘋狂。我想我能用我的理解和我所領悟到的去回答這些問題。」 

曾錚擔心她先生被迫害,所以沒告訴他她寫作的情形。她在四川的家人因為她和她妹妹對法輪功的投入而已經遭受迫害。曾錚把(未完成)的手稿交給一個朋友,並告訴這個朋友如果十天以上聯繫不到她,就將手稿交給出版社。 

曾錚逃往澳洲之前,將手稿發到了自己的電子郵箱,但她的丈夫、女兒和她曾經有過的富足的生活方式,被留在了中國。 

這名北京大學地質系的畢業生用她以前的積蓄和兩年的時間完成了這本書,並將中文本《靜水流深》在台灣出版發行。 

這本書的英文版今年由澳洲Allen & Unwin出版社出版,並有了一個新的書名和作者(英文)名:Witnessing History和Jennifer Zeng。 

曾錚12歲的女兒去年來到了澳大利亞與她生活在一起。她的丈夫仍在大陸。 

曾錚現在住在悉尼一座簡樸的單元住宅裡,但她遠未得到解脫。 

雖然她經常出現在媒體上和全國各地的作家節上,但她在華人社區中的朋友卻不多。許多人不敢跟她來往,一個在悉尼舉行的華文作品研討會本已邀請她參加,但當組織者知道她的作品是關於甚麼的之後,卻收回了邀請。「當地華人還有親屬在大陸,或需要回大陸做生意,所以他們很怕這裡的中領館,中領館對華人社區的操縱很厲害。」 

曾錚也就法輪功學員入境香港時遇到的麻煩而譴責中領館。「北京不僅向澳大利亞,也向其它國家派出很多特務,這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如果有90名法輪功學員試圖從台灣去香港,可能只有20個能進關。黑名單哪裏來的?很明顯,有特務。」 

曾錚決心繼續為被擁有6000萬黨員的中共迫害的多達1億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平奮鬥。 

曾錚的女兒出生後五年內,她的健康狀況一直很差。她於1997年轉向法輪功。法輪功的打坐讓她恢復健康。「我完全恢復了健康,再也沒有生過病。即便是(勞教所)的肉體和精神折磨也沒有摧毀我的健康。」 

法輪功讓中共感到恐慌。當共產主義運動在全球破產的時候,法輪功卻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曾錚說,一個相信階級鬥爭才是人類社會發展動力的政黨,除了鎮壓外不會幹別的。 

她對中共的評介是:「除了他們自己的權力外,他們不關心任何別的東西。帶著這樣的思想,他們不相信還有人不想要權力,也對政治不感興趣。 

「法輪功與中共正好是相反的兩極。法輪功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之外。迫害完全出於他們的恐懼。他們甚麼都不相信,因此也理解不了精神信仰的力量。 

「這是中國歷史上的一件大事,因此記錄這段歷史非常重要。」 

譯者註:原文刊登於《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05年11月27日週日刊第七版〈書和書評〉),感謝作者Allister McMillan允許翻譯刊登。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05年11月27日週日刊第七版〈書和書評〉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2005年11月27日週日刊第七版〈書和書評〉

Flowers by the Sea 在海邊

Flowers by the Sea 在海邊

「為甚麼鎮壓法輪功?」—— 問題本身突顯無知

「為甚麼鎮壓法輪功?」—— 問題本身突顯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