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新證據(下)

談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新證據(下)

2009-12-31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收聽「希望之聲」《聚焦中原》,這一次節目我們邀請的嘉賓是作家曾錚女士。

曾錚:07年2月,我到以色列參加當地舉行的人權傳遞活動。我在以色列見到當地一個非常著名的醫院的一位非常受尊敬的心臟外科醫生,他自己就是做心臟移植的,他就跟我談到他的一個病人需要做心臟移植手術,但是在以色列等了一年多了,都等不到。有一天這個病人突然跟他講說,我下個禮拜要去中國了,我要去中國做心臟移植手術,我的手術日期已經確定了,在某年某月某日。這個醫生一聽,他當時腦子就「嗡」一下,我們一般人聽到這個話好像沒什麼感覺,某年某月某日確定去上海做手術,那不是一個很自然的消息嗎?

但是他一個醫生的腦子為什麼馬上會「嗡」一下呢?他講,心臟離開人體,它的存活時間也就4個小時,所以人死了6個小時內,你必需馬上移植。正常的途徑是那個人突然間遇到車禍死亡了,或者腦死亡或者怎麼樣,然後趕快去捐獻。那你怎麼知道這個人哪天會死呢?你怎麼能提前把哪天要做手術都定好呢?

所以他當時一下就覺得這裡面有太大的鬼了,想像不出來是怎麼回事,但是他已經感到一種深刻的恐怖了,他跟我講說,這裡面有太大的不對頭的地方。後來兩個大衛的報告出來了,他一看,喔!原來是這樣,有一大堆的活人在那兒等著你去選,選好了,這在他們醫學上叫「反向配比」。

西方國家其實有非常發達的器官捐獻體系,它都是全國聯網,一個是把所有需要器官的人都聯網登記,然後排隊。這個東西是醫生根據這個人的病情需要,把最需要的人往前排,排在前面然後等著,這個叫作「等待」的單子。

還有一個單子就是所有同意捐獻器官的人,他也有一個單子。比如說在澳洲,任何一個人去拿駕駛執照的時候,他都會請你在申請駕駛執照的表格上面填寫:如果你遇到車禍了,你願不願意把你器官捐獻出來,你可以填「是」還是「不是」,如果你回答「是」,那麼你所有的資料就會被輸到那個系統當中。

因為國外這種系統是非常發達的,而且器官是絕對禁止買賣的。比如在美國我看到的資料是,8千萬人排隊願意捐獻自己器官,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等一個心臟、肝臟都要等好幾年,兩、三年不等。在澳洲可能是因為參加這種捐獻的人更少,那麼我有一次也碰到了澳洲的器官移植的醫生,我跟他們請教,在澳洲一般需要多長時間?他說我前面有一個病人等一個腎等了7年半,還有一個病人等一個肝等了11年半。這是澳洲、海外等待的時間。

那麼在中國現在想否認或者把那些網站拿下來都沒用了,尤其想招攬海外顧客的那些網站都非常驕傲的宣稱,到我們這裡一個星期就能夠拿到腎元,或者是如果是手術不成功,我們就一個星期之內再給你找一個腎元。最極端的情況,大衛.喬高在台灣做的調查,台灣有一個人到中國去換了8個腎臟,因為他不成功又來,再不成功再來。8個腎臟意味什麼?意味著至少4條人命。

為什麼這麼容易就拿到呢?而且有一個針對日本人的網站,它在問答的那個欄目裡頭,問,器官移植了以後怎麼保證健康或者質量怎麼樣?那它當時就講我們這裡因為是做活體移植,它真的就講「活體移植」。所以跟在日本做的屍體移植是完全不同的,那個質量是有天壤之別的。大衛.喬高就經常講這一句話,現在他有52種證據,他說,你單獨看哪一種你都可以選擇你不承認,但你把五十多種證據全部加在一起的話,你只能得出唯一的結論,那就是這種事情是絕對存在的。

這些事情都是一點一點的,有時候就是一個很小的事情,你看追查國際,我們剛才提到了最近直接的目擊證人的報告出來以後,新唐人電視台做的《熱點互動》現場直播節目,是可以讓聽眾打電話進來的,當時就有一個聽眾打電話進來,說他幾年前他跟一個朋友散步,他的朋友是醫生,這個朋友當時提到「我們拿到活體的什麼器官」,聽到這個消息,他覺得非常震驚,當時也不明白為什麼,散步的時候又不好再詳細的問。

往前不多久的時候,中共官方媒體也發布了兩項:一個是《南風窗》裡面登了一篇文章,這是07年第14期,登了一個叫做「乞丐之死背後的器官交易」,也是有名有姓。他說河北行唐縣的乞丐仝革飛被當地的幾個人活摘器官,一個是武漢同濟醫院的博士後研究生陳傑還有幾個從武漢、北京來的醫生,他們在一個廢棄的變電站里,以一個手電筒的光線,用了二十多分鐘就把仝革飛的腎、肝、脾和胰腺等5個器官全部活摘了。最後是一個參與的醫生自己報的案,後來武漢同濟醫院的陳傑給被活摘器官的仝革飛家屬6萬5千元的賠償金,希望他們不再追究責任。

最近還有一起,是今年的事情,很近的一個事情。09年8月31日,也是中國大陸出版的《財經》雜誌,它的封面報道叫做「器官何來?」,它也披露了發生在貴州省黔西南州興義市威舍小鎮的一個類似殺人盜器官的案子。當地一個外號「老大」的流浪漢被殺了,屍體被扔在水庫。後來無意之間被漁民撈出來,發現只剩下一個空空的軀殼,全身可用的器官全部都不見了。

這篇文章提到,老大是個流浪漢,在遇害之前幾天,原本穿得很邋遢的卻變得很光鮮,雜草般的頭髮、鬍子也都剃光了,後來人們才明白那個時候他被帶到醫院去抽血了。最後因為漁民把他屍體打撈出來,公安機關在他屍體內發現了來自廣東中山三院的醫用材料,最後鎖定中山醫院移植科的副主任醫師張俊峰和另外兩名醫生,然後把他們逮捕了。

當然這都不是直接的證據,但是你就可以看到,其實我們可以想像那就是殺人殺到最後殺瘋了,因為不管怎麼說,這個行業是這麼龐大的產業,我們剛剛提到一家醫院它光是心臟移植它就有1億的產值,在這個產業鏈中,參與的人肯定很多,他們賺了多少錢?我剛才提到那個安妮,她說她丈夫摘了2千多個法輪功學員,她丈夫一個人就拿了好幾十萬美元,這個利潤簡直是太大了。那麼利潤這麼大,在這個產業鏈上連著這麼多人,那麼大家慢慢的也都互相知道有這麼一檔事了。

瀋陽一個老中醫給《大紀元》投書,他就講其實主要是由軍隊系統來做的,由軍隊的醫院、武警系統的醫院來做的。據他說全國有三十多個那樣的集中營,關押著法輪功學員。所以他說真要想調查要集中軍事基地,就說能弄到這種供體的可能都是跟軍隊有關係的,跟武警有關係的。

醫院裡的醫生因為參與這個事情發了財,那麼他的同事可能也知道了,或者沒有做這種器官移植醫院的醫生也知道,最後紅了眼了也想發財,但一時又拿不到法輪功學員,那就找個流浪漢,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這種事情絕對不是個別的。你想,那一起案子在一個什麼廢棄變電站里,靠一個著手電筒的光線,用了二十多分鐘就全部搞定了,說明那已經是一個非常成熟的產業了,才會偶爾有這樣的事情冒出來。

從死刑犯身上拿器官,這在海外是絕對是不可以接受的。海外就覺得屍體也有生命的尊嚴。如果你沒有經過他同意的話,你也是侵犯他的人權,這是絕對違反醫學倫理的。如果這裡的醫生知道這個屍體是未經同意的,他絕對會拒絕做這樣的手術。

中共也知道海外是不接受這種的,所以它們之前一直否認說我們沒有用死刑犯、沒有用死刑犯,所以海外有的華人費了很大的努力,向海外社會證明中共一直在用死刑犯的器官做器官移植。總之中共還是一直否定,一直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出來之後,最後它們突然高調的承認用死刑犯。實際上它就是用一個比較小的罪行來掩蓋更大的罪行。

在海外看來,從死刑犯身上拿器官,在醫學倫理、道德上都是不能被接受的,那麼如果從活著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拿,而且你是為了要他的器官才把他殺了,這絕對是連畜牲、連魔鬼都不如的謀殺,希特勒都沒有干過這種謀殺。

中共為了掩飾它這種東西,現在高調的承認是用死刑犯。當然還是有很多人提出疑問,中國的器官移植雖然很多,但是都是從死刑犯身上拿來的。最近一個叫歐陽非的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我覺得他這個系列的文章寫得非常好。叫《「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他做了非常詳盡的分析,而且也是一個非常獨立的分析。

我剛才談到大衛.喬高他們兩個的器官活摘報告,他們用的其中一項也是分析死刑犯和每年執行死刑犯的情況和每年的器官移植的情況,他們都是從中共官方的數據當中去搜集的。那麼在鎮壓法輪功之後的6年,他當時計算的數字是從99年到05年,和鎮壓法輪功之前6年相比,就多出來4萬多起器官移植手術的案例是沒有辦法解釋來源的。

他們的理論很簡單,每年中共殺多少人,處死多少人,通過法院系統判死刑的,每年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都是一定的數字。所以如果你的來源主要是從死刑犯身上來的話,那你每年的數字不應該有那麼大的變動,那麼急速的飛越,一下子就超過原來的3倍。

因為其實器官移植的技術在90年代就已經非常成熟了,所以它最主要的瓶頸就是沒有供體,並不是沒有醫生會做這個,或者醫學技術上或者手術台不夠,手術室不夠,不是這個。所以唯一制約的原因就是你能不能找到供體的來源。

這4萬多起是沒有辦法解釋的,歐陽非他們用了另外的方法,他把時間更加細分,分成03年之前,然後03年到06年是一個時間段,因為06年這個事情被揭示出來,所以06年之後又是一個時間段。他用不同的方法,而且他估計的數字可以說是非常非常高的,他採用的是上限。其實中共每年處死多人呢?它也是一個秘密,國外的大赦國際人權組織,分析大概每年它的數字是一千六百多起到一千八百多起,差不多就是這個概念。

那麼歐陽非他們寫的文章,就是假設你一年殺一萬個人的情況下,他再來分析有多少百分比的器官是能用的,成功率是多少,他有一套精確的計算。他用不同的時間分段,但是他得出的結論是同樣的,尤其他講他為什麼形容是蘑菇雲呢?就說在03年到06年之間這個器官移植的數量就像原子彈爆發後的蘑菇雲一樣,突然暴漲,一下子是這之前的3倍。

不管你殺多少,就算你一年殺一萬個,你都解釋不了這個蘑菇雲是怎麼爆發出來的,所以他這個時間分段我覺得是滿合理的。合理在那呢?因為我們最早聽說有這個事,比如00年然後01年,但是這種罪行我想從開始個別的執行到最後形成一個產業鏈,它可能也有一個時間,它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去建立它這一套系統。它的這一套系統都建立好了之後,比如包括關押的地點,包括太多法輪功學員現在在海外都可以出來證實他們都被體檢過、都被抽過血、都被很仔細的做過心電圖、腎臟B超等等。

系統的建立這樣的資料庫需要時間,然後系統的建立所謂的流水線需要時間,到了03年可能它這一套系統已經非常完善了,所以它那個器官移植的數據「嘩」的就像原子彈爆炸之後的蘑菇雲一樣,就上去了。

這些東西你可以說是間接證據,但是凡是有一點邏輯思維的人,分析起來還是像剛才喬高講的那句話,這些證據加在一起只能得出一個結論,這種罪行在中國確實存在。

最近追查國際第一次披露了一個目擊證人的報道,其實在悉尼前兩天就報出來了,但是那個是間接的,說有一名法輪功學員講他每天在悉尼駐中共領使館跟前發法輪功資料,他講今年1月就有一個中年男子親口跟他講,我相信你說的這些事情是真的,因為我看見過。那麼今年在追查國際報告之後,他又去中共那個地方辦簽證,他又看到那個法輪功學員。這個法輪功學員就說,11個月沒見面,他變得非常衰老。

對他來說,他看見過這種事情,他知道這是一種罪惡,他又不敢站出來揭露,因為他說是兩個朋友帶他去的,如果他站出來說,那麼那兩個朋友包括我,可能全部都會被他們殺光,他當然就不敢講。

這些你都可以說是三手的資料,因為那個人他說他見過,但是我們沒有聽到那個人講,他是講給那個法輪功學員聽的,而那個法輪功學員拿出來講的。但是這些東西不斷的在堆積資料,我剛才提到了,新唐人在關於追查國際的報告出來之後,他們邀請了追查國際的負責人汪志遠博士去《熱點互動》的訪談節目裡面做嘉賓,就問這個證人他們是怎麼找到的?

大家其實都知道這種罪行因為太恐怖了、太邪惡了,所以參與的人實際上都是反人類罪行的魔鬼行徑的犯罪分子,他怎麼可能站出來說?站出來說不就相當於把自己的罪行暴露出來了?如果真的追究法律責任,他肯定是要承擔責任的。

那麼這個事情為什麼很難拿到直接證據呢?因為受害者已經統統都死掉了,屍體都被燒了,而參加者全部都是劊子手,你說,他是殺人犯他願意出來講這個事情嗎?講了就等於自己把自己給推上審判台的位置上去。而且非常令人吃驚的是,追查國際的負責人汪志遠博士披露,證人、遼寧這個公安不是他們找的,而是他自己聯繫追查國際的。

他說為什麼他要自己去做這個事情呢?他就講到這個女法輪功學員,經過了1個月,因為他都是親自看見或者親自參與了種種非人的、不堪想像的污辱、折磨之後,在他看來非常簡單,她就簽個字說「我不煉了」,就可以出去,她都不做,她有這麼高尚的信念、這麼堅定,然後到臨死前,她還在喊法輪大法好。他說當時他的心理、他的內心受到極大的震撼。

所以過了這麼多年,7年了吧!他自己終於主動聯繫追查國際把這個事情講出來,我想,也是這位成為活摘器官的犧牲品的法輪功學員,這種高尚的道德和堅定信仰的一種內心的震撼和感召。另外一個,我想他畢竟看見了這種事情,雖然當時他是擔任保衛的,那麼他也是這其中的一部分,他不講出來,他內心的罪惡感,他會背負到死的。所以他現在選擇把它講出來,我想一個是他內心受到那位法輪功學員道德的感召;一個是為了能夠平息一下自己內心的這種罪惡感和犯罪感。

我相信有一,那可能什麼時候就有了二,也可能就有了三。這麼大的罪行,中國人有一句話,「若欲人不知,除非已莫為」,天上飛過一隻燕子還會留下陰影呢,這麼大的一個罪行,參與的人數這麼多,有可能永遠把這個真相掩蓋住嗎?我相信不可能的。

我相信隨著歷史進程的發展,也可以講說正邪力量的交戰,正義終會戰勝邪惡,我相信這是天理。這種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慘無人道的這種星球上從來也沒有的罪惡,它最後的罪行我覺得總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那個時候我相信世界上的人們,都會在這種真相面前感到無比的震驚和無比的震撼。

那個時候我想真的會給人類留下一個永遠的教訓,讓人類記住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人類曾經走過多麼黑暗的一步。然後這些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為了維護真善忍,他們曾經付出了多大的代價。為了人類做了多大的貢獻。我想歷史會記住這一切,這一切也一定會在歷史的將來真相大白。

轉載自:http://www.soundofhope.org/b5/2009/12/31/n104489.html

 

A Moment by the Sea 海邊時光

A Moment by the Sea 海邊時光

Fighting for Human Right 爲人權而戰

Fighting for Human Right 爲人權而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