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審江案定入史冊 正義劍指胡錦濤

唐子:審江案定入史冊 正義劍指胡錦濤

【大紀元2005年12月16日訊】2005年12月10日,一個偉大和幽默的日子。

這天下午13:50分,在澳大利亞《悉尼國際法庭》,大法官袁紅冰正式開庭公開審理了法輪功學員曾錚、劉靜航等多人訴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以及中共610辦公室犯有反人類罪行一案。此案屬於審判中國共產黨專案法庭受理的第一件案子,無論審共還是審江,都具有開拓性,定將載入史冊。

審江案是偉大的。有史以來,人類最大的災難莫過於共產黨禍亂世界的災難。可這地球人第一大罪卻至今沒有得到審理和宣判,無論是對現在還躲避在專制鐵幕之後的中共、朝共、越共、古共等,還是專制戲劇已經終結的蘇共(俄共)、波共、匈共等,人都還沒有從法律上給共產黨的罪惡一個說法、一個裁定。這是地球人智慧和勇氣的恥辱。而今,2005年12月10日,從大法官袁紅冰口裏莊嚴地宣告審判中國共產黨悉尼國際法庭開庭,審江、羅、周、劉案開庭的那一刻開始,幾十位黃皮膚、黑頭發的中國人就以此創舉洗刷了地球人的恥辱。這件事,沒有天上神佛的贊許是出現不了的,無論怎樣一個結果,這事做了就偉大。

審江案是幽默的。幽默不是搞笑。審江案的幽默絕非趙本山愛演的那類把人當狗貓玩的小品搞笑,他有深刻的內涵和莊嚴的主題。總被機智逗笑的人笑不出來,不知道笑點在哪理。但靈智開啟和神智清醒的人就會笑,他們看得見笑點。我就是為此案的幽默發笑的人群中的一個。我笑袁紅冰,他讓中共心虛和膽寒;我笑法輪功學員,他們帶給我們希望和勇氣;我笑江、羅、周、劉及610辦那些被告,我已看見他們眼裏的兇焰急劇抖動、焦慮走向黑暗……我笑著敲打鍵盤,用文字告訴躲避在專制鐵幕之後的那些罪犯和隱蔽的同案犯、包庇犯,別以為有一百萬武警和幾百萬軍人護衛,你們就可以為所欲為或隨波逐流了,現在就起訴你們了,現在就審你們了,很快就要判你們了……你們想阻止嗎?很想、很想。可你們阻止得了嗎,不能!你們敢讓你的親友、同學和中華居民知道嗎?不敢!原來你們也有不能、不敢的事啊!以前你是不承認的,現在你們無可奈何了吧?心在驚肉在跳吧?還有每天兩、三萬退黨(團)讓你鬧心的事更讓你無可奈何花落去和心驚肉跳呢。很快中共專制鐵幕就要撕開了,那時你們或哭或癱,幽默吧?

獨眼龍江澤民,你一隻眼看世界看走眼了吧?你跟李洪志先生鬥什麼氣?蛤蟆精怪吸李世民弟弟的嫉妒之妖氣,怎能與法輪世界的宇宙之神功鬥呢?你配嗎?瞧你為這嫉妒累的,把全國的黨奴都動員起來了,結果呢?李洪志先生硬是被你的“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的可笑宣告逼著顯現了神佛力量。而你,一本《江澤民其人》就讓你的人鬼真象暴露無遺,還讓你活著是為了審你、判你!你知道嗎?被中共蒙蔽的人還在那裏小孩似的鬥氣:我入少先隊無怨無悔,我入紅衛兵就是不退,而你是最想退黨的了,對吧?可是你退得了嗎?審江案開庭了,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這些邪卻少膽的流氓被告沒敢出庭,其辯護人陳弘莘女士和袁鐵明先生到場了,7名陪審團成員也到場了。這場舉世矚目的庭審,元素都齊了。雖然江澤民已被揭露出鬼人真象(那是法輪功為了救人而不得不為之舉),但莊嚴的法庭還是把披著人皮的江(鬼)澤民當人看,這比中共法庭把法輪功修煉神佛的人當成豬狗對待要仁慈得多。這對比出中共的邪靈本質。為江人鬼辯護的陳弘莘女士和袁鐵明先生是法律專業人士,法輪功學員是自辯。本案創造性使用的舉證倒置原則對被告方的不利,這是合理的平衡。我們還看見,兩位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是蠻專業的。這是一場人道審判。

初次開庭,程式都走到了。法官該宣佈的事項,原告的起訴書、控訴辭,被告方的辯護……該有的都有了。這個日子,今天看來,有些人還沒感覺到他的意義。但慢慢就會顯現出他的偉大和幽默。我們會看到的。

偉大:中國共產黨怎麼樣?世界上最大紅色黑手黨,美國還讓你三分,可我中華民運的英雄、法輪功修煉人就敢碰你,就敢審你,為民族、為人類、為神。

幽默:被告利用專制國家權力,阻止原告收集證據,提出證人的現實可能性。看來好像原告和法庭對江澤民等被告就無可奈何了,但舉證倒置原則創造性使用,江(鬼)澤民等如果不能證明自己無罪,法庭將依據法律推定其有罪。江澤民知道了,這次它丟醜到姥姥家了,缺席宣判將使它擋不住地成了罪犯。哈哈!

歐美國家看這樣的庭審一時還“東洋鏡”地看不明白,就是兩位被告律師也可能還有些蒙查查的,因為超出了他們的經驗。唐子指點迷津給各位地球人:在浩瀚的銀河系宇宙裏,就有這樣的生靈以這樣的方式在解決生命的世間糾紛。今天,我中華之神州子民憑藉神靈的啟示,將這樣的審判搬到地球上來了,就是不要中共滑脫。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法正乾坤,現世現報。

地球人,睜大眼睛看著吧,2005年的世間冬天已經不那麼嚴寒了。2006年的人世鮮花將比往年開得都要美麗。就在中共災難的廢墟上,沒有中共的新中國將重新建立,聲明退黨(團、隊)者享有自由民主。如此基石已經奠定。

據悉,《悉尼國際法庭》下次開庭的時間定為12月17日下午13:30分。明天的日子將很有意義。可惜我不能在澳洲那個美麗的地方看到這個案子的審理。明天現場的人將見到原告和被告雙方圍繞下列四個問題進行法庭辯論: 

一、中國現在是否正在發生著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
二、人權與主權的關係。國家權力的掌握者,利用國家權力對本國公民所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是否應該受到國際司法管轄權的干預。
三、江澤民等被告是否應當對中國所發生的針對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負刑事責任。
四、610辦公室是否應當像當年的納粹黨一樣被確定為刑事犯罪的主體。

唐子不是法律方面的專業人士,不能具體預見到明天法庭辯論的情況。但我知道,至關重要的辯護是第一、二點。中共鎮壓法輪功就是一場反人類的罪行,人權高於主權。我為這兩個立論、觀點發送正念。此立論、觀點站住腳,江澤民等被告就要為鎮壓法輪功負刑事責任,雖然這個跟宋祖英女性通姦的人鬼並沒有直接強姦法輪功女學員魏豔星。610辦公室當然要被確定為刑事犯罪的主體。

自1999年7月以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演變成當今世界最嚴重的人權災難。《悉尼國際法庭》此次開庭,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對仍然掌握著國家權力,躲避在專制鐵幕下的最兇殘、最虛偽、最成熟的專制集團的審判。此次審判,意味著專制集團再也不能利用手中的獨裁權力,規避法律正義的制裁。

審江案定入史冊。他的意義還不止於此。他將正義劍直指胡錦濤心靈之元神。

不管胡錦濤現在在唐子眼裏是多麼平庸,但繼江澤民之後,是他坐在中共總書記的位置,其生命決不是一個隨隨便便的生命。胡錦濤為送終中共而來。

今天,地球人的生命沒有誰只有一次,絕不是父母精卵細胞跑得最快的那一對變成人體就來吃喝穿做、生老病死一世的。地球人早在科學產生之前若干千年、萬年、甚至億年前就有了,道德敗壞毀了再來,這樣的爆炸已不是一次了。

生命的生生世世的輪迴,先於並久於科學,怎麼可以由科學證明來決定這說法是否成立?科學能證明的只是像鍋碗這些人造物的形狀是怎麼出來的。生命來源和次數不在科學實證的能力之內。生命的神造說、輪迴說和升天說,科學不可證實,也不可證偽,而是地球人走出肉眼世界迷宮的憑藉。信神,你或依照神給定的人生準則去做人,保人體求來世好的福報;或依照宇宙大法去修煉——守道修心性成神(不死的、仙去的真人),守法修心性成佛(慈悲的、度人的覺者)。

要用現代語言述說清楚人的生命的來源和人生的意義,說清楚今天具體的一些人,例如胡錦濤,這需要寫厚厚實實的多卷本書,這不是我今天要做的事情。我可以勾畫出以下一個簡要的哲學、歷史的輪廓。

人是父母頭朝地、腳朝天地生下來的,赤身裸體哭著來到人世的。這個事實給我們一些暗示:1、頭朝地、腳朝天地出生,暗示人是由天界跌落到地界來的;2、赤身裸體來,暗示升天回家的條件是舍去在世間得到的、看重的一切;3、哭著來到人世,暗示人間苦真、樂假,真正的快樂在天界;4、由父母做愛而生,暗示人被遺傳了情欲,由此而生的私心建構出人之生活迷宮。

如此而來的地球人,其生命意義是什麼?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道出天機:是通過修煉返本歸真回天界的。感謝李先生,唐子被一語點醒,人類歷程瞬間透明:

本次地球人的歷史大約五、六千年。西方地域以中東為中心,由多神而一神,演變出修(邏各斯)道而入心情天界的基督教文明;東方地域以中國為中心,由多神而半神,演變出修儒、道、釋而入真神、善佛天界的儒教文明和佛教文明。東西方古代文明裏惟有聖者才可以升回天界。道家聖徒成仙悄悄走。基督教、佛教聖徒命留下、靈飛升。人類就這樣接受聖者教誨,以道德引領相對貧困的生活。十字軍東征和蒙古西侵之後,東西方文明日漸璧合珠連,轉型為以實證科學和機器工業奠基的近現代拜物教文明,日漸反敬神教文明。共產主義禍亂由此而生。

共產主義禍亂由馬列主義幽靈而共產魔國實相,最終的指向就是通過西方基督教文明的道德敗壞,產生一個共產邪惡世界,締造世界上最大、最邪、最毒的紅色黑手黨——中國共產黨,攪亂中華道德文明,將投生來神州大地的天界生命流氓化,破壞法輪大法在地球上度人——大面積引領人回天界。

中共的邪惡機制牽動江澤民的嫉妒心,1999年7月20日,一場地球人看來完全不可思議的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實施,並持續到今天。這是一場針對法輪功的反人類罪,其罪不僅僅是罪惡,根本就是人類不齒的邪惡:在全世界前所未有的攻擊人的生殖器,尤其是女性的胸脯和陰部。這就是中共邪靈反天理、反人類、反道德的鐵證。如此邪惡,全世界各地沒多少人能挺住,但法輪功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直接、間接受到磨難的人都挺住了,證明:地球人配這個法。

現在是滅掉這個邪教的時候了。胡錦濤就是在天界承諾給中共送終的生命。

錦濤小叔:當時你知道,地球是人的迷宮,你叫最終都要來神州大地得度的天界生命在你迷失的時候提醒你,其中就有法輪功學員張孟業,有暫時還沒能走入的高智晟、唐子等。而今我們都一再遵守承諾,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在提醒你,你醒了嗎?錦濤小叔,我們遵守了承諾,而你呢?難道幾年清華教育,幾十年中共教育就真的把你的生命的來處的記憶全都忘記了嗎?

胡錦濤啊胡錦濤,難道你真以為你僅僅是父母精卵細胞得勝的一對嗎?如此,你為什麼沒有李敖那樣強的情欲需求?因為你不是。你來中華的時候,是帶著中共中央總書記的任命來的嗎?沒有。在你生命的來處,你管著一個世界呢。人的生命來處是高貴的,而地上卻有泥還有糞。扔掉中共總書記吧,那是迷你心靈的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同時扔掉那個讓你周身被黑氣包著的黨票。

而今很快就將六百五十萬人退黨了,你難道真不知道這是你退黨做正國家主席的平臺嗎?好好讀一讀《九評》,好好讀一讀高智晟給你的信,好好讀一讀唐子寫給你的文章。你再自己去確證: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不是把直接下手的員警變成了人渣、流氓?是不是以一種象徵的意義在反天理、反人類、反道德?如果是,你捫心自問:你是不是已經帶罪了?不儘快終止這場迫害,你罪大難赦了!

想想最近尉建行給你的關於工會名存實亡的報告吧,八成以上工會組織名存實亡,你已歎政權失去了工農基礎。如此之中共黨國你救得了嗎?以你之能耐,江澤民怎麼可比?可你想想,為什麼它在總書記位置上的時候幹什麼壞事都能幹成,而你在這個位置上卻想幹任何好事都處處不順?因為它是水陸兩棲的獸,就是來壞中華、壞法輪功的。而你是天界來的生命,有一個你自己的世界,你卻為一個邪教在這裏久久地耽擱著,甚至還可能輪迴為花崗岩不毀不出。值嗎?

該清醒了!錦濤小叔。

你現在派吳邦國、李長春“抓”工會工作,他倆的政治能耐比唐子還差,能強過王兆國、張俊九?現在不是誰行不行的問題了,而是中共整個不行了。至於中共暴政究竟是被工農推翻,還是被春節前後就要來臨的禽流感“親吻”你的黨(團、隊)員“親吻”翻,天機不可洩露,我們只有走著瞧了。

總之,拋棄中共,另組新黨,你可以救一大批黨(團、隊)員生命。國家和社會將有一個和平的新開始。繼續跟中共捆綁在一起,你將跟秦始皇的兒子胡亥一樣的命運。執迷不悟,這就是你命運的最終結局。

其實,你比誰都清楚,你腳下現在處處是陷阱,比朱鎔基當年的地雷陣還難走過。你對付退黨潮的保先運動,你知道徹底失敗了。就在張德江抽瘋似地佈置走向農村的時候,汕尾市府殺人了。地球人都知道這事跟你難脫干係。如果你不引咎辭職,占著這個黨總書記位置又沒有勇氣棄邪黨走正道,你可能就失去了神和人民給你的最後的機會。現在是每天退黨(團、隊)員兩、三萬,你覺得你還能撐到奧運會之後來執行那個軍刀現代化計畫度過危機。但你也知道,如今每一天都可能有突發事件發生:引發十萬、幾十萬公開的、大規模的退黨(團、隊)。那一天一旦發生,你還是要為這個黨送終,但風光和榮耀都將不屬於你。

那時候,你回天界的路也完全被堵死。捨棄已經得到的,這是你回你生命的來處(真正的家)不可講的條件。一個缺少擔當精神的人,沒有一個表現良心的抉擇,他有光明的未來嗎?絕沒有。神佛、上帝都不中意私者。你現在在躲避很多事情,但你躲避不過的。審江案的判決必須你執行,也無條件可講。如果你拒絕執行,那麼悉尼法庭的傳票就將奔你而來,你在道德和法律上就都成了罪人。

地球人睜眼瞧:審江案定入史冊,正義劍指胡錦濤。

 證人陳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證人陳用林向法庭宣誓(大紀元)

"What Are They Doing?" 「那些人在幹什麼?」

"What Are They Doing?" 「那些人在幹什麼?」

On the Way 在路上

On the Way 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