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優曇婆羅花談起

由優曇婆羅花談起

親愛的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收聽希望之聲《聚焦中原》,這一次節目我們邀請的嘉賓是作家曾錚女士。

點擊收聽:

 

曾錚:優曇婆羅花,據現在的報導來看,最早發現這個花的是1997年的時候,在韓國的一家寺院當中。當時的方丈在一個金剛如來像的胸前,發現了24朵優曇婆羅花,因為韓國據說有40%的人都是信佛教的。從那以後,後來又陸陸續續在別的寺院當中也發現,現在大家在網上看到很著名的一張照片就是一個佛像的面部開著優曇婆羅花。

實際上佛經當中對這種花早就有記載了,「優曇婆羅花」它是印度語,就是古梵語、古印度語,它意思就是說靈瑞花、也叫空起花、也叫起空花。那它的意思就是「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意思就是說,佛經當中也記載,這種花3000年才開一次,它的出現就意味著轉輪聖王在人間正法。

那現在的佛經記載,剛好是三零多少多少年,也就是3000年一現的花,那個時候也剛好是現在。從最近幾年開始,已經有非常大面積的優曇婆羅花的報導出現在世界各地、在中國大陸。比如說你到網上去,尤其到大紀元網站看,他有優曇婆羅花的專題,你打「優曇婆羅花」去搜索,就可以搜索到非常非常多的報導,而且有大量的圖片,有的是那種非常詳細的顯微圖片,就是用顯微鏡把它放大。

特別是香港網站上有一些文章,真名真姓的,他自己是一個博士,叫劉超祺,他在西貢自己有一個小房子,裡面開的花現在據說有600多種了,陸陸續續這麼多年開的。那麼他做了非常大量的研究和詳實的報導以及顯微的圖片。所以現在在全國、全世界包括中國各地,都已經不是非常稀罕的事了,尤其是在海外,你能夠看到這些自由網路上的報導,已經可以說是非常普遍的一種現象了。

我想會開始報導,主要是它出現了,因為這種花不是通常意義上我們能夠在任何地方見到的花,它出現和開放的地方,要在一般的花來看,根本不可能的。它有時候長在鋼管上,有時候長在木頭上,有時候長在玻璃上,有時候長在瓦片上,什麼汽車門把手上、防盜門上,然後有時候也長在其他的花的葉子上頭,或者是葡萄上面、蘋果上面、香蕉上面,很多讓你匪夷所思的一些地方它都開放了。

那麼它大面積的出現,因為新聞報導就是這樣的,它只要不是一個平常能夠見到的,是比較稀奇的事,自然就會引起媒體的關注,會引起媒體的報導。再加上我剛才談到,佛經當中本來就有對這個東西的記載,那麼信仰佛教的人,或者是對佛經有一定研究的人,他們也是在想:在2000多年前釋迦牟尼佛時代的時候,祂也有談到,當這種花大面積在人間出現的時候,可能人間會有大事出現,或者金輪聖王或者轉輪聖王要到人間來正法。

結合著現在這種花的開放,還有這些年世界上很多各種各樣事情的發生,有很多人也慢慢在想,為什麼佛經當中所記載的現在出現了,這也引起大家的思索吧。

我覺得首先是這種現象出現了,然後有這種報導,尤其現在這種網路和科學的發達,能讓人圖文並茂的看到這種花在顯微鏡下是長得怎麼樣的,不是像中共的媒體或者所謂的專家,非常不負責任的說,這是蟲卵什麼卵啊。這並不是你否認就能否認得了的,就像我剛才提到了香港的劉博士家裡開了幾百朵花,他做了非常詳細的觀察、非常詳實的報導,你能夠看到顯微鏡底下優曇婆羅花的花蕊和花瓣開放的樣子,它跟蟲卵有非常大的區別。

因為有這些現象的出現,大家慢慢去想,它的出現意味著什麼?你說從植物學上,從任何上面你歸納不到任何地方去,自然會引起人們對很多事情的思考。

大家都知道,從中共產生的頭一天開始,它就是無神論的,它否認現存所有人類的文明,砸爛一切所謂現存的人類社會秩序。特別是中國共產黨上台以後,大力的鼓吹無神論,在文化大革命中反四舊,破除封建迷信,把所有中國古代傳統的幾大宗教,包括傳統的文化統統當作什麼四舊、封建迷信,統統都打倒。

優曇婆羅花的出現本來就是佛經當中記載的,這個名詞本來就是佛家的名詞,它所帶有的寓意,能讓人們聯想和思索最基本的對於生命、對於世界,對於人世間所發生的很多事情跟共產黨所宣揚的無神論的不同看法。就是說如果它一旦承認了佛經中講的事情,幾千年之前講的事情現在在人間發生的話,那麼就等於從根本上動搖了共產黨理論的基礎,或者它賴以維持它政權的基礎,這對它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恐懼。

所以你就會看到那種非常可笑的現象,在海外明慧網上就可以看到這種報導,說某某法輪功學員家裡出現了優曇婆羅花,然後他自己照了照片也好,或者他自己向海外明慧網投稿也好,就這麼一件事情,過了沒兩天,中共就跑到這個學員家把這個學員抓起來了。這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聽起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家出現了這種花,他如實的報導一下,為什麼你因為這個就恐懼到要把他抓起來的程度呢?

其實說奇怪也不奇怪,因為中共這麼多年來所能夠賴以統治中國的理論基礎就是這種無神論,尤其這麼多年來它把中國搞得到民怨沸騰,搞得一團糟,它的合法性受到了強烈的質疑。所以說如果它所賴以生存的合法性,什麼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它的這種無神論,受到一點點挑戰的時候,那都意味著是對它政權合法性的嚴重挑戰。中共動不動就說亡黨亡國,它真的把優曇婆羅花這事情也……對它來說也是一個亡黨亡國的、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它會極力去封殺這種事情也是不奇怪的。

這些年它所謂的改革開放以後,廟也建起來了,和尚也發工資了,現在又在世界各地建孔子學院。對於佛教、傳統的文化、儒教這種表面的形式它允許你恢復,但是真正一旦涉及到核心的東西,一旦涉及到有人會真的去相信佛經上所說的事情,多少年前的預言正在今天展現的時候,一旦真的觸及到這種核心的內容時,它馬上就不能容忍,這種事情它不敢讓中國人民知道。

最近比較有意思是中共官方的媒體中新網報導了,在江西廬山地區某某居士家裡出現了優曇婆羅花,這個報導可以說是很正面的報導,他也否認了原來講說是蟲子的卵,草螟蟲的卵。這一報導之後,大量的其它什麼人民網等等……現在在谷歌上去搜,大概有上千種、幾千家,各種官方的媒體都去轉載了。當它報導之後,海外的《大紀元》媒體也去轉載了它所報導的事情,但過了兩天它又趕快刪除了,然後到處去找就找不到了。

也有人分析,這事情本身就說明,可能中共現在裡面也不是鐵板一塊,或者也有人對中共鎮壓法輪功有所疑慮,或者不得人心。其實如果能真正接觸到自由媒體報導的這些人,他就知道近幾年大量海外的媒體,《大紀元》也好,《新唐人》也好,這些媒體都大量的報導了優曇婆羅花在全世界各地的出現。

包括美國神韻藝術團去年的巡迴演出,也有一個舞蹈叫作《婆羅花開》,當時真的是在全世界影響很大。國內可能有的能夠接觸到這個報導的人,他也知道報導優曇婆羅花最多的是什麼樣的媒體在報導,就是海外的《大紀元》這些媒體在報導。所以它在國內這個時候也出現了,它也由這種角度去報導的時候,甚至它還說被海外廣泛報導的這個什麼花在我國也出現了。從這一個方面來說,它間接的承認了海外這些自由媒體的報導,或是說這些自由媒體的說法。大家就在猜測裡面是不是有人對鎮壓法輪功有不同的看法,他用這樣的方式來透露這樣的消息,或者是來表達他的某種信息,當然也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但對於中共中宣部掌管宣傳的這個人來說,他絕對不敢允許這種報導和神佛相關的新聞出現,哪怕你真的是鐵的事實,他也要在意識型態上控制著,所以才會出現報導了兩天,然後又在海外報導了它的報導之後,他又趕快把它拿下去。這個現象也是讓觀察人士覺得可能是比較有事情的一種現象,可以講中共本身也讓他非常難堪。

那你從另外一方面講,咱中國老百姓有一句話叫作:「人算不如天算」,就說你人控制得再嚴密的事情,有時候也不在你的控制範圍之內。去年《錦州晚報》裡面就照了一張照片,它本來是要報導街上什麼紅旗招展,要迎接什麼什麼中共建政60周年怎麼怎麼樣。可是那個頭版頭條的那個大圖片裡面,你仔細一看,那個紅旗招展,紅旗都是插在那街上的欄杆上,那麼在第一個欄杆上面就不知道誰寫了個「天滅中共」。

當然我相信這個記者去照這張照片的時候,他沒有看到那幾個字,他眼睛看到的是紅旗,那麼登照片的時候,中共的這些媒體都是層層要審查的,層層審查的人也沒有看到,但是當它一旦被印出來的時候,那麼這麼多廣大的讀者,這麼多雙眼睛去看的時候,就有人看到它。那這種就叫做鬼使神差,不是說他算計到了,我要把這個東西拍下來,他如果真拍下來,他絕對不敢放上去,他不知道,但是這樣一個信息在《錦州晚報》的頭版上,「天滅中共」,什麼「三退保平安」,這樣的信息就透露出來了。

就包括貴州現在傳得非常有名的一塊石頭「中國共產黨亡」,中共把它起了個名字叫作「救星石」,它只宣揚前面那幾個字──「中國共產黨」,不去提後面滅亡的那個「亡」字。但這就是天意,不管你用任何方式,有時候就以讓你算計不到的方式,今天露出來一點,明天露出來一點。

但是事實上我覺得真正有思考能力的人,他就會去想為什麼會這樣,中共就是鐵板一塊的對媒體控制,為什麼還三番兩頭控制不住,今天冒出來一個這個事情,明天冒出來一個那個事情?當然你可以說可能是體制內有人同情法輪功,但是反過頭來,你也可能想,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的另外一種表現。

對於優曇婆羅花為什麼現在大面積的在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各地開放?可能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想法,其實幾千年之前佛經中就有記載,那也就告訴了你,今天它的出現意味著什麼。也許轉輪聖王也好,金輪聖王也好,或者在人間傳正法也好,祂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者它到底對映著今天人間發生的什麼事情呢?

那麼轉輪聖王到底是誰呢?祂在人間正法指的是什麼呢?這個事情為什麼中共媒體會去封鎖呢?因為確實祂存在著,我覺得這是對於人怎麼樣去看待這個世界,看待這個生命,看待人生存價值的一種很大的挑戰。可能有的聽眾朋友會覺得比較抽象一點,比較形而上一點,但是實際上這個東西講出來又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是對我們每個人都非常相關的一個問題。

比如說你怎麼去看待這個世界,你可以覺得一切就是這樣的,自然就是存在的,但是你換一個方式說,宇宙、星球的運行,一切能夠這麼平穩,能夠這麼平順,能夠這麼有規律,你都能夠算計到哪一顆彗星什麼時候能夠回到太陽系裡來,哪天你能夠看到日全蝕。它這麼有規律,那是什麼力量能夠造成它這樣存在的呢?

牛頓當年有個非常有名的故事,他做了一個太陽系的模型,九大行星圍繞著太陽轉,月球還圍繞著地球在轉,這樣一個非常有趣的模型在那兒轉,這個時候他的一個朋友來了,這個朋友是不相信神的,他當時一看,哇!牛頓這個太陽系模型做得這麼精巧,轉得那麼像一回事兒。他就問牛頓:「這個東西是誰做的呀?」牛頓就說:「沒有誰做的,它自然就存在了。」那個朋友說:「開什麼玩笑,這個東西怎麼可能自然就存在那兒的呢!」當時牛頓就說:「我這一個小小的模型比起真正的太陽系,或者真正廣袤的宇宙當中的星球的那種和諧,那種龐大,那種複雜的程度,不知道相差了多少倍。」他說:「連我這個小小的模型你都不相信沒有人管它自然就會存在,自然就會進化成這樣,那麼這麼廣大的宇宙沒有一個『上帝之手』怎麼可能?」

我當時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震動,那麼你再去看看這個世界,優曇婆羅花它能夠在今天出現,它意味著什麼?很多法輪功學員都在講,《明慧網》的報導也都在講,我就覺得這些年來,在世界上或者在中國會有一件非常非常大的事情。

首先法輪功的出現,《轉法輪》這本書的出現,他改變了一億有餘的人的思想或者他們的人生道路,甚至可以講已經改寫了中國的歷史。不管鎮壓法輪功也好,或者法輪功的出現使一億人走向道德回升、身體健康也好,他已經是一個你不可否認的社會現象。然後就在鎮壓法輪功之後,一個這麼大的國家,在最嚴重的時候,它能夠傾盡一個國家1/4,甚至到1/3的財力來對付這樣一個團體,然後以為3個月之內就可以把他搞下去。

610這個專門鎮壓法輪功的什麼系統,它一年能用多達上千億人民幣的資金來對付法輪功,但是它也沒有對付下去。10年之後,尤其像台灣就是一個非常明顯的例子,99年的時候,鎮壓之前可能才有5千人煉法輪功,經歷了10年的鎮壓,現在可能有50萬人煉法輪功;10年之前有40個國家的人在煉,那麼到現在是114個國家和地區。

也就說10年的鎮壓,中共等於傾盡國力,這麼多年它表面上在乾的那些事情,很多時候它是為了給外界看的,但是它們內部都知道,花了多大的心力要把法輪功搞下去,傾盡國力,它不但沒有搞下去,今天法輪功反而走向世界,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地演出,在上流社會,從上層的藝術界到政界,到企業界、金融界人士對於他的這種發自內心的讚歎,他在全世界各地可以說是繁榮發展。

而在中國各地,你現在去問很多從中國大陸來的,幾乎沒有人說他們沒有看過法輪功的真相,沒有聽過人家跟他講真相,包括現在大家正在講的「天滅中共、天滅中共」,到現在為止,共產黨也就是7千萬的黨員,但是到現在,退出中共的黨員、團員和少先隊員的中國人也已達到7千萬這個數字了。

釋迦牟尼佛第一次在菩提樹下開功開悟之後,祂第一次所傳的法,現在大家都把祂稱為「初轉法輪」,那當時釋迦牟尼佛說到轉法輪,提到金輪聖王,提到法輪聖王時,祂指的到底是什麼?所以有時候我會覺得人有一種思維的慣性,也有思維上的盲點,他會拿他的東西去想像,也就是說這已經在世界上改變了這麼多人、這麼多個體,甚至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命運和歷史進程的東西,這麼大的一個現象,難道還不值得我們去思考嗎?難道你真的要看見神佛顯現在空中,你才會去想這是不是真的嗎?

我記得幾年之前聽到一個基督教的故事,非常有意思。說有一個人非常信上帝,那麼有一次發大水,他就趕快跑到他們家樓頂去禱告,說上帝啊您趕快來救我吧,結果沒多久就來了一艘船,船上的人叫他說,你趕快下來,坐上船我們帶你走。他說,不,我是堅信上帝的,上帝一定會來救我,我不坐你的船。眼看那水一點一點漫上來,漫到最後,馬上就要到樓頂了,他還在非常虔誠的祈禱,堅信上帝一定會來救他。這時又來了一架直升機,吊下一根繩子來,說你趕快爬上來,我們救你走。他還是不去,說上帝會來救我的,我是最堅定的基督徒,上帝一定會來救我的。所以他不坐飛機走,他拒絕了。

最後他真的就被淹死了。被淹死了之後,他的靈魂飄飄渺渺的,很不服氣地跑到天上去問上帝,說,上帝啊,當發大水的時候大家都在逃命,我不逃命,我堅信你,為什麼你不來救我?就只有我最堅信,但最後我還是被淹死了,我一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我還在向你祈禱,為什麼你不來救我?上帝說,我不是派一隻船來救你嗎?你為什麼不走?到了後來,我又派一個飛機來救你,你為什麼還是不走?

其實我當時聽了這個故事,我就覺得非常的受震動。上帝真的能顯現在空中,用神的手把你救走嗎?那個船來了就是上帝派來的,那個飛機來了,也是上帝派來的,你為什麼不相信?

說到這裡,我就覺得法輪功學員這麼多年,付出了這麼多人的生命,付出了這麼大的犧牲,多少人家破家人亡,失去了他們在人間可以失去的一切,其實這麼多年,你看法輪功講了什麼?他就講了,第一、告訴你「法輪大法好」,第二、「天滅中共」。其實就講了這兩件事情。

我就想到這個基督徒被淹死的故事,那麼你要看到什麼?你才能夠相信這個是真的呢?就包括現在這個「優曇婆羅花」大面積的出現,貴州「亡共石」的出現。所有包括中共媒體的喉舌,什麼新華網上、人民網上都能夠登載這個「優曇婆羅花」的出現和它的照片,而且不止一次,這之前有很多零星的小媒體或者小電台,其實08年也登了一次照片。

就說這些事情的出現,像不像那個發大水的時候那個人在向上帝祈禱時所派過來的船,或者是那個直升飛機呢?所以我覺得也許我們真的生活在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時代,才有這麼多不尋常的事情。但是人是有慣性的,他在裡面生活久了,他一天當中可能經歷的99件事情都是非常尋常的,那這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可能就會淹沒在那99件事情當中,就被忽視了。但是往往這一件不尋常的事情,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去重視,值得我們重新去思考的。

所以我覺得這些現象或者已經出現了這些現象,我相信未來還會出現越來越多類似的各種各樣的事情。如果我們在這時候能夠靜下心去想一想,這一切是為什麼?能夠把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做一個小小的轉變,特別是能夠把我們自己從中共這麼多年灌輸給我們的這種絕對無神論當中跳出來。就像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和牛頓一樣,這樣偉大的科學家最後都能夠發現宗教中所講的真理才是真的,他敢於不把這種神佛的存在,或者佛經當中,或者是宗教中所講的事情作為一種所謂的迷思或所謂的興趣,而敢於去探索的時候,他可能就發現,原來這裡才是真正的真理。

神韻藝術團舞蹈《婆羅花開》(播拍自神韻掛曆)。

神韻藝術團舞蹈《婆羅花開》(播拍自神韻掛曆)。

At the Lobb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At the Lobby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Into the Forest I go" 「我居異域久  嘗思北國寒 」

"Into the Forest I go" 「我居異域久 嘗思北國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