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水流深》:一名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見證

《靜水流深》:一名法輪功學員的生命見證

一部因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令人痛心的回憶錄

Ceci Neville(英文大紀元)曾錚翻譯

靜水流深》今年夏天來到了美國和歐洲的書店裡。它不僅講述了作者個人所走過的歷程,也深刻地揭示了世界上最後一個共產主義大國的黑暗。 

因為中共對所有媒體的牢牢掌控,中國境內無論發生甚麼,都被嚴密的掩蓋著。也許我們離得太遠了,所以也不想關心。生活在西方民主國家的人們很難瞭解中共為鎮壓人民而費了多少心機;而(《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將人們帶到一個近到能極度痛苦的感受到中共的壓迫的地方。 

在因為信仰法輪功而受盡令人恐怖的折磨後,曾錚逃往了澳大利亞。她在學校裡學的是理科,因而以科學家般的精確而細緻的筆觸記述了她所經歷的噩夢,講出了千千萬萬不能發聲的人們的心聲。 

雖然越來越多的西方人正在瞭解和譴責對法輪功的迫害,但他們不瞭解迫害到底為甚麼會發生。作者通過她的個人經歷反映了鎮壓的過程——從她第一次被捕並被關在體育館開始,到她長期被關押在奴工勞教所的經歷。在勞教所裡,法輪功學員們被強迫製作出口產品,如手織毛衣,組裝玩具等。 

她解釋道:「在中國這樣一黨專制、黨要牢牢控制一切的社會,這樣龐大一個群體豈能不引起當權者注意?」 

曾錚說,中共最主要的目標就是緊握權力,所以這種修煉就被視為對他們權力的威脅。 

更重要的是,(中國)社會的每個階層都接受了黨對他們的生活的控制。中共的絕對權威是生活中的一個事實。每個人都知道這一點。對於在西方出生的人來說,這是不可理解的。但對中國大陸的人民,這就是現實。 

作者將迫害具體化了。她沒有過多的去分析中共政權的動機,而是寫出第一手的小區內的警察怎樣監視和逮捕他們自己的鄰居的經歷。片警也許會跟一個守法的公民有著很好的私人關係,但當命令來了時,卻會利用鄰居的信任去抓捕和關押他。 

曾錚記述了她與一名理解法輪功,卻選擇了將職業置於良心之上的警察的接觸。片警吳兵曾試圖保護和警告曾錚和她丈夫:如果繼續要求中共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會有甚麼後果。 

有一次他給她暗示。曾錚寫道:「(吳兵說,)這兩天外面有點亂,讓我們最好別出去,我問他到底有甚麼可亂,他支吾地說:『今天不是聖誕節嘛,外面亂。』我反問:『聖誕節有甚麼好亂的?』他說不出甚麼道理,只是堅持反正這兩天別出去。」 

吳兵甚至還私下告訴曾錚和她丈夫一些他個人區秘密: 

「他告訴我們,他九年前就寫了入黨申請書,可是這份申請書揣在兜裡九年多,也沒往上交,為甚麼呢?『我看著好多黨員還不如我呢,好多壞事都是黨員干的』。但最近他還是將入黨申請書交了。『沒辦法呀!在這一行干,想得到提拔,不是黨員行嗎?……現在甚麼都跟經濟利益掛上鉤,沒有官銜錢就少得很,……沒錢怎麼行?』」 

另一名警察在抓捕曾錚時很坦率地跟她談話: 

「『知道政府為甚麼那麼怕你們嗎?』他問道。 

『為甚麼?』 

『因為你們這個功太真了,你們太有凝聚力了。』」 

令人吃驚的是,這名警察承認,他如早點遇到法輪功,說不定也煉上了。可現在太晚了,因為如果他現在煉,會損失太多、丟掉工作。 

「他苦惱地說:『如果我是以前看的,說不定就看進去了,可現在我是戴著有色眼鏡在看,總想從書中找怎麼對付你們的辦法,就看不進去了。』」 

《靜水流深》能幫助普通的美國公民理解為甚麼中共政權如此害怕在大使館或領事館前打坐的法輪功修煉者;它也能幫助美國人瞭解,為甚麼法輪功修煉者在全世界各大主要城市中都在展示功法,並散發酷刑展的傳單。 

它能讓讀過它的人在征簽表上簽名,跟他們的參議員或眾議員談這個問題,或問我們的政府在突破中國的網絡封鎖方面都做了甚麼。 

也許,它能打動讀者的善心。它已打動了我。 

《靜水流深》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 One Woman’s Fight for Freedom and Falun Gong

美國版由Soho Press Inc出版

https://www.penguinrandomhouse.com/books/210894/witnessing-history-by-jennifer-zeng/

澳洲版由 Allen & Unwin出版 

https://www.allenandunwin.com/browse/books/general-books/biography-autobiography/Witnessing-History-Jennifer-Zeng-translated-by-Sue-Wiles-9781741144000

ISBN 9781741144000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6/7/22/n1395253.htm

 一部灼人的回憶錄:在最近被翻譯成英文的《靜水流深》中,曾錚講述了她感人的故事。她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折磨、逮捕、關押。她最終流亡到澳大利亞。(圖片來源:SOHO出版社)

一部灼人的回憶錄:在最近被翻譯成英文的《靜水流深》中,曾錚講述了她感人的故事。她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折磨、逮捕、關押。她最終流亡到澳大利亞。(圖片來源:SOHO出版社)

Bishop Ambrose of Milan Baptizing Augustine 奧古斯丁受洗

Bishop Ambrose of Milan Baptizing Augustine 奧古斯丁受洗

絕食那天,精彩疊起!

絕食那天,精彩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