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加政要訪澳  揭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 (新唐人《中國聚焦》第16期)

歐加政要訪澳 揭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 (新唐人《中國聚焦》第16期)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國聚焦」,我是桑妮。

最近有兩位西方政要專程飛到澳洲,介紹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並且進一步推動國際獨立調查。這兩位政要其中一位是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另外一位是歐洲議會副主席埃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那麼澳州政府及民間對此事是什麼反映哪。今天我們請來了作家曾錚女士作為嘉賓,她同時也是此份調查報告的證人之一。 你好,曾錚。

曾錚:你好,桑妮。

主持人:他們這次來的目地,依你的理解應該是什麼哪?

曾錚:我想,主要有幾個方面。一個就是向澳洲政府,媒體以及民眾介紹這個報告本身,他們是怎麼得出結論的。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就是光介紹介紹還是不夠,還要推動國際社會包括澳洲和各個國家一起推動政府來調查這種罪行是不是存在,如果存在,就要求中國立即停止這種反人類的暴行。

主持人:他們第一站是堪培拉,應該見了不少議員,當時你在場,他們都見了什麼人?

曾錚:據我所知,他們的日程安排得非常緊,8月15號上午一早到了堪培拉以后,一開始就接受了媒體採訪,然后在堪培拉國立大學有一場演講,然后就是安排了很多議員的見面,據我所知,應該是見到了兩位部長級的人物,見了十幾位的議員。然后16號在議會大廈裡面有一個新聞發布會,然后有一個面對議員,以及議員的高級顧問高級助理的一個演講。那天演講會我已在場,我數了一下,大概去了四十多位議員以及他們的高級助手。

主持人:他們這次見了那麼多的議員,那些議員的反應如何?

曾錚:可以說絕大部分議員表現相當積極,有的甚至表示過去他也看過很多法輪功受迫害的資料,或者是傳單啊,或者是電子郵件啊,但是他都沒把它當回事。但是看了這個報告就覺得:我得站出來說句話了。

主持人:那麼這次喬高與埃德華有沒有去見外交部的人?

曾錚:見到了。是在他們到堪培拉的第三天,是8月17號,跟澳洲專門負責亞洲事務的一個比較高級的官員,大概會談了一個多小時。

主持人:那外交部對此事的態度是什麼?

曾錚:實際上在7月25號的中澳人權對話當中,澳洲外交部已經直截了當得跟中方提出了,應該就此事允許國際獨立調查。那外交部給了這麼長時間去聽取這兩位政要關于調查報告的意見,他實際上已經提出來了,后來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對這件事已經作了表態了。我認為這次是個比較官方的會見,那麼就是一個非常官方的回應,表明了澳洲在這件事上面的態度。第一他認為指控是非常嚴重的,第二他認為應該在這個報告的基礎上展開國際性的獨立調查。

主持人:實際上喬高和埃德華是15號到澳洲的,在18號他倆發表了一個聯合聲明是吧?

曾錚:對,18號的時候,當時他們已經在悉尼了,在結束了堪培拉的訪問后,他們立刻飛到了悉尼,在紐省議會裡面舉辦了一些活動,有新聞發布會,公眾演講會,還有專門針對省議會官員級的小型座談會吧。這些活動舉行完了以后,他們就通過立法委的一個議員向媒體發了一個聯合聲明。聲明的主要內容是就活摘器官這件事達成了一個跨黨派的共識,讓他們感到高興。

同時他們呼籲包括加拿大呀,美國呀等其他民主國家都效仿澳洲,去最后真正能夠促使國際社會,不管以什麼方式,以聯合力量迫使中共最后能打開大門,讓國際社會更有資源,有力量的進入中國境內,對這件事進行實質性的調查。如果這種罪行確實了,就是拿到了更直接的證據,中國必須立即結束這種罪行。

從他們政治家的眼光看,埃德華當時就表示,剛剛到澳洲三天就取得了這樣一個成果,他們感到非常高興,非常難得的是執政黨也說這件事應該展開調查,反對黨說支持執政黨的決定。

我剛才提到,他們這些天見了那麼多的議員,什麼黨派的都有,現在最大的兩個政黨,執政黨和最大的反對黨他們已經公開表態,還有其他許多小黨早就表示支持了,所以他們就認為這個澳洲之行的成果值得驕傲,感到非常欣慰。

主持人:只在三天內取得這樣的效果,應該說是很有成果的。據我所知,在堪培拉以及悉尼的幾次演講會當中,主持人都是議員對吧?

曾錚:對,在堪培拉的第一場新聞發布會中,他是一個聯邦議員來主持的。從他議員的角度講了許多,一個是贊賞他們倆的這種努力,一個是感謝他們到這邊來,向澳洲的政府和公眾分享這樣的信息,另外一個也表示了他對這件事的關注與支持。那麼下午的那場針對議員的演講會,也是一個工黨的議員來出面主持的。因為他們來的時候,正趕上澳州議會在國會裡面開會,那麼有人就提出來,歐洲議會副主席是在任的其他國家高級官員來訪問,那麼就應該對他表示一個官方的歡迎也好,一個承認也好,所以議會開會時就提了出來。

到了悉尼以后,新聞發布會與公眾研討會是由立法委的,基督教民主黨的一個成員來組織,並安排各種會議的所有場地,有好幾天的好幾個場地,都是他來安排的,聯合聲明也是通過他來發布的,表明他是非常非常支持這個事情。

主持人:這次喬高他們來,澳洲傳媒也是非常關注的,好像當天就有報導,包括電臺,電視臺,報紙方面的。

曾錚:對,實際上他們來之前,澳洲最大的電視臺--ABC電視臺「亞太聚焦」這個節目就越洋採訪了當時還在歐洲的愛德華,作了一個比較深入的報導,關于中國被指責活摘器官這樣一個報導。來的當天,他們安排的第一個活動就是接受了「悉尼晨鋒報」的專訪,第二天「悉尼晨鋒報」出了兩篇報導。當天晚上接受了ABC電臺的現場直播採訪,當時主持人除了採訪喬高,還從美國芝加哥接過來一個作者,她也是研究人體器官黑市的,剛剛寫了一本書。在此之后,他又接受了澳州電視臺的「晚間熱線」節目的採訪,這是澳州最著名的政論性評論節目。

加國活摘器官獨立調查報告作者之一大衛.喬高(左)和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史考特。(大紀元胡宥華攝影)

加國活摘器官獨立調查報告作者之一大衛.喬高(左)和歐洲議會副主席麥克米蘭-史考特。(大紀元胡宥華攝影)

主持人:澳洲政要都會看這個節目的。

曾錚:對。頭一天晚上作了這個節目之后,第二天才到議會裡面舉行新聞發布會和針對議員的演講會,很多議員見了都說,昨天在這個節目裡看到了。提出來比較有意思的就是,我認為像「晚間熱線」這樣的節目,它不會輕易的採訪誰,一般採訪的都是總理及部長級,或者是政府方面的顧問。

那麼我感到吃驚的是,採訪喬高作完一次就完了,可是他們連作了三晚上。第二天在國會裡面針對議員的演講會,本來沒打算邀請記者,但是他們申請派了記者,拍了全程的演講會,在當天又播了第二次,專門播了下午演講會的情況。在第三天晚上,他們專門就此事採訪了澳洲反對黨工黨的外交事務發言人,又專門去問工黨對這件事的態度。就是在這次採訪中,工黨說支持澳州政府對此事的態度。而且談到,早就看到這份加拿大的報告,並且向執政黨的外交部提出書面質詢:現在有這樣一份報告,作為外交部,你做了什麼事情。他在採訪中也談到,外交部也正是給他寫了回答,告訴他,我們在中澳人權對話中已經提出來這個問題了。

他們到了悉尼以后,有去主持演講會的議員和議員助理都談到,因為他們每天都看「晚間熱線」這個節目,一連三天播同樣一個話題,在他們看來是非常罕見的。

主持人:是不是「澳洲人報」曾經登過一篇文章,是有關中領館對這次活動的一個聲明?

曾錚:這個也是比較有意思的,「澳洲人報」用的題目是:「中共官員被指責用重手干涉澳洲的議員」。它披露一個事情就是說,因為他們在這之前所造成的巨大影響,我相信作為中共官方感到很大的壓力,所以這兩個人還沒有去墨爾本,中共駐墨爾本的總領事寫了一封信,發給紐省所有的議員。跟他們講這個東西怎麼怎麼都是瞎編的,讓他們不要去。

「澳洲人報」把這件事揭露出來時,在8月21號採訪了支持這件事的一個紐省議員。這個議員就非常生氣,說這就是無恥的干擾。我覺得這個事情,一個是中共感到了非常大的壓力,所以他去做這樣的事情。第二個非常好笑的是,中共的官員在澳洲呆了這麼久,他一點也不了解澳洲人,西方人的思維方式。以一個官員的身分,你去寫信要議員不要去,真是無恥的干擾。我是這裡的議員,我去干什麼,不去干什麼,要你來指手畫腳嗎?所以這個行為就顯得非常可笑,我相信他可能得到來自中共高層,或是國內非常大的壓力,他不得不做一點什麼。

主持人:曾錚你認為他們兩個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而且他們為什麼堅信在中國正在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情哪?

曾錚:你要說大衛·喬高最開始為什麼做這件事情,我還真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這次來呢,因為我跟他們一起出席許多新聞發布會,演講會呀,作為他們的證人。因為我本人有過在勞教所受迫害的經歷。另外喬高寫這個報告的時候,也引用了我用過的一些數據。通過我的觀察,我覺得似乎找到了答案,喬高這個人是非常善良的人,非常有教養,非常禮貌,非常周到。走到哪裡,他是發自內心的去關心所有的人,他不是做出來的,他是非常自然的照顧到每一個人的情緒呀,需求呀。我覺得他本身的善良本性到了一定的境界以后呢,他就覺得這件事情是必須要管的。他不知是從哪個途徑一開始聽到了這個事情,他的那種善非常自然的發自內心去關心所有的人,我覺得這是很少見的。別人覺得他當官26年,國會議員很有架子,可是他沒有架子,他跟誰都去打招呼。

那麼這個愛德華,我就感覺他在西方的政治家當中也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這次他在公眾場合都提到,他為什麼要來。因為今年五月,他到中國親自見過兩個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其中一位叫曹東的,就因為見了他,現在還被關在監獄裡。他說「這個就是推動我來澳大利亞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曹東本人也是活摘器官的一個目擊者,他親自看到他的好朋友身上,就是開了口子了,器官沒有了。那麼這個人,如果他有過一個接觸,他自然有個判斷,這個人講得是不是真話。總之通過埃德華跟曹東還有一個叫牛金平的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他就堅信不疑這兩個學員講得一定是真話。當時他帶了助手帶了翻譯,把跟著兩個學員見面的情況都是錄下來的,但是當他離開中國之前,他就知道這兩個人被抓了。他非常擔心他們的安全,所以他把錄像帶就銷毀了,他心想不要被中共當作證據,去進一步的迫害他們。

另外一個原因,我覺得埃德華比較特別的在于,他對共產主義,對中共的深刻認識。我聽到他在很多場合發言的時候講到,他十年前去過中國,作為聯合國官員要制訂一些與中國有關的政策,他去考察過。那麼這十年以來,他非常鮮明的講,他沒有去看那些高樓大廈,沒有被表面上的經濟繁華所迷惑,他非常鮮明的講中國這十年來,在許多方面是退步了,而不是進步了,表現在對于異議人士的鎮壓,對于言論的鉗制,對于信息的封鎖,還有政治氣候整個都是大倒退。

舉個很簡單例子,他說十年前去中國時,到處都看到有練什麼功的,后來知道光氣功就有幾百種,現在你去,什麼也看不見了,一鎮壓法輪功全部是受了牽連了,現在沒有誰在練什麼了。而且現實就展現給他看,他見的人統統被抓了起來。就因為他對這個事情有個清醒地認識,別的政治家出于他自己的政治地位,出于對自己名聲之類的考慮,他還在如此重大的指控面前比較保守。作為愛德華來講,一個他個人親自見過,他有過直接的接觸,他就非常確信這樣的事情確實在發生。

主持人:這次他們兩個來澳州,是由非政府組織主辦並主持的一系列演講會,可見澳洲非政府組織對這件事情也是非常關注的,對吧?

曾錚:據我所知澳洲有40多個組織與團體和個人,已經加入了法輪功真相調查團,起碼有十個組織或個人表示願意赴大陸去做調查。這次組織和安排兩位政要的是一個叫「全國公民事務委員會」的組織,另外一個組織使用了一個人名字叫愛德蒙。萊斯的組織。他們都是全國性的,在紐省的影響力非常大,他們想了解有沒有法輪功被遣返回去,回去受迫害會怎麼樣啊,慢慢發現還有活摘器官這麼可怕的一種指控,作為他們的立場來說,他們本來就是捍衛人權的,那他們就覺得他們必須要做一點什麼。

主持人:就在歐洲議會副主席埃德華訪問澳洲期間,在中國也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高智晟被抓了,你認為這兩者之間有沒有聯繫?

曾錚:事實上在高智晟被抓的消息公布后的第二天,剛好我和愛德華,喬高一起接受了馬來西亞一家電視臺的採訪,這個採訪是關于他們澳洲之行,和活摘器官這個調查報告的。當時在採訪結束之后,喬高對那個記者說你能不能專門就高智晟被抓這個事情,對愛德華做一個採訪。那個記者就同意了,當時我聽見愛德華跟記者說,我認為高智晟被抓就與我的澳洲之行有關。然后他就講到了他今年5月份到北京去訪問的時候,本來是要見高智晟的,但后來他周圍的很多人都勸他,不要這樣做,這樣會對高智晟很危險,然后他們就舉到聯合國的專員調查的時候去見了高智晟,為此中國方面製造了一起車禍。

主持人:那末喬高和愛德華結束澳洲之行后,他們還要去世界上其他國家做類似的這樣的演講。

曾錚:對,他們在澳洲的最后是布裡斯本,然后就直接飛到新西蘭,我相信在新西蘭也有類似的活動,在這之后,他們還要計畫還要去其他許多國家。事實上從這個報告出來之后,可以講報告的兩位作者,兩位大衛真的是馬不停蹄去了許多國家,歐洲呀,美國呀,香港呀,這次包括澳洲呀。我能感覺到因為他們從政治家的角度去看這個事情,他們非常希望推動一個或者是由聯合國主持的,或者是由紅十字會組織的,或者是由國際特赦組織的,這樣的一個非常實質性的調查,而不是停留在口頭上去譴責一下,或者去要求一下,那他實實在在的是想橇開中共的大門。

主持人:也就是說到中國去進行獨立的調查。

曾錚:對,而且適用國際的組織,這個本身就構成了國際社會要求中共打開大門,允許國際社會調查,有了一個基礎,而且喬高還談到,要和一個大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合作,他會非常努力的促成這些大的組織的。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這次節目就到此結束,感謝收看「中國聚焦」,我是桑妮,下次節目再會。

(2006年8月首播。)

轉載自:http://www.ntdtv.com/xtr/b5/2006/08/29/a48395.html#video

Treating the Press as Props for a Puppet Show About U.S.-China Relations

Treating the Press as Props for a Puppet Show About U.S.-China Relations

音樂製作人:史上最好演出 改變生命

音樂製作人:史上最好演出 改變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