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國際法庭判江澤民終身監禁  各界座談判決結果

悉尼國際法庭判江澤民終身監禁 各界座談判決結果

【大紀元2006年5月3日訊】(大紀元記者肖楠悉尼報道)4月29日,悉尼國際法庭就法輪功學員訴江澤民等反人類罪案作出刑事判決,判處江澤民、羅干、周永康、劉京等四被告終身監禁,沒收個人財產,並宣佈取締610辦公室。會後,出席宣判會的部分聽眾舉行了座談會。以下發言內容根據錄音整理。

原告律師:對判決結果感到滿意

 趙遠明在宣判會上(大紀元記者安娜攝)

趙遠明在宣判會上(大紀元記者安娜攝)

趙遠明(原告律師):悉尼國際法庭的建立,在人類的法制史上是一個創舉,體現了人類的正義和良知,也體現了法權在民的思想和原則。

這個法庭的建立,在審理過程中嚴格的依照法的精神來進行,給予了被告辯護的機會,經過了多次法庭的激烈辯論。在適用法律方面,都是嚴格按照法的精神,就是公正的原則,因此這次審判的結果也是非常好的。在審判過程中,陪審團作出了一致的決定,判定被告有罪。
作為原告代表,我覺得這次的判決非常好,我對此結果感到滿意。

被告律師:我問心無愧,已盡到最大努力

袁鐵民(被告律師):我想說的是,這個國際法庭的建立是歷史性的,它伸張了在人民中間對罪惡進行審判的一種正義的要求。所以在悉尼審判中共,就我個人來說,我很願意出來承擔法庭指定給我的任務。

但在辯護過程中,也非常困難,困難有兩點。第一點,對我個人來說,我對中國共產黨犯下的各種罪惡深惡痛絕,所以讓我站出來替江澤民這些人做辯護,本身在靈魂上就有一種很矛盾的狀態,對我的靈魂是一種折磨,這是一個難點,需要我克服。

 被告辯護人陳弘莘、袁鐵民在辯護席上(大紀元)

被告辯護人陳弘莘、袁鐵民在辯護席上(大紀元)

第二個難點是在辯護過程中間,原告方提出了很多問題,這些問題從技術上來看還有很多需要進一步去完善它,我就應該去找它的切入點,從技術上去找它的破綻,去反駁對方。我作為被告的辯護人,不能直接接觸到被告,怎樣去維護被告的正當權益,怎樣從技術上,對原告所提出的一些問題進行充分的反駁,也是很困難的。

但是我作為法庭所指定的辯護律師,我要維護法律的公正,要維護當事人合法的正當權益,我應該克服我心理上的障礙,積極的去維護被告人的權益,積極的從技術上把辯護做好。
回顧一下這幾個月來的工作,我是問心無愧的,我是盡了我最大的努力,忠實地履行了辯護人的職責,為被告人進行了充分的辯護。陳弘莘女士也是辯護人,我們經常半夜不睡覺,討論問題到天亮。她的工作也是值得稱讚,值得肯定的。

今天的判決辭,應該說是到現在沒發現有什麼缺陷,但是還有一些問題我還在思考中。所以今天不做更多的評價。

不管怎麼說,對這個事情的本身,我要是歡呼,高聲歡呼的。

原告代表:希望今天的判決對參與活取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犯罪分子起到警示作用

曾錚(原告代表):為什麼我們要這個法庭進行起訴呢?說來話長,這牽涉到一個基本的事實,那就是,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這麼多年了,在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得不到任何法律的保障,反而受中共惡法的迫害。這麼多人被迫害致死、被關押、被迫流離失所,都是因中共惡法的迫害。所以在中國國內,通過司法去要求公正,在目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曾錚在法庭辯論中(大紀元)

曾錚在法庭辯論中(大紀元)

在國際上的情況,我在2002年就跟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向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和酷刑委員會遞交了一個訴訟案,但是至今仍無結果。在其它國家,已經有了幾十個訴訟案,有的也已經做出了有罪判決。但是象悉尼國際法庭這樣用這麼長的時間,允許我們做這麼充分全面的控述,而且這麼快就下了判決,這是第一次。

我們到底有什麼訴求呢?無非是一個正義的伸張。我覺得,法庭的判決對這些被告是相當的仁慈的。人類的歷史上,法律的歷史上,正義和邪惡之間一直在鬥爭。我感到高興的是,這個法庭從運作的本身就是人類法制史上的一個創舉。

聽了今天的判決辭,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它強調了人是一個道德的存在,一個精神的存在,所以對於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就已經構成了反人類罪。我覺得這是一個偉大的創舉,一個偉大的判定,它肯定了人的存在的本質。

這次起訴對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挑戰。在人類歷史上,正義和邪惡的交鋒一直進行著,當邪惡戰勝正義的時候,人類一定會走向毀滅。所以人類能不能在迫害法輪功這樣重大的邪惡面前擺正位置,用我們自己的力量,良知的力量,來阻止這樣的邪惡,實際上也關乎到人類的未來。

我特別想強調的是,在我們提出起訴的時候,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還沒有被披露出來,所以沒有包括到我們的控訴辭中去。以後有新的起訴,一定會把這個內容加進去。

雖然這個法庭是個民間法庭,對罪犯的懲治暫時還有困難,但是,今天的判決無疑向那些直到今天還在參與犯罪,特別是那些加班加點參與活取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殺害被關押在死亡集中營中的法輪功學員的犯罪責任人傳達了一個明確的信息,那就是,作為法輪功學員也好,作為非法輪功學員的正義人士也好,國際司法界也好,我們對於反人類罪行的審判的決心是決不會動搖的。正義一定會戰勝邪惡。在中共面臨解體的今天,這個法庭所作出的判決,在中共垮台後的中國得到承認,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所以,我在這裡非常想向參與殺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人員傳達這樣一個信息:立即停止你們的罪行,否則全世界正義的人民都不會放過你們!

郝鳳軍:我們將向各國尋求司法援助

 郝鳳軍在閉庭後的座談會上發言(大紀元记者安娜摄)

郝鳳軍在閉庭後的座談會上發言(大紀元记者安娜摄)

郝鳳軍(審判中國共產黨反人類罪行司法委員會成員):判決的執行現在在中國還不行,因為這四人及610組織現在在中國大陸。但每一個法庭,每一個法院,每一個執法單位,執行一個判決都有一個過程。今天通過悉尼國際法庭的形式,法庭宣判結果已經出來,作為國際司法委員會的成員,我認為下一步,袁大法官應該是給各國的外交使節送照會,如果這四個被告以及610的任何一個委員抵達第三國的時候,第三國應該有司法援助,協助我們的司法委員會將被告繩之以法。

我認為中共倒台以後,如果他們不離開中國大陸的話,到中共倒台的那一天,他們同樣會在中國被繩之以法。

對於財產的凍結,我們主要會向國際上的銀行,如瑞士銀行,包括中國銀行發出相應的通知,凍結被告的個人財產。

陳用林:有良知的人不允許迫害法輪功

 陳用林在閉庭後的座談會上發言(大紀元记者安娜摄) 

陳用林在閉庭後的座談會上發言(大紀元记者安娜摄) 

陳用林(原中共外交官、原告方證人之一):今天悉尼國際法庭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犯罪分子作出了判決,我感覺是本著非常人性的原則,也考慮到今後中國建立民主政體的時候,法律可能涉及的因素,就像剛才曾錚女士提到的,這是一個比較仁慈的判決,同時也伸張了正義。

今天,至少對悉尼的法輪功學員應該是大快人心的一天。但現在中共這些犯罪分子躲在大陸,不敢邁出國門,有些邁出國門的時候很快就會遭到國外的異議人士的起訴。像這次溫家寶到澳洲來,同行的薄熙來,法輪功學員對他進行起訴,他一直躲在飯店裡面不敢出來。
今天的判決出來了,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這是肯定的。成立這個法庭一開始我就很支持。這個法庭起碼反映了在海外,大多數華人對法輪功支持的這個民意,但在中國大陸大部分人還不知道在海外有這樣一個民間法庭。如果他們知道了,我相信他們也都會支持的。

今天悉尼法庭作出的判決,實際上對今後中國實現民主以後,更廣泛的審判中共的犯罪分子是有很大的參考作用的,包括法庭所掌握的證據,都可以收集、保存起來。因為中共領導人也覺得末日很快會來臨,所以,他們會盡快的銷毀他們的罪證。我相信這個法庭會不斷的收集證據。

整個法庭的程序,這樣的民間法庭的審理,是有代表性的,對共產黨審判是一個首創。這個程序是根據現代法的精神和國際法、國際公約,汲取了歷史上審判戰犯的案例,還有紐倫堡審判納粹的案例,對今後有非常好的參考作用。

今天的判決實際上代表了大部分華人,特別是有正義良知的人,同時也得到一些西方人的支持。這樣的判決,就等著在大陸實現民主以後,將這些罪犯繩之以法,伸張正義,將罪犯捉拿歸案。

這個國際法庭也向中共官員傳達了這麼一個信息:在海外自由的社會,中國公民,海外許多有正義感的、有良知的人是不允許中共在國內殘酷迫害人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殘酷的對人民進行洗腦,迫害有信仰的人士的。它傳遞了這麼一個信息。

人類的良知終將戰勝邪惡,這是一個真理。對仍然在犯罪的人有一個警示作用,對主要犯罪分子下面的官員有警告作用,警告他們不要再做惡,繼續做惡肯定要對他們審判的。現是不過是個時間問題。

大家知道,中共的垮台是必然的,它的犯罪事實積累越多倒得越快。今天悉尼國際法庭所作的判決是有歷史性意義的,也是首創,其影響是深遠的。

陪審團成員:沒想到迫害殘酷到這種程度

 陪審團成員Kathy范在座談會上(大紀元記者肖楠攝)

陪審團成員Kathy范在座談會上(大紀元記者肖楠攝)

Kathy范(陪審團成員):在參加這個案件的審理之前,我沒有親自聽過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只是從報紙上、書上看到一些。這還是第一次聽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親身遭遇,我感到非常震動。我知道共產黨是很殘酷的,但沒想到殘酷到這種程度,居然用清朝時候很殘酷的刑罰來對待信仰「真善忍」的人們。而且這些人們在最初也並沒有去反對共產黨,只不是是相信他們所信仰的。從這個角度講,共產黨真的是太霸道了,而且非常殘酷,沒有人性。

民運人士:提前審判罪惡會進入歷史史冊

 馮海光在接受大紀元採訪(大紀元記者肖楠攝)

馮海光在接受大紀元採訪(大紀元記者肖楠攝)

馮海光(民運人士,新近從大陸逃到澳洲):今天來到這個法庭,我感到非常榮幸。

我覺得這個法庭是一個創舉,在人類歷史上,法制史上都是一個創舉。一般的法庭都是在事情完結之後,才對犯罪事實追究。目前,中國大陸還處在中共的統治之下,在另外的國度設立了這樣的民間法庭,歷史意義是非常重大的。悉尼國際法庭提前審判罪惡這種形式,這是會進入歷史史冊的。悉尼國際法庭一定會在人類歷史上寫下光輝的一頁。

我聽到法輪功是在99年。當時中共不斷的灌輸,說「法輪功是『X教』」,把法輪功的人等同於惡魔。在中國不煉法輪功的都不了解法輪功,包括「天安門自焚」事件,大家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自殺,很殘酷,還殺人。

中共的謊言,就像九評說的那樣,控制了所有的言論。到悉尼以後,我接觸了一些法輪功學員,我覺得他們的人性非常好,真的體現了人的真善美。

聽大法官的宣判時,聽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惡時,我就想到對法輪功的迫害,與中共奴役人民是連在一起的。法輪功那時並沒有反對共產黨,但是中國那麼龐大的煉功隊伍,共產黨就認為威脅到它的統治了,便用手中的權力,利用整個政府來鎮壓這個組織。大家知道1989年發生的天安門事件,它也是用它的國家政權,甚至軍隊,機關鎗,開花子彈,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鎮壓。

今天悉尼國際法庭審理法輪功受迫害的案例是個歷史創舉,希望在中國本土,當民主的一天到來時,能審判中國共產黨的反人類罪行。我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遠。現在中共內部沒有一個人信共產主義,除非他是瘋子。那它為什麼還不垮台,還在玩世界於手中?因為在中國已經是官僚的私有化,它控制著中國的市場,可以拉攏一些西方的政客,在西方舞台上在人權方面多給中共一點面子,讓人承認它的合法性。

實際上中共在中國已經沒有了存在的合法性,共產黨打江山時信的共產主義現在已經沒人信了,它沒有合法性,就靠對人民的鎮壓,迫害法輪功,迫害異見人士,維權人士來維護它的政權,它完全是個法西斯政權。

剛才大家談到怎樣實施判決的結果。我想,有一天,我們這些人會全部回到中國,站在一個全新的法庭上,對中共犯下的罪行做一個追訴。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6/5/3/n1306479.htm

 

為何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阻力重重

為何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阻力重重

Can You See the Poetry?

Can You See the Poe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