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做的事情即將載入史冊

我們做的事情即將載入史冊

在審判中共悉尼國際法庭開庭立案程序後的即興發言

【大紀元2005年8月23日訊】沒有準備。臨時講幾句吧。 

我第一次產生起訴江澤民的想法,是在2000年,我第二次從監獄裡被放出來的時候。當時我聽到第一起北京一名法輪功學員在朝陽區拘留所被折磨致死的案例。我當時非常震驚,就起草了一份致江澤民的公開信。那時鎮壓剛剛開始。但是我認為,從這場鎮壓發起的態勢,和到那個時候為止所給國家造成的損失來說,我覺得江澤民那個時候就應該引咎辭職。於是我就寫了一封信,建議他引咎辭職,在信的最後我還加了一句話:「我保留在國際法庭起訴你的權利。」因為折磨死人了嘛,自古「天命關天」、「殺人償命」,所以我覺得應該起訴他。而且還有那麼多人受迫害,我自己也是坐了第二次牢了。 

我非常高興,多年以後,我的宿願終於在今天得以實現。 

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六年多了。六年多來,我們每個法輪功學員經歷的,都太多了。走了今天,對於我個人來說,我所承受的,我覺得都不算甚麼了。但是,我們看一看明慧網上每天公佈的迫害案例。昨天公佈了高蓉蓉生前的錄像。高蓉蓉是瀋陽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被連續電擊七個小時,臉部全部被毀容,逃出來了,又被羅干親自下令抓回去,活活折磨致死。昨天明慧網上公佈了她生前一段寶貴的錄像資料。 

類似高蓉蓉這樣的事情,在中國大地上每天都在發生,它所造成的人間的慘劇是不計其數的。 

我覺得,作為生活在今天的現代人類文明的一員,如果我們對於這樣的反人類罪行無動於衷,不表示點甚麼的話,我覺得我們不配在今天做一個人。 

另外,我還有一個很大的感想。其實我2002年10月份就與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一起,向聯合國的反酷刑委員會和人權委員會提起過一項類似的訴訟,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但是到今天為止,我們沒有聽到它受理還是不受理這個案件的任何回答。我對此感到非常的悲哀。 

我們這個案子只是全世界法輪功學員50多個法律起訴案中的一個。我們進行了多起法律訴訟。但是到今天為止,有許多國家,它出於經濟利益也好,它出於甚麼考慮也好,它在面對這麼大的人權的災難,這麼大的人類的罪行的時候,它們沒有做到作為一個法庭、作為一個法官、作為一個法律應該做到的,它們沒有盡到它的責任,它們沒有發出正義的聲音。 

所以今天我感到非常欣慰,我們有了這樣一個法庭,專門針對共產黨的反人類罪行來受理案件。所以我覺得從哪個方面講,我都非常願意支持這個法庭。 

我也相信,在今天這樣一個歷史巨變的關頭,我們做的這件事情,即將載入人類的史冊。 

2005年8月19日

 曾錚代表19名起訴人在法庭上宣讀訴狀(大紀元)

曾錚代表19名起訴人在法庭上宣讀訴狀(大紀元)

A Young Falun Dafa Disciple 寶相莊嚴

A Young Falun Dafa Disciple 寶相莊嚴

Candle Light 燭光

Candle Light 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