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水流深》 北大才女曾錚的生命見證

《靜水流深》 北大才女曾錚的生命見證

(大紀元記者古仁台北報道)

她喊我「媽媽」 

二零零一年四月解除勞教後,為躲避警察的追殺,我離開北京,回到幾千公里外的家鄉四川。我才知道妹妹也因法輪功問題流落在外好幾個月。她尚不滿一歲半的女兒,剛開始牙牙學語。我和母親一起去看她,她繞過熟識的外婆,以踉蹌的腳步撲入我懷中,不管別人怎麼讓她喊我「大姨」,她卻執拗地反復喊我「媽媽」。她的表情是那麼歡快,聲音是那麼稚嫩。
我懷抱著這個小小的生命,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心裏的滋味難以言表。
我的丈夫是個堅強和優秀的人,從來沒為我被勞教的事而埋怨過;我八歲的女兒兩次到勞教所來看我,也沒掉過一滴淚。
我對破碎的家庭沒有具體的概念,因為我沒見過我不在家時我的家是什麼樣子。而此時此刻,當妹妹的孩子在我懷中頑固地一聲聲叫我「媽媽」,妹夫在一旁低頭不語但心裏一定在滴血時,一個破碎家庭的痛楚和哀傷,是那麼真切地展現在我眼前。我的心也跟著一起泣血。
(摘自《靜水流深》,作者自序)
 少女時代的 曾錚 。

少女時代的曾錚

【編者按】作者曾錚一九六六年生,一九九一年獲北京大學理學碩士學位後,就職於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一九九七年調入投資顧問公司,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C型肝炎因而康復。

二零零零年中共以「利用國際互聯網為法輪功鳴冤叫屈」罪名將她逮捕,曾錚在獄中見證和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殘酷折磨,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釋放,流亡澳洲。

曾錚浸透血淚的生命故事,是至少數十萬法輪功受害學員的典型,書中揭露勞教所裡的酷刑、將人變成鬼的血腥事實、各種猙獰手段,可謂中文版的《古拉格群島》。其施行面積之廣、程度之恐怖、手段之邪惡甚於史達林及納粹時期的集中營,而此刻仍在中國持續著。

 圖:《靜水流深》發行人—沈怡

圖:《靜水流深》發行人—沈怡

「這將是一本震爍歷史的鉅著!」

曾在聯合、中時、首都早報等重要媒體任職,目前為「智慧事業體」發行人的沈怡,閃動著慧詰的雙眼表示。

究竟是一本什麼樣的書,能讓沈怡如此讚嘆?

又一個古拉格群島 魔鬼煉獄

《靜水流深》的封底上這麼介紹著:「一位美麗出眾的北大才女,因修煉法輪功被三度拘捕、打入煉獄、流亡異鄉,以浸透血淚的生命故事,揭露中共慘絕人寰的迫害鎮壓;以劫後證悟的心路歷程,引領我們省思持守生命信念的試煉,正視歷史洪流中悲壯浩蕩的深水。」

這是全球首部揭開中共鎮壓法輪功真相的長篇紀實文學。就是這樣的「靜水流深」,讓促成它在台灣問市的沈怡有些不可置信的說:「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怎麼會那麼LUCKY(幸運)!能有機會做這一份好得不得了,又那麼重要的一部書稿!」

諾貝爾一九七四年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曾將蘇聯無產階級暴政下集中營內地獄般的生活,紀錄成獲獎的《古拉格群島》。如今,蘇聯這個世上最大的共產國家早已解體崩潰,有誰會想到更慘不忍賭的人間煉獄正在中國上演?《靜水流深》中,刻劃的是中國法輪功學員曾錚在勞教所經歷與目睹的血腥故事。

曾錚到底犯了什麼錯,要受那樣非人的折磨?自由社會的人們很難想像,這個對中國社會毫無威脅的溫柔女子,只是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零年被中共以「利用國際互聯網為法輪功鳴冤叫屈」罪名逮捕下獄。

書中除了彷彿歷歷在目的描述她所飽嚐的肉體折磨,如:烈日曝曬、暴踢毒打、電棍戕害、不准睡覺等外,真正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所謂「洗腦」、「轉化」等的心靈摧殘!若非看到書中驚心動魄的描述,實在難以想像,已經都進入文明的廿一世紀了,在所謂的泱泱大國裡,居然還有將活人整成行屍走肉的魔鬼煉獄!

曾錚這篇浴血鳳凰般的書稿,如何在漫漫人海中和沈怡因緣際會?

無畏揭露真相 激發正義火光

去年九月底一個星期六,廿四小時工作,星期六、星期天也不打烊的沈怡,收到了一份越洋電子郵件傳來的書稿。沈怡說,流亡到澳洲的曾錚,一定是急著想讓世人知道她的書稿,而且越多越好!因此她將書稿壓縮成一個檔案,發給台灣無數個出版公司。在一般出版社週末都無人回覆的情況下,沈怡成了第一個看到曾錚文稿的有緣人。

回憶當時的情景,沈怡緩緩談道:「這個書我看起來非常感人,實在就是應該要出。但我也告訴曾錚,我認為所有的台灣出版社都會考慮到一個事情,就是不但將來書出了之後,在大陸會變成禁書,而且出書的出版社,會在大陸變成黑名單。因為,它揭發的真相,太震撼人了。」

沈怡也一吐內心感觸。她告訴曾錚,從事新聞工作十多年,是因為天性想為弱勢發聲,要求正義公理。轉而從事出版後,卻漸受商業行為蒙塵。看到曾錚稿子顯露出來的精神,讓她自覺慚愧。

普傳世界之願 深觸我心

沒想到,曾錚立刻就回一個信來,表明沈怡不但沒有大陸市場,全球的版權也已經賣給澳洲的出版商了。而且,就在他們聯絡的同時,「看中國」網站(www.secretchina.com)正好決定刊出曾錚的全部文稿。沈怡後來到網站上面一看,不僅全篇文字在網上公開,它還是「FREE DOWNLOAD」(免費下載),讀者愛怎麼下載,就怎麼下載!

這樣的書,還有商業利益嗎?然而,書稿中流露的澎湃正氣,深深打動沈怡!她直覺不願錯失出版的機緣。沈怡也漸漸體認到曾錚的心情,她就是想把這本書普傳世界!

沈怡謙稱,她是一個「不合格的經營者」。因為,許多年來都沒有「順應」商業經營規則,甚至必須賣掉白手起家的房產來支撐理想。她說:「如果,貧窮即是罪惡,那我沒有把出版社經營好。無法無虞地發揮理想,是我不及格的地方。」

沈怡坦承,接到曾錚的稿後,曾有一晚焦慮。因為,又要去做一件為理想而不考慮BUSINESS(生意)的事。

曾錚事後說,她以為沈怡會放棄。然而,那個週末過後的星期一,網上聊著聊著,雙方就進入了簽約的討論。沈怡以她專業出版者的判斷,認為這本書至少要三個月才能問世。因為書稿太大,以前智慧出的書大多是十萬字,現在則是二十萬字!另外還要修飾大陸的遣詞用字,很多部分也要作史料查證。

 曾錚與女兒攝於北京。

曾錚與女兒攝於北京。

救人如救火 同感迫切

談到這兒,沈怡露出動人的神色:「曾錚要求,今年十二月底一定要出來!我不解的問,為什麼這樣急?網上的即時交談中,曾錚回了四個字:『我要救人』!我一看就說,好,那我們快快做!」就這樣,千里馬和伯樂相會了。曾錚事後問沈怡:「跟別人有這麼痛快過嗎?」沈怡回答:「很少這麼『快』,很痛的時候,有的……。」

曾錚在《靜水流深》的書前自述「我為什麼要寫這本書」中寫道:「我這一本書,也是為成億上萬的人寫的。我願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都來關注今天正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慘絕人寰的迫害,都向這千千萬萬無辜的生命伸出援助的雙手,救他們,也救自己。為此,我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走筆至此,我已淚流滿面辭不達意。我想起『泣血頓首』這個詞。我想向所有讀這本書的人「泣血頓首」,用我全部的力量,用我全部的生命,捧出我的書,捧出我的心,捧出我用生命證悟的一切。…」

沈怡說,每次看到這兒,看到曾錚說「泣血頓首」獻上這本書,她看了再多次,都會想哭…。

虎視眈眈中 挺過環環節節

沈怡是唯一「慧眼獨具」的媒體人嗎?對於這樣一個問題,沈怡有著錯綜複雜的情緒。她一方面慶幸週六的一個偶然,讓她出版了一本也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書。但沈怡心知肚明,如果不是一些莫須有的「干擾」,她判斷:「輪不到我來出這本書,一些有權有勢的出版社早就拿去了。」

沈怡感慨:「並不是因為我比一般人聰明,才看得出這本書的重要性。作為一個媒體人,應該要有那個敏感性和嗅覺。其他人怎麼可能沒有看出這本書的重要性呢?我覺得媒體是『自設警總』、『自廢武功』!」

彷彿「靜水流深」中所描繪的那股中共的邪惡勢力,在字裡行間中虎視眈眈、無孔不入的壓向每一個人,甚至,還包括一水之隔的台灣,在出書的每一環節中,除了沈怡自己,幾乎所有牽涉的人都不願具名,只願在背後默默的鼎力幫忙。

以赤子之心 走過險阻路

沈怡舉例:「我們的新書都會輪流上網。差不多在這個書稿接近編好的階段,當時在加拿大當地找網站工程師,接洽了一個台灣去的人。我也覺得必須跟他講實話,就像跟印刷廠、跟總經銷一樣,講清楚這本書是怎樣的一本書。這個網站工程師來做的第一天,我就告訴他實情。他第一天幫我做,我還告訴他,是由我這兒UPLOAD(上載)上去,不由你那兒,所以不影響你。三天之後要做第二次,工程師說,他跟台灣的家人提過這個事,台灣的家人不要他參與。」這樣的故事,沈怡不勝枚舉的說了一個又一個。

沈怡這種超出一般人的正義感和堅持,不禁令人動容。對於我們的讚賞,她流露出一份躍然臉上的赤子之心:「我想,我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十八銅人關!就像當初那麼懵懂就跳下來做出版一樣,也許過一兩年後才會知道,喲,原來這件事情蠻險惡的!」

沈怡的俠骨柔情可不只如此。曾錚透露,沈怡不僅接受「看中國」網站同時刊登「靜水流深」,而且,就在「智慧」自己的網站,也幫著曾錚完成「在最快的時間讓最多人看到這本書」的心願,破天荒的同時刊載原文,並費心的做了精心編排。沈怡還主動提出提前支付曾錚版稅。當曾錚感謝沈怡替她著想時,沈怡說:「總覺得別人都在幫你的人,就會有好結果。」

沈怡一直說,出這本書,真是一個神奇無比的過程!

她得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禮物:看完曾錚的書稿後,沈怡的失眠症,竟不藥而癒。

 《靜水流深》封面

《靜水流深》封面

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朱賜麟:不可思議的震撼!

曾在中國時報編輯部任職的朱賜麟,在看過《靜水流深》的書稿後,感慨地說:「讀完全部書稿之後,第一時間的感受,只有不可思議的震撼。一夜輾轉,對作者的悲願有了更深的體會……。」

「古今中外,所有生命哲思的提出,一旦引發風潮,都必然朝向宗教形式發展,無論原創始者是否有此意圖,其結果幾乎沒有例外。尤其當信仰形成力量,從而引起專制統治者與異教派的戒懼和反撲,也就成了歷史上滅法悲劇層出不窮的主要原因。佛教在印度、中國、東南亞,都曾經遭遇毀佛、滅教、滅法的事件;回教、基督教、猶太教的宗教戰爭與異端迫害,幾乎就是八世紀以來,西方文明發展史的主軸。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也應作如是觀,這是一次滅法行動。

「所以這本書的定位應是:對滅法行動的見證實錄,以及護法的證道史。」

(台灣大紀元時報)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4/1/7/n444616.htm

點擊此處購買《靜水流深》中、英文版

免費在線閱讀《靜水流深》

 

"I am Absolutely in Awe of the Whole Thing!"

"I am Absolutely in Awe of the Whole Thing!"

Daniele Da Volterra Studies for Mercury Commanding Aeneas to Leave Dido  麥丘里命埃涅阿斯離開狄兜

Daniele Da Volterra Studies for Mercury Commanding Aeneas to Leave Dido 麥丘里命埃涅阿斯離開狄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