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追查國際最新公告談起

從追查國際最新公告談起

「希望之聲」【聚焦中原】節目 2010-05-3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收聽《聚焦中原》,這一期節目我們邀請的嘉賓是作家曾錚女士。

曾錚:由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出的公告,叫做搜集610辦公室成員名單和罪證的公告,他是四月二十四號發布的。那主要內容就是追查國際通過這麼多年追查迫害法輪功的過程當中,已經初步的建立一個610辦公室這樣一個資料庫。

現在為了保證資料庫的準確完整,保證真正的罪犯不至漏網,他就發布進一步的公告,請全社會來幫助進一步的搜集、提供辦公室的成員名單和罪證。那麼可以引起大家注意的是,這個公告的內容特別具體,他講的非常明確。

他搜集主要是在610辦公室負責人和主要的成員,比如說各級的黨委,還有直接處理法輪功問題小組的組長和副組長,或者是主管政法工作的副書記或者是紀委書記,也就是說他要求提供從99年6月10號;那是610辦公室成立的日子,一直到今天為止,各級610辦公室歷屆的主任,副主任和主要成員的姓名、出生年、月、日、任職時間的年齡,性別、任職的時間段,以及他在任職期間主要的罪行。

那麼這個就是說是一個非常具體的要求,就算這個人已經主動說我以後已經停止迫害、不參加了,已經調離610了,不再做這方面的工作了。甚至因為他自己反對迫害,而他自己也因此遭到迫害了,但是也要把它加以說明,以便能夠保持資料消息準確和資料的完整性。

從這個公告當中你就可以看到,這個不是說講兩句口號,是說嚇人的。那麼這個資料庫如果完整的建立起來,我覺得他將是一個非常有歷史意義的事情。因為在中國歷屆發生什麼運動也好,在運動當中死了多少人也好,比如說大躍進裡面說死了就幾千萬人,文革當中斗死了四百多萬人,但是直到現在為止,沒有具體個人為這個行為承擔任何的責任。

甚至中國的民眾當中很多人有這樣的思想,就覺得如果說個人去殺了一個人,殺人償命要追究他的這種責任,這個大家都是認同的。但是現在很多人就覺得如果是一種組織行為、組織犯罪,或者是打起仗來了,那麼在這當中所造下這種罪業、所欠下的人命好像是不必負責的。

中國共產黨員經常講叫做「集體負責制」,那麼就一個集體負責,就把每個個人具體罪行給一筆勾消,就抹殺了,甚至這筆糊塗帳就有可能如果大家不去努力、不去記住它、不去追究的話,蓋子一蓋就永遠沉澱在歷史長河當中了,就得不到追究。

這個公告發布我相信會有很多有正義感的人、或者有心的人真的就會去搜集這些主任、副主任、主要骨幹,這樣的力量,那麼就建立一個完整的資料庫,留給歷史時候,我們可以完整看到在這個歷史期間,真正一個歷史劃線。也就說你每一個人你是主動去執行犯罪也好,或者是你被動的但你也是在犯罪也好,那麼每一個責任人,你在這個歷史過程當中,你所扮演的角色你所做出來的行為,你是要對自己負責的,你是要對將來負責的,如果在這期間你真的在你手裡頭出了人命也好,出了致死致殘那些案也好,出了這些責任也好,那麼對不起,這個責任就是要記到你的頭上的。

當然現在中共在保護,那將來法治健全的社會裡面,這些人如果罪證足夠到刑事法庭上去起訴他們的話,我想他們應該承擔責任。我覺得這個工作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具有歷史價值的內容,所以基本上他就是一個非常具體的一個要求,這些610辦公室各級的正副主任,主要成員的所有的人任職的時間,姓名、年齡、你在任職期間做了什麼,那麼這樣一個資料庫建立起來,我想沒有哪一個人能夠逃脫自己的罪行。

從99年四.二五到現在你回過頭來看11年過去了,四.二五萬人和平大上訪,他真的是在中國的近代歷史當中是開了一個歷史的先河。那麼在結合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所發生總總的表面上不為人知,但是非常慘烈、非常悲壯這些事情,也可以講四.二五他實際上也是正邪大戰的一個序幕。

在這11年當中,不知不覺當中可以看到一種正邪力量的一種反轉,雖然剛開始可能中共最初開始鎮壓的時候,電視、報紙、電台24小時都在播送迫害法輪功的新聞時候,全國大面積抓捕的時候,當時真的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在那樣一個可以說黑雲壓頂的恐怖形勢下,法輪功學員非常了不起頂住了這種壓力,然後這麼多年雖然遭受非常慘痛的迫害,但是一直在堅持著,堅持他們信仰自由的這樣一個權利,堅持揭露中共的包括610系統的罪行這樣一種行為。

那麼到今天為止,四.二五和平大上訪11周年,你可以看到正邪力量已經開始在反轉,他正的力量在上漲,邪的力量自然就在消弱,就包括追查610辦公室罪證這樣一個公告,也是一個正邪力量的反轉。

就說受迫害的人他不再是被動的受迫害,而是反過頭來以各種各樣的行為,比方在國際上在世界上各個法庭當中去起訴那些迫害法輪功的這些首惡,像江澤民、羅幹、周永康等等這些人,包括這法律上的行為,以及這種主動出擊搜集610系統和其他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各級官員或是警察責任人的他們罪行的這些行為,都能夠看到正邪力量一個反轉。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大家看的越來越清楚,在歷史進程當中走到今天,將來會向哪一個方向發展。我覺得可以講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一個從中華民族歷史看來是一個非常大的悲劇,是把這個民族投入另外一個浩劫當中。

剛才談到四.二五和平大上訪,其實在當時中共的總理朱鎔基他接見了法輪功學員,然後法輪功學員也是講了自己的訴求,就是說要求有一個正常出版法輪功書籍的權利,一個合理合法的一個修煉環境,以及他們把之前抓捕的40多名天津法輪功學員放出來,就是這麼幾個非常和平的要求。

當時朱鎔基也做了非常好的回答,甚至在過後中共發言人還出來在電視裡頭公開的講,民眾有選擇信仰、煉某種功的權利,也有不煉某種功的權利。作為中央也沒有去干涉民眾這種權利,也不會去干涉,還做了這樣非常好的姿態。

當時那天事情非常圓滿的解決,很多人雖然出現了,但是沒有出現任何暴力的衝突,非常有秩序的來了,非常有秩序的走了。走的時候地上連一個煙頭、紙屑都沒有,連法輪功學員把警察扔的煙頭都撿走了。中外媒體都非常驚嘆,就說這部分人怎麼這麼訓練有素,然後覺得中國民眾怎麼突然有這樣勇氣,或者說也覺得當時的領導人他能夠用這樣和平對話方式,把這麼多人的大上訪事情這麼圓滿的一個結束了。

那當時大家都在讚歎,也可能是開了中國歷史的一種先河,因為在這之前,10年之前1989年六四大屠殺大家都還是記憶猶新,那個事件是流血和暴力和鎮壓來結束掉的。那如果說四.二五和平大上訪之後,真正能夠按照6月份中共中央發言人在電視上講的那樣,允許民眾修煉中央不干涉。如果按照那樣的方向發展,只是當時在中國已經有一億人在學煉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做好事不傷害別人、遇事找自己原因,處處做好人要先考慮別人。如果說有一億人都在這樣做的時候,實際上那個時候已經不知不覺的,帶動了中國社會的道德。中國社會的社會環境,或者拿共產黨的話來說這個精神文明正向一個非常良性的方向發展。

當時報紙上經常出現很多什麼好人好事,98年來什麼洪災多少捐款的人....,很多都是法輪功學員。在他們修煉了之後,按照修煉法輪功所謂的心性標準,也就是道德標準要求自己的時候所出現的。就是在這麼大的一個人群,每個人都在默默的要求自己做好事的時候,它反過來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很多警察都在想,社會上人哪怕只有一半人都在煉法輪功,那社會都不需要警察了。

如果社會能夠朝向那樣的方向發展,這麼多人在做好人的時候產生的精神的力量,他一定會轉化這種物質上的教育。如果法輪功在那個時候我看到他能夠按照他原來的那種自然的、健康的狀態,人傳人、心傳心,也不用做什麼宣傳自然的發展下去的話,我覺得能夠做到最大的益處。

還有他這麼多人,原來一個人可能要花很多醫藥費,這麼多人身體都健康了,也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藥費用。當時朱鎔基在香港就曾經講過,法輪功讓他們煉好了,如果每個人能給國家一年節約一千塊錢醫藥費的話,那這麼多人是多大的一個數字啊。

不管是從他對整個社會的精神面貌的改善,從他袪病健身這種良好的效果來說,其實受益最大的是誰呢?是這個社會的當權者、當政者。很多都是非常感人的事情,自從煉了法輪功之後,他做領導幹部的他不貪、不詐錢,人家送了禮他一定要想辦法送回去;到銀行去取錢人家多給他一萬塊錢,他一定會送回去。

如果這個社會真的都是這樣的話,那他怎麼會不和諧呢。還用得著你天天喊和諧社會、和諧社會,去喊這些嗎?但是非常遺憾的, 6月份,中共的發言人一方面在電視上繼續講這樣的話,另外一方面6月10號它就成立了這樣一個超越於全國所有的黨政和司法機關之上的一個所謂的610辦公室,完全是不按法律辦事的。

用這種你可以講行政的命令也好,或者黨務系統的命令也好。就是說凌駕於法律之上,然後把這麼多一億人以及他們所有的親戚家屬,一下就置於一種毫無法律保障、毫無人身安全和生命保障的這樣一種恐怖的高壓下。然後投入這麼多的人力物力去鎮壓這個社會當中最善良、最想做好人的,而且真的是扎紮實實在做好人的這樣一個群體。

那麼從此以後這10年當中,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為了這場鎮壓。首先必須付出巨大的人力物力代價不說,如果說「真、善、忍」受到打壓的時候,做好人的人將受到迫害的時候,自然「真、善、忍」反面的東西--「假惡暴」在社會上就滋長起來了。

所以你現在回過頭來看,這個11年的鎮壓帶給這個民族的是什麼?除了這一場浩劫之後,我覺得是失去當初由於法輪功的這種弘揚所能夠給中國社會帶來的良好的改變的這樣一種環境、這樣一個機會。反過頭來說,共產黨它也真正的失去跟民眾和解,或者清贖它之前的罪行這樣子一個機會。

那麼把自己真正的,就像《九評共產黨》當中說的,就是說通過迫害法輪功這樣子一件事情,真的是在自己的棺材上自己給自己釘上了最後一顆釘子。這件事情在今天看來是非常可悲的。它做出了這樣一個歷史的選擇,自己給自己的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同時也讓中華民族承擔了巨大的代價。

到今天來看社會的道德水準比10年前是怎麼樣?你經濟表面上看起來是發展,社會的矛盾、社會的人文環境怎麼樣?道德環境怎麼樣?自然資源環境怎麼樣?

你看看現在一天天的惡性事件,前幾天看到的一個拆遷戶衝到幼兒園裡去亂殺亂砍,一下子砍傷30多個,這麼惡性的事件不斷的能夠聽到。這個社會發展到今天,難道跟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關係嗎?我覺得絕對有太大的關係。所以在這樣一個重大的歷史事實面前,在這樣一個重大群體面前,非常遺憾的,中共作出這樣的選擇,使整個中華民族、整個國家走到今天這樣一個狀態,我覺得是非常遺憾的事情。

就說正的、善的東西受打壓,自然負的、惡的東西它就會抬頭,它就會上去,然後到最後因為中共喊鎮壓法輪功的調子越來越高,投入的人力物力精力越來越大,最後它變成一切都是圍繞著法輪功轉。就包括中共在海外推廣的一些事情,也都是圍繞著法輪功轉,怎麼樣能夠搜集法輪功學員的名單,或者是消除法輪功在社會上的影響,法輪功要是搞一個活動,它就要去給所有的海外議員發威脅信,不讓他們去參加。它國內的一切公安、司法系統圍繞著法輪功轉不說,連海外領事館的外交活動都圍繞著法輪功轉。

包括江澤民去開世界經合會首腦會議的時候,還給各國領導人發一本污衊法輪功的小冊子,在外國元首看起來這都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但是它真的也是沒有辦法了,因為它把自己推向了這個位子,跟搭梯子一樣,越搭越高最後它下不來,就只有垮掉。到今天為止,它背負著鎮壓法輪功的包袱太重了,它手上的血債太重了,已經說是放不下了。

你說它給中華民族帶來了什麼?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的歷史性的選擇,非常遺憾的,中共走到這一步。現在大家可以看到的是,它只能是加速自己的滅亡,它只能加速的把自己推到人民的對立面,或者是把更多的民眾推到它自己的對立面,所以它失去了所謂的建立和諧社會這樣一個歷史性的大的機遇,非常非常遺憾。

《九評共產黨》真的一針見血就提出來,共產黨從它產生的那一天起,先天就攜帶著九大邪惡基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它就是用這種「騙、煽、斗、搶」啊,就是說你看這麼多年它的歷史就是這樣走過來的。就是因為它的這些東西跟法輪功所提倡的「真、善、忍」,可以說是兩個極端。

其實從打壓之前,前三年就是96年中共公安系統就派很多特務打進法輪功學員當中,他們當時真的是雞蛋裡挑骨頭,都挑不出法輪功的半個毛病來。很多混進來的特務最後受感染了,他最後也成為法輪功的弟子。

其中有一個公安就特別明顯,他就是專門抓吸毒犯的,抓販毒犯的。他說我當了這麼多年公安,我專門抓吸毒的,任何一個人他只要一吸上毒就絕對不可能戒掉的。只有他看到有的人修煉法輪功以後,真正把自己的毒戒掉了,真正從社會的一個渣子成為對社會對家庭有益的人。

當他看到這樣的事情他真的非常激動。有一次他衝上台去,把他手裡錄音的,就是搜集錄音看看你們在搞什麼邪門歪道,最後他自己衝上台去,把手裡的錄音機的磁帶當眾就把它砸碎毀掉了。他說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派來卧底的,但是我今天聽到你們這樣的心得交流,吸毒的都能改好,我做那麼多年公安從來沒見過,我太感動了,我也要修煉法輪功。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它都挑不出法輪功的半點毛病來,那麼就只能是說讓它自己在道德上存在的一種非常大的尷尬;它會覺得法輪功這麼正的東西如果在社會上宏揚開來,那這個法輪功的存在本身就會威脅到它的存在,它要不呢就得規正自己,如果它不規正自己,只有被解體走向滅亡這條途徑。

那麼不管它是規正自己還是解體自己,這個邪的東西都將不會存在。所以你也可以說共產黨在那個時候實際上它是非常深刻的感覺到了法輪功存在,法輪功的正對它的邪所帶來的這種根本的存在性的問題。

包括中國人到海外跟很多人講起法輪功受迫害的慘狀的時候,幾乎所有的西方民眾都會問同樣的問題:共產黨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啊?為什麼這個當政者會鎮壓法輪功?他們想不通。其實就是說因為中共這個政黨它太特別了,它太不一般。它自己本性當中的那個邪的東西,真的感受到了這種深刻的東西.,所以它邪的東西也可能說是歷史的必然,它就會必然的去妄想的把你的這正的東西打下去,然後它的邪的東西不就上來了嘛!

我覺得最根本的是,它的本性上的邪它容不得法輪功的正,或者法輪功的正會威脅到它的邪,在我看來這個是它打壓法輪功最根本原因。

世界上很多民眾他們不能理解也不敢相信,就說一個政權一個政府一個政黨會用這麼血腥的手段去鎮壓法輪功的學員,包括最極端的,不但今天有名有姓的這個迫害死3千多個之外,它還把不知數目的法輪功學員,讓他們成活摘器官的犧牲者,就是說把這些人通通的抓起來,然後把他們集中的關押起來,然後去把他們的器官拿下來,活活拿下來去賣錢。這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了這樣的空前絕後的,這樣的罪行的犧牲品。

所以海外的民眾,真的很難想像也很難理解,因為他們沒有在中國的這種社會生活過,他們體會不到、想像不到在中國社會那種恐怖和邪惡,就是說共產黨把它那個邪教發作起來,所有的東西都是順著它。

那麼做為法輪法學員是怎樣去面對的呢?我覺得這個也是一個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情,就是說他們沒有選擇屈服,但是他們也沒有選擇揭竿而起,或者就是用任何暴力的、泄憤的手段。我剛才提到有人什麼民眾被拆遷了,他為了泄憤就衝到了幼兒園裡面去亂殺亂砍。就是說社會的不公發展到那個時候,很多人就選擇了報復社會,非常極端的去做出一些事情。

那麼法輪功學員,我覺得他們是真正的中國歷史上可以講第一次,這麼有原則的、這麼有勇氣的、堅定的對這種血腥鎮壓和迫害說不。但是同時又是非常理性的,始終不管他們自己承受再大的苦難,他們也絕不選擇極端和暴力。始終堅持十一年如一日,堅持做的事情就是一個就是講真相,揭露這個迫害。

包括現在搜集迫害的610系統或者的其他人員的迫害的證據也好,或者是把這些迫害的罪犯或者是迫害的首要負責人送上國際法庭也好。這些都是在文明的世界上所做的,文明的、和平的、理性的這樣一個選擇。雖然他們承受的非常多,幾千人已經付出了生命代價,更多的人可能真的到現在為止還在流離失所,家破人亡。

但是他們用自己血肉之軀的承受,我覺得是為中國的民眾開創了一個和平的、理性的去解決問題的這樣的一個道路,也避免了給社會帶來了任何一個更大的動蕩。堅守住了這個原則之後,就會為這個社會帶來了新的希望。我覺得在扭轉社會中很多惡的因素,然後用善,真的是用大善大忍來化解這場大惡。給中華的民族樹立了一種典範,也讓大家看到了一種希望。

這之前很多人特別是「六四」鎮壓之後,很多人是陷於了一種特別的絕望,就覺得這個政權雖然非常邪惡,但是它手裡有幾百萬的軍隊,它有槍、有多少萬的警察,我們是誰也不能怎麼樣的,誰要敢怎麼樣,就開槍鎮壓。大家只有說不去想自己的原則,然後在它允許你乾的範圍內去醉生夢死也好,花天酒地也好,去貪、去搶、去偷也好,去干這樣的事情。

那麼這一次通過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十一年如一日反迫害,讓大家看到了,看到了還有一種新的方式,看到了中華民族在道德回升之後,所給中華民族所帶來的這種勇氣,以及這種正的這種力量。這種力量,真的他才是中華民族的一種希望。

也就是在中共這麼邪惡、這麼殘暴的六十多年的血腥鐵腕統治當中,第一次有這樣一群人真的頂住了這種的打壓,那麼他們用自己的脊梁骨頂住了打壓的同時,其實也給其他的這些民眾開創了一個更加寬闊的一個空間。那麼他這種反迫害的經歷,尤其是他這種揭露迫害的這樣的一種方式,也給其他的更多的民眾帶來很多啟發,帶來了很多幫助,帶來了很多希望。

舉個簡單的例子,法輪功學員為了突破中共這個網路封鎖,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在又沒有錢又沒有財力支持的情況下,完全是用自己義務時間付出,在沒有任資金的情況下,那完全就是用自己的智慧開發了這種突破網路封鎖的很多種的軟體,自由門、無界、花園啦、動態網啦。

這些東西剛開始可能是想幫助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能夠突破封鎖看到海外法輪功的明慧網站,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中共網路封鎖的加劇,越來越多的民眾渴望了解真相,所以現中國國內的很多的其他的非法輪功學員網民,越來越多的也在使用這些突破封鎖的網站。

包括最後像是伊拉克、緬甸、伊朗的人民,他們最後也發現了當他們國內出現了任何局勢,當局封鎖消息的時候,他們也必須要藉助這樣的網站,才能將國內發生什麼事情傳到自由世界。

這個時候你就能看到法輪功學員他為了自己反迫害、爭取自己的信仰自由所做的一切,不但是給中華民族樹立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和平理性反迫害的典範,同時他所做的這些努力,也給不光是中華民族,包括全世界的這些國家民族的人民都帶來了惠益、都帶來了希望。

所以現在有很多人說,特別是從中國大陸走出來的,真正了解中共的這種本性的這樣的知識份子,他們都在講法輪功是未來中國的希望。就算是中共的政權解體以後、崩潰以後,將來中國社會在這樣一個滿身傷痕的基礎上,要進行重建的時候,法輪功他所能體現出來的這種道德力量,也是大家看到的是未來中國的一個希望。心靈的那種凈化,道德的回升,所帶來的心靈震撼,我想都是整個法輪功在世界上他的宏傳也好,他的存在也好,給人類所帶來的無比嶄新的、新的希望。

轉載自:https://www.soundofhope.org/b5/2010/05/03/n88625.html

 

Ode To Autumn 「數樹深紅出淺黃」

Ode To Autumn 「數樹深紅出淺黃」

【世事關心】修道者的足跡

【世事關心】修道者的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