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水流深》 北大才女曾錚的生命見證 俠骨柔情的沈怡─專訪《靜水流深》發行人

《靜水流深》 北大才女曾錚的生命見證 俠骨柔情的沈怡─專訪《靜水流深》發行人

【大紀元2004年1月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仁台北報道)

她喊我「媽媽」 

二零零一年四月解除勞教後,為躲避警察的追殺,我離開北京,回到幾千公里外的家鄉四川。我才知道妹妹也因法輪功問題流落在外好幾個月。她尚不滿一歲半的女兒,剛開始牙牙學語。我和母親一起去看她,她繞過熟識的外婆,以踉蹌的腳步撲入我懷中,不管別人怎麼讓她喊我「大姨」,她卻執拗地反復喊我「媽媽」。她的表情是那麼歡快,聲音是那麼稚嫩。
我懷抱著這個小小的生命,答應也不是,不答應也不是,心裏的滋味難以言表。
我的丈夫是個堅強和優秀的人,從來沒為我被勞教的事而埋怨過;我八歲的女兒兩次到勞教所來看我,也沒掉過一滴淚。
我對破碎的家庭沒有具體的概念,因為我沒見過我不在家時我的家是什麼樣子。而此時此刻,當妹妹的孩子在我懷中頑固地一聲聲叫我「媽媽」,妹夫在一旁低頭不語但心裏一定在滴血時,一個破碎家庭的痛楚和哀傷,是那麼真切地展現在我眼前。我的心也跟著一起泣血。
(摘自《靜水流深》,作者自序)
 少女時代的 曾錚 。

少女時代的曾錚

【編者按】作者曾錚一九六六年生,一九九一年獲北京大學理學碩士學位後,就職於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一九九七年調入投資顧問公司,同年開始修煉法輪功,C型肝炎因而康復。

二零零零年中共以「利用國際互聯網為法輪功鳴冤叫屈」罪名將她逮捕,曾錚在獄中見證和經歷了難以想像的殘酷折磨,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釋放,流亡澳洲。

曾錚浸透血淚的生命故事,是至少數十萬法輪功受害學員的典型,書中揭露勞教所裡的酷刑、將人變成鬼的血腥事實、各種猙獰手段,可謂中文版的《古拉格群島》。其施行面積之廣、程度之恐怖、手段之邪惡甚於史達林及納粹時期的集中營,而此刻仍在中國持續著。

 圖:《靜水流深》發行人—沈怡

圖:《靜水流深》發行人—沈怡

「這將是一本震爍歷史的鉅著!」

曾在聯合、中時、首都早報等重要媒體任職,目前為「智慧事業體」發行人的沈怡,閃動著慧詰的雙眼表示。

究竟是一本什麼樣的書,能讓沈怡如此讚嘆?

又一個古拉格群島 魔鬼煉獄

《靜水流深》的封底上這麼介紹著:「一位美麗出眾的北大才女,因修煉法輪功被三度拘捕、打入煉獄、流亡異鄉,以浸透血淚的生命故事,揭露中共慘絕人寰的迫害鎮壓;以劫後證悟的心路歷程,引領我們省思持守生命信念的試煉,正視歷史洪流中悲壯浩蕩的深水。」

這是全球首部揭開中共鎮壓法輪功真相的長篇紀實文學。就是這樣的「靜水流深」,讓促成它在台灣問市的沈怡有些不可置信的說:「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我怎麼會那麼LUCKY(幸運)!能有機會做這一份好得不得了,又那麼重要的一部書稿!」

諾貝爾一九七四年文學獎得主索忍尼辛,曾將蘇聯無產階級暴政下集中營內地獄般的生活,紀錄成獲獎的《古拉格群島》。如今,蘇聯這個世上最大的共產國家早已解體崩潰,有誰會想到更慘不忍賭的人間煉獄正在中國上演?《靜水流深》中,刻劃的是中國法輪功學員曾錚在勞教所經歷與目睹的血腥故事。

曾錚到底犯了什麼錯,要受那樣非人的折磨?自由社會的人們很難想像,這個對中國社會毫無威脅的溫柔女子,只是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二○○○年被中共以「利用國際互聯網為法輪功鳴冤叫屈」罪名逮捕下獄。

書中除了彷彿歷歷在目的描述她所飽嚐的肉體折磨,如:烈日曝曬、暴踢毒打、電棍戕害、不准睡覺等外,真正讓人不寒而慄的是所謂「洗腦」、「轉化」等的心靈摧殘!若非看到書中驚心動魄的描述,實在難以想像,已經都進入文明的廿一世紀了,在所謂的泱泱大國裡,居然還有將活人整成行屍走肉的魔鬼煉獄!

曾錚這篇浴血鳳凰般的書稿,如何在漫漫人海中和沈怡因緣際會?

無畏揭露真相 激發正義火光

去年九月底一個星期六,廿四小時工作,星期六、星期天也不打烊的沈怡,收到了一份越洋電子郵件傳來的書稿。沈怡說,流亡到澳洲的曾錚,一定是急著想讓世人知道她的書稿,而且越多越好!因此她將書稿壓縮成一個檔案,發給台灣無數個出版公司。在一般出版社週末都無人回覆的情況下,沈怡成了第一個看到曾錚文稿的有緣人。

回憶當時的情景,沈怡緩緩談道:「這個書我看起來非常感人,實在就是應該要出。但我也告訴曾錚,我認為所有的台灣出版社都會考慮到一個事情,就是不但將來書出了之後,在大陸會變成禁書,而且出書的出版社,會在大陸變成黑名單。因為,它揭發的真相,太震撼人了。」

沈怡也一吐內心感觸。她告訴曾錚,從事新聞工作十多年,是因為天性想為弱勢發聲,要求正義公理。轉而從事出版後,卻漸受商業行為蒙塵。看到曾錚稿子顯露出來的精神,讓她自覺慚愧。

普傳世界之願 深觸我心

沒想到,曾錚立刻就回一個信來,表明沈怡不但沒有大陸市場,全球的版權也已經賣給澳洲的出版商了。而且,就在他們聯絡的同時,「看中國」網站(www.secretchina.com)正好決定刊出曾錚的全部文稿。沈怡後來到網站上面一看,不僅全篇文字在網上公開,它還是「FREE DOWNLOAD」(免費下載),讀者愛怎麼下載,就怎麼下載!

這樣的書,還有商業利益嗎?然而,書稿中流露的澎湃正氣,深深打動沈怡!她直覺不願錯失出版的機緣。沈怡也漸漸體認到曾錚的心情,她就是想把這本書普傳世界!

沈怡謙稱,她是一個「不合格的經營者」。因為,許多年來都沒有「順應」商業經營規則,甚至必須賣掉白手起家的房產來支撐理想。她說:「如果,貧窮即是罪惡,那我沒有把出版社經營好。無法無虞地發揮理想,是我不及格的地方。」

沈怡坦承,接到曾錚的稿後,曾有一晚焦慮。因為,又要去做一件為理想而不考慮BUSINESS(生意)的事。

曾錚事後說,她以為沈怡會放棄。然而,那個週末過後的星期一,網上聊著聊著,雙方就進入了簽約的討論。沈怡以她專業出版者的判斷,認為這本書至少要三個月才能問世。因為書稿太大,以前智慧出的書大多是十萬字,現在則是二十萬字!另外還要修飾大陸的遣詞用字,很多部分也要作史料查證。

 曾錚與女兒攝於北京。

曾錚與女兒攝於北京。

救人如救火 同感迫切

談到這兒,沈怡露出動人的神色:「曾錚要求,今年十二月底一定要出來!我不解的問,為什麼這樣急?網上的即時交談中,曾錚回了四個字:『我要救人』!我一看就說,好,那我們快快做!」就這樣,千里馬和伯樂相會了。曾錚事後問沈怡:「跟別人有這麼痛快過嗎?」沈怡回答:「很少這麼『快』,很痛的時候,有的……。」

曾錚在《靜水流深》的書前自述「我為什麼要寫這本書」中寫道:「我這一本書,也是為成億上萬的人寫的。我願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都來關注今天正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慘絕人寰的迫害,都向這千千萬萬無辜的生命伸出援助的雙手,救他們,也救自己。為此,我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走筆至此,我已淚流滿面辭不達意。我想起『泣血頓首』這個詞。我想向所有讀這本書的人「泣血頓首」,用我全部的力量,用我全部的生命,捧出我的書,捧出我的心,捧出我用生命證悟的一切。…」

沈怡說,每次看到這兒,看到曾錚說「泣血頓首」獻上這本書,她看了再多次,都會想哭…。

虎視眈眈中 挺過環環節節

沈怡是唯一「慧眼獨具」的媒體人嗎?對於這樣一個問題,沈怡有著錯綜複雜的情緒。她一方面慶幸週六的一個偶然,讓她出版了一本也許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書。但沈怡心知肚明,如果不是一些莫須有的「干擾」,她判斷:「輪不到我來出這本書,一些有權有勢的出版社早就拿去了。」

沈怡感慨:「並不是因為我比一般人聰明,才看得出這本書的重要性。作為一個媒體人,應該要有那個敏感性和嗅覺。其他人怎麼可能沒有看出這本書的重要性呢?我覺得媒體是『自設警總』、『自廢武功』!」

彷彿「靜水流深」中所描繪的那股中共的邪惡勢力,在字裡行間中虎視眈眈、無孔不入的壓向每一個人,甚至,還包括一水之隔的台灣,在出書的每一環節中,除了沈怡自己,幾乎所有牽涉的人都不願具名,只願在背後默默的鼎力幫忙。

以赤子之心 走過險阻路

沈怡舉例:「我們的新書都會輪流上網。差不多在這個書稿接近編好的階段,當時在加拿大當地找網站工程師,接洽了一個台灣去的人。我也覺得必須跟他講實話,就像跟印刷廠、跟總經銷一樣,講清楚這本書是怎樣的一本書。這個網站工程師來做的第一天,我就告訴他實情。他第一天幫我做,我還告訴他,是由我這兒UPLOAD(上載)上去,不由你那兒,所以不影響你。三天之後要做第二次,工程師說,他跟台灣的家人提過這個事,台灣的家人不要他參與。」這樣的故事,沈怡不勝枚舉的說了一個又一個。

沈怡這種超出一般人的正義感和堅持,不禁令人動容。對於我們的讚賞,她流露出一份躍然臉上的赤子之心:「我想,我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十八銅人關!就像當初那麼懵懂就跳下來做出版一樣,也許過一兩年後才會知道,喲,原來這件事情蠻險惡的!」

沈怡的俠骨柔情可不只如此。曾錚透露,沈怡不僅接受「看中國」網站同時刊登「靜水流深」,而且,就在「智慧」自己的網站,也幫著曾錚完成「在最快的時間讓最多人看到這本書」的心願,破天荒的同時刊載原文,並費心的做了精心編排。沈怡還主動提出提前支付曾錚版稅。當曾錚感謝沈怡替她著想時,沈怡說:「總覺得別人都在幫你的人,就會有好結果。」

沈怡一直說,出這本書,真是一個神奇無比的過程!

她得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禮物:看完曾錚的書稿後,沈怡的失眠症,竟不藥而癒。

 

 《靜水流深》封面

《靜水流深》封面

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朱賜麟:不可思議的震撼!

曾在中國時報編輯部任職的朱賜麟,在看過《靜水流深》的書稿後,感慨地說:「讀完全部書稿之後,第一時間的感受,只有不可思議的震撼。一夜輾轉,對作者的悲願有了更深的體會……。」

「古今中外,所有生命哲思的提出,一旦引發風潮,都必然朝向宗教形式發展,無論原創始者是否有此意圖,其結果幾乎沒有例外。尤其當信仰形成力量,從而引起專制統治者與異教派的戒懼和反撲,也就成了歷史上滅法悲劇層出不窮的主要原因。佛教在印度、中國、東南亞,都曾經遭遇毀佛、滅教、滅法的事件;回教、基督教、猶太教的宗教戰爭與異端迫害,幾乎就是八世紀以來,西方文明發展史的主軸。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也應作如是觀,這是一次滅法行動。

「所以這本書的定位應是:對滅法行動的見證實錄,以及護法的證道史。」

(台灣大紀元時報)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4/1/7/n444616.htm

 

The Interview Film You Haven’t Heard Of, But Should

The Interview Film You Haven’t Heard Of, But Should

全球訴江(13) 第一章「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活人是怎样被整死的

全球訴江(13) 第一章「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活人是怎样被整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