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阻力重重

為何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阻力重重

希望之聲《聚焦中原》節目。

點擊收聽: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收聽《聚焦中原》,這一次節目我們邀請的嘉賓是作家曾錚女士。

曾錚:中鋁公司試圖收購力拓這件事情,中國國內的媒體和澳洲媒體都曾經廣泛的報導過,當時是非常引人關注的。中鋁公司拿出195億美元的巨額資金要入資力拓,力拓當時也因為經營的問題,它有巨大的債務,它想,接受這筆注資就能夠償還它的債務。如果這一起收購案做成的話,將是中國在海外最大的一起收購案。

因為力拓是澳洲最大的鐵礦企業,同時在世界上排名第二,是一個巨無霸型的企業,那麼它的一舉一動本來也非常引人關注,所以當時這件事情就非常的引人關注。

在中國方面,大家都知道,這些年中國的基礎建設,修房子啊,蓋大樓啊,修公路啊,對於鐵礦石的需求量是非常大的,但是它這麼多年也一直受制於國際鐵礦價格的波動,這是它沒有辦法控制的,所以在海外它也一直尋求能夠掌握這種所謂戰略性的資源,將來在這方面能夠取得一些主動權。

當時中鋁公司可以說是志在必得的,所以把這一筆收購合同談下來之後,中鋁公司的總經理蕭亞慶很快就升任國務院副秘書長,也就是說,他們肯定是視為一個很重大的勝利,或者對它一個很大的鼓勵。

但是澳洲這一起收購案,可能當時中共方面沒有想到會遇到非常非常大的阻力,而這個阻力最大的是來自於公眾的意見這方面,報紙上連篇累牘的一篇一篇的報導,很多人看了都非常擔心讓澳洲這種戰略性的資源被中共國有企業所掌控。

其實大家也談到了,很早以前日本的企業對澳洲礦山資源也有過一波收購的舉動,但是因為日本的企業是私人企業,它是按照市場的規律在運作的,它不牽涉其它方面的因素,所以大家剛開始是覺得有點問題,但是後來又覺得沒有問題,所以也沒有什麼擔心,這麼多年了也一直這樣做。

但是對於中鋁公司,大家為什麼這麼擔心呢?最主要就是覺得中鋁公司是國有的,它是中共政府所擁有的。因為海外的體系跟中國內部的體系有很大的區別,政府該做什麼,私營的企業該做什麼,公共和私有的領域是分得清清楚楚的,政府就是做政府的事情,私有公司就是做私有公司的事情。

它不太理解政府去控制一個企業之後,所產生的種種決定也好,事情的做法也好,那就不是企業間的商業行為,它很可能就變成一種政治性的舉動,政治性的一種掌控。如果中鋁公司能夠成功的收購力拓的話,那麼按董事會的股份在力拓當中所佔的比例,可能它的人員就要進入力拓公司的董事會,那就相當於中共政府官方的人員要進入力拓公司的董事會,那麼所有董事會的決定他們也都會知道。

還有一個非常尷尬的事,中鋁公司實際上也是鐵礦的一個大買主,而力拓公司是鐵礦的大賣主,如果中鋁公司入主力拓的時候,將來在決定鐵礦價格的時候,它是向著買主說話呢,還是向著賣主說話?因為它同時具有兩種身分,所以這當中就有很多很多非常尷尬的地方。

當然,大家最擔心的就是對於中共這種由政府掌控一切,政府一切說了算的獨裁體制,它做決定的不透明化、不公開化,然後政治決定一切,政府對於權力的掌控可能要高於它的經濟利益。因為對這些方面的擔心,所以這個收購案一上來呢,公眾意見上的反彈就特別大。

這個時候,焦點就在於政府,澳洲政府對這個到底做出什麼樣的決定。當然,澳洲政府有一個獨立的外商投資審查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是獨立運作的。照理說它應該是獨立的,也就是說批或是不批中鋁公司的投資,它要做出一個裁決。但是當時可能因為澳洲公眾這方面的意見反彈太大,所以後來這個投資委員會就把審批的期限向後押後了90天。到最後呢沒有等到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作出決定,力拓公司自己就單方面決定收回這個已經簽的協議。

當然它單方面撕毀協議是要付出賠償違約金的代價的,但是它還是決定這樣做。它收回這個協議,決定不把這些股份賣給中鋁公司,反而去跟另外一家澳洲公司尋求資金或者是合併。

那麼中鋁公司本來是志在必得的一個收購,最後是搞得灰頭土臉,以失敗告終。這個對於中鋁公司也好,或者對於中共政府也好,因為當時這個事情在中國國內的媒體上可能也算是非常高調的報導,當然對它來說是一個非常傷臉面的事情。

失敗的收購發生了不久之後,今年7月,它又突然來一下,也是令澳洲媒體也好,澳洲的公眾也好,非常的驚訝。那就是中共突然把力拓公司在中國的高層主管胡士泰,他是澳籍的華人,一下子就以什麼間諜罪還是什麼非法收購、獲取國家機密的罪行把他抓捕了,同時還抓捕了幾名在上海的中國籍力拓員工。當時這個事情在澳洲上上下下都非常非常震驚,大家立刻就想到,這是不是中共方面對力拓沒有把股權出讓給它的一種報復。

那麼還有另外一件事,澳洲媒體也比較廣泛的報導了,但是中國的媒體我是沒有看到相關的報導。就是說它抓胡士泰是在7月5日抓的,但是澳洲媒體報導,從6月份開始,力拓公司一直在找中國的很多企業,要什麼呢?要違約金,而且這個違約金總共數量是90億美元。

違約金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你跟我簽了供貨、購買的協議,你什麼時候以什麼價格從我這兒買多少鐵礦石,那我也從澳洲包船給你運過去。但到時候你毀約了,你不要了,那對於供貨方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它裝船了,這個礦石壓在手裡等等各方面都是有損失的。

那按照合同,你毀約了你就要賠這個違約金。因為去年整個世界經濟都不好,中國經濟其實也不好,它原來訂了要買這麼多礦,但是很多鋼廠都停產了,它可能用不了,就毀約了。那麼它在欠人家90億美元違約金的情況下,突然又把人抓了,你想在這種情況下,澳洲人會做什麼樣的聯想呢?

從中國方面的報導,它是說胡士泰等等用非法手段,賄賂中國相關鋼鐵行業的一些所謂「內鬼」,去打聽這個行業的機密啊,怎麼樣啊。可是不管它怎麼報導,一個是它沒有拿出確鑿的證據來;一個就是因為中國媒體的報導,尤其是官方控制的媒體,事實上造假的時候比較多,所以澳洲的媒體沒有太多的把它們這種報導當真,反而大家覺得很震驚的在討論,再一次想到跟中共這樣的獨裁、共產黨國家打交道,真的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它需要你的時候,它要吸引外商,它給你很多很多優惠條件,那是國有企業都不享有的優惠條件,等到它為了什麼事情惱怒的時候,或者是企業間談判……那賣方和買方之間討價還價,互相想去打聽對方的談判底線,本來是很正常的商業行為。然後因為它是國有企業,一下子突然什麼都是國家機密了。什麼東西不是國家的機密,就變成是非常不確定的一個事情,隨時一個普通的商業、企業的供貨價格,它的存貨隨時都可以變成國家的機密。那你去打聽,做為一個正常的商業調查也可能變成竊取國家機密,大家就覺得那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讓大家感到非常震驚的就是在中國的這種投資,外資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和經商的環境到底有多麼穩定、有多麼可靠,還是有多麼可怕?因為現在在中國投資的也好、做生意的也好,外商企業非常多,所以這一次它影響的不僅僅是澳洲的外商企業,可以說全部西方國家的企業都非常非常關注。就包括美國代表團這次到中國去,也專門為了這件事情向中國的總理溫家寶提出這件事情,表達他們的關注。也就說它的影響面是非常大的,影響到整個外商在中國的經商環境,如果我的人員隨時都可能被你莫名其妙抓起來的話,那麼這個事情是非常不安全的。

而且在海外你還可以看到,它的很多價值觀或者它的法律體系跟中國是有很大的區別的,所以人們對於同樣一件事情的反應可能跟中國就相當不同。首先海外是非常尊重人權的、非常尊重法律的公正性或者非常尊重一個生命的價值。比如前不久有一個澳洲的罪犯在海外販毒被抓了,因為販毒罪比較大,當時在印尼被判了死刑。那因為澳洲是沒有死刑的,雖然他犯了毒了,但也施加很大的壓力要把他引渡回來,他販了毒就讓他終身服監獄,不能殺他。

也就說一個販毒分子或者是販毒罪犯到中國的話,按當地的法律他就該殺,但是澳洲覺得生命是無價的,是不可以被殺掉的,不能說他犯了罪就可以把他殺掉,你可以把他關起來,它很重視生命的價值。他們就覺得莫名其妙的把一個人關起來的話,你有沒有保證他可以得到律師、可以得到正當的法律服務?

澳洲的法律體系還有一個問題,警方如果要抓一個人去審問的話,他可能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限,問完了你得把人放了,要不你就正式對他提出起訴,說因為什麼罪名我得起訴你,那下一步法律要開庭、要審判。

現在它也沒有審判、也沒有起訴、也沒有幹什麼,莫名其妙的,它就有這麼大的許可權能夠關你三十多天,就因為法律體系的不同,所以澳洲也覺得這一點是非常可怕的。而這個事情到目前為止,澳洲公眾和媒體包括政府,一直都保持非常非常大的關注程度。

其實剛才我已經部分談到了,中國現行由共產黨一黨獨裁統治的這種制度跟國外的制度有非常大的不同,所以大家擔心的是共產黨隨時會出爾反爾,它會用政治的權力來干涉經濟上的一切行為,而且它所有經濟上的行為,很多時候它並不是真正的要獲取經濟上的利益。

澳洲有一位非常有名的經濟學家寫過一本書叫做《中國會失敗嗎?》,他就提出一個非常鮮明的觀點,說中國所有的經濟行為都是圍繞著一個目的,什麼目的呢?就是維護共產黨的權力。一切共產黨所做的決定都是為了這個決定,所以它為了維護這個權力,很多時候它所做的經濟決定,可能在經濟上是非常不合理的,甚至會斷送中國企業也好,中國的環境也好,包括中國的很多企業運行的環境,它會斷送它們真正的經濟前途。

而在這樣的體系之下,大家都說著不同的遊戲規則,要做事情的時候就有非常大的難度。如果大家都遵循同樣的遊戲規則,那麼規規矩矩按照同樣的標準做,那麼大家就覺得很容易,生意就是生意,中國人也講在商言商,大家用著同樣的規則來運作就比較容易。

但是在中國不是這樣,因為共產黨掌握一切資源,它的經濟活動很大程度上是要維護它政治的利益或者維護它的權益,以便維護共產黨這個高官的特殊集團。他手中有了權以後,他可以為自己的子女沒完沒了的去撈錢,或者是已經撈到手的錢,他才有可能能夠保證下來。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就覺得跟這樣一個對手打交道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充滿了很多不可預見、不可預知的事情。

像在澳洲也好、在西方社會也好,它的法律、政治和整個社會體系是相當穩固的,幾百年都是這樣的。大家都知道整個大的社會框架,法律的框架是怎麼樣的,那麼在框架之內,他就可以做非常長遠的規劃,他可以怎麼樣去計劃、去做事情,那大家就覺得很踏實,他可以這樣做。

但是在中國現行的體制下,大家就覺得非常的難,但是同時又覺得中國因為它有這麼大的需求,有這麼大的市場,那很多外商企業又想到中國去做一些發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去找到一種平衡,對外商企業來說那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那這一次反映到的,據中國媒體的報導,很大的問題出在哪裡?其實出在中國內部所謂的兩種價格體系,其間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大家知道,20年前的天安門學生運動也好,那場事件的鎮壓也好,當時學生提了一個很大的口號和問題,那就是「反腐敗,反官倒」,因為當時就存在所謂的兩種價格體制,一個是計劃內的價格,一個是市場價格。

那就是說做為官員或者是高幹子弟來講,他能夠拿到計劃內的價格,然後他再拿到市場內去倒賣。他沒有付出任何的勞動,也不必付出任何的代價,他就是一個批文,這一轉手,他就可以獲得巨大的收入或者財產,或者不義之財。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大家才提出這個問題,而且最後發展得太大了,所以才覺得這個腐敗,這個官倒問題太嚴重了。

那現在這個鋼鐵企業實際上也是一樣的,照理說市場物品的價格是由供需關係來決定的,你需求大了,價格肯定會漲,這是市場的正常規律,也沒有什麼那麼多的宣傳中所帶有的政治因素,好像國外的什麼企業想怎麼整治中國,或者是想怎麼樣,它只是一種供求關係。

反過來說,因為中國要拚命的保這個GDP,所以很多時候,它就是拚命的用這種加大基礎建設的投入去保這個,不管任何代價,也不管它需不需要這麼多基礎建設,它就是要保證這個GDP的增長。所以這個時候,國際的鐵價為什麼會發生這麼大幅度的上漲,也跟中國這種經濟的過熱,或者基礎建設投入過大有關係。

但這個時候,因為鋼鐵、礦鐵、礦石是一個比較緊俏的資源,所以鐵礦石進口的時候,它也變成了兩種體系,一部分企業是有拿到進口權的,而那些中小企業是沒有進口權的。那麼拿到進口權的,它可能進口一堆東西,其實它用不了那麼多,那它只要一轉手倒給那些沒有進口權的企業,它從中又賺取一筆差價。這對於那些中小企業或者拿不到進口權的企業來說,它就存在一個不公平、不合理的成份,你體系上的價格又變成兩種體系,這中間就存在問題。

而做為賣方的話,他肯定會去找願意接受更高價格的,後來據說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想做為一個整體去跟力拓談判,以更大的折扣幅度想讓他們降價40%多。但是很多中小企業苦於拿不到這個石礦,所以它自己就單方面的答應了,我就只降價33%,這個價格是日本和韓國都已經接受的價格,他們覺得以現在市場的供求關係,這可能是一個合理的價格,那這些中小企業就擅自接受了。

其實這是中國自己管理上出現了問題,你為什麼非得要有兩種情形,為什麼不能統一出面去跟賣方談判呢?那麼做為供貨方,他就尋求願意出更高價格來買他的礦石的買主,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商業行為。所以這是你自己管理不善,最後你惱羞成怒把人家給抓了,然後你又不拿正當的理由、正當的證據出來,而你官方的那些報導,沒有一個報導說正式由警方起訴的時候,能夠向法庭提供證據的,那在這個時候,大家就覺得沒有那麼大的說服力。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阻力的最主要原因:一個是政治體制的不同;一個是價值觀念的不同;再一個是共產黨這麼多年出爾反爾的因素在裡面。

剛才其實已經談到了,因為本來這個收購或被收購,這兩種企業在各自的行業當中都是航空母艦型的巨型企業。那這個收購的標的或者這個收購的價格,你看,150億美元,這也是中國在海外最大的一起企業收購,本身就已經非常引人關注了,再加上中國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所以很多國家也覺得這個地方有巨大的市場或者巨大的機會,那它對中國所做的一些事情也是非常關注的。

那麼反過頭來,中國因為國內遇到很多問題,所以它很多時候想到國外去尋求出路,比如資源不足的問題,那麼它在海外包括石油,包括這次想收購力拓的鐵礦資源,包括中國還有一個巨大的外匯儲備問題,因為它外匯管制,企業出口了,它不把外匯給你,而由國家統一管理起來,所以有那麼一筆巨額的外匯儲備,那麼它在國際上也要去尋求資金的出路。

中國已經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它是想成為世界經濟大家庭當中的一員,也想在國際經濟當中去加大的它影響。那麼在這個時候,你的一舉一動,尤其是牽涉到像力拓這麼大公司的任何一舉一動的話,剛才也已經談了,就牽涉到整個中國的外商企業在中國的經營環境問題,經營安全的問題。

因為現在世界的經濟越來越所謂的一體化,越來越不可分了,互相之間越來越有各種的合作也好,互相投資也好,或者進出口也好,很多很多各種各樣經濟的發展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所以可能有時候這個地方一動,就牽動很多很多事情,那麼大家當然也是非常關注的。

轉載自:http://www.soundofhope.org/b5/2009/08/02/n122707.html

 

 

 

An Amateur Working Like a Pro 水平很業餘 態度挺認真

An Amateur Working Like a Pro 水平很業餘 態度挺認真

悉尼國際法庭判江澤民終身監禁  各界座談判決結果

悉尼國際法庭判江澤民終身監禁 各界座談判決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