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中共】 向參與審判的每個勇者致敬

【審判中共】 向參與審判的每個勇者致敬

【大紀元2005年8月20日訊】凡偉大之事業,皆起於艱難。建法庭審共,猶救命良藥施於瀕危之人,入口者不知其良、不知可救命,斷然拒之以為害,或雖知亦惱患其苦,望思有良藥甘甜。……。真醫者,皆父母心。

曾錚在原告席上(大紀元)

曾錚在原告席上(大紀元)

2005年8月19日下午,經歷了內內外外的艱難困苦,審共法庭終於開庭了。

盡管沒有很多的關注、報道,但有史以來,這是第一個為全人類的正義負責的法庭。共產邪黨侵害著全人類,有人對這種說法曾不信,前一段掀起軒然大波的朱成虎狂言已經再清楚不過的證實了這是個早已存在的事實。邪黨要毀滅人類,將其置於正義審判的威嚴之下,那麼的確是在護衛全人類。護衛良知、護衛人類,對於許多現代人來說,已經成了神話般的虛幻,傻子的囈語。太多的人已經不相信真還會有這種人存在。確實,能夠胸懷全人類的人,鮮矣。

共產邪靈對人類的滲透毒化,已經盤根錯節。《審判中國共產黨反人類罪行悉尼國際刑事法庭》的建立和運行,需要的不僅僅是氣魄膽識,還需要高超的智慧與技巧,更需要大慈悲與救人之心懷,非如此,不能如外科醫師之順利摘除腦癌或毒瘤,亦不能如中醫師之下藥對症直攻病根。其情之危其難度之大,其涉眾之多其救人之迫,使得這件事情不能輕易下手又不能不及時著手。救人之難,莫過於斯。

在此之前,自2000年8月29日第一次對鎮壓迫害提起法律訴訟,法輪功學員已經在全世界向近30個國家的法庭或司法機構提起了46次反迫害訴訟。然而迄今為止,被告的邪黨罪犯只有四個小嘍囉(劉淇、夏德仁、潘新春、郭傳傑)被宣判有罪,江羅劉周等那些大惡棍一個都還沒被判決。為什麼?這些法庭或機構都是中共可以通過種種方式施加壓力和誘惑的,他們對中共的認識是不清的。法輪功學員對他們的倚賴、寄托,讓邪黨覺得不惜任何代價威壓誘惑他們都是完全值得的。

現在,終於出現了審共法庭這麼一個國際機構,法庭就是為了審判中共這個邪教加流氓組織,法庭只為天理昭彰正義永在,只為給人類以希望給中國人以希望,不為任何利益,中共對他的威脅和誘惑都不起作用。審共委員會的成員,各個都是洞悉中共邪惡本性的高人,中共對他們耍什麼花招欺詐都是無法奏效。大法官袁紅冰更是令邪黨無計可施。邪黨終於碰上克星。

此情形下,法輪功弟子陳紅、章翠英、曾錚等人向《審判中國共產黨反人類罪行悉尼國際刑事法庭》起訴江羅劉周四惡鬼及610邪惡組織,可以想見,審判結果再不會如以往那樣讓正義抬不起頭,這四個首惡將會得到應有的宣判。要知道,在此之前,是沒有任何法律機構判決它們是罪犯的。

為所欲為卻沒人敢制止的邪黨惡棍們,從此將一個個的被起訴被審判被判決被Close掉。每判決一個大惡棍,便如順利摘除一個大毒瘤,每摘掉一個毒瘤後,臨近的一大片腐壞組織就有了起死復生的機會。每判決一個大惡棍,便會有一大批被邪惡控制的人從罪惡中清醒,也同時會有一批邪惡分子被震懾而停止作惡停止繼續腐壞。每判決一個大惡棍,共產邪靈便如被挑斷一根主筋脈。幾條主筋脈俱斷,邪黨就全廢了。

參與審判的每個人士都是仁者智者勇者,向你致敬!

2005年12月17日,《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江羅等反人類罪行案(大紀元)

2005年12月17日,《悉尼國際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江羅等反人類罪行案(大紀元)

"Your Book Touches Me on a Deep Level" -A Reader's Letter to Jennifer

"Your Book Touches Me on a Deep Level" -A Reader's Letter to Jennifer

Flowers by the Sea 在海邊

Flowers by the Sea 在海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