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樣的調查發生在中國……

如果這樣的調查發生在中國……

今年2月7日,澳洲發生了被稱為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自然災害——森林大火,造成了173人死亡,2000多間房屋被毀。大災過後,人們想到的首先是幫助受災者重建家園。這方面澳洲人可說做的很好,政府和民間的力量都動員起來了,除了政府救助款和大量民間捐款外,州政府不但給予災區居民重建房屋免申請、免審批的優惠政策,還為災民提供建屋方案和建築設備,等等。

第二件要做事則是「問責」。

火災發生後的第三天,即2月10日,當人們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維多利亞州州長就宣佈:要成立一個專門的委員會,「2009年維州山火皇家調查委員會(The 2009 Victorian Bushfires Royal Commission)」,對火災的起因、火災預警系統,及火災發生後各方面的反應做全面調查和檢討。第一階段要檢討的內容包括山火的蔓延、氣候條件、公共警告系統、建築標準、政府現行的由居民自行選擇是早早撤離,還是留下來保衛自己的房產的政策(stay-and-defend or leave early policy)是否恰當,等等。
六天之後,即2月16日,委員會走馬上任,共有三名委員。主席是有二十年經驗的高等法庭大法官Bernard Teague。

委員會將在六個月之後的8月17日提交調查報告初稿,終稿將於明年七月完成。

觀察這個委員會運作的過程相當有趣。它成立之後,首先是建立網站,將委員會的任務和運作方式公告天下。任何知情人都可遞交關於此次火災的書面證詞和材料。委員會的網站上現在就可看到所有人遞交的書面證詞。

第二步,從三月份開始,委員會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深入到十四個災區,與1200多名受災民眾會談,聽取災民反映火災對他們的影響、火災發生之時,有哪些防火救火機制運作較好、哪些運作不好,等等。

為了讓災民能無所顧忌的講話,這些見面會沒有對媒體開放。但每次會議的記錄要點,都在網站上發表。比如,災民反映,做的好的地方有:火災發生之前的一週中經常聽到要發生火災的警告、來自朋友、家庭和社區的支持、消防局在一年前曾挨家挨戶發放有關防火知識的宣傳材料,等等。

不好的地方有:火災發生後,由於斷電,通訊嚴重受阻,不能及時得到信息;缺乏官方的警示系統;許多居民所做的防範措施遠遠不夠,等等。

社區調查結束後,從四月二十號起,開始進行公開聽證。聽證會在墨爾本一家法院中進行,媒體和公眾都可參加,同時通過網站進行現場直播。聽證會的錄音文字稿,過後也在網站上公佈。

從此時起,媒體上又熱鬧起來。每天聽證會上發生了什麼,都會得到詳細的報導。

比如,一個失去兒子的母親上庭作證說,她兒子一家四口在火災中全死了。她兒子原本準備早早從災區撤離的,後來參加了當地消防隊召開的會議之後,卻改變主意,留下來保衛自己的家園,結果不但沒保住房子,還把自己的妻子和兩個幼小孩子的命全搭進去了。——這位悲痛的母親指責消防局誤導了她兒子。

又比如,曾在西澳做過警官的、現任維州警官局副局長的法可納(Bob Falconer)說,他早在2001年就建議在維州建立一個已在西澳運作得很好的電話警告系統,即把可能發生火災的地區的居民電話號碼都輸入數據庫中,一旦有緊急情況發生,系統會自動撥打這些號碼,發佈災害警告。然而遺憾的是,他的建議未能得到採納。

再比如,一個爭議比較大的問題是:面對即將襲來的火災,政府應不應該強制居民轉移?目前政府的政策是「Stay or go」,意即要麼留下,要麼撤離,由民眾自行選擇。

當山火將要襲來時,要走,就早一點兒棄家而走,這樣命能保住,但房子可能燒掉;留下來,採取一些措施,比如將房子周圍的樹砍光、用灑水車給房屋四周灑上水,可能在大火掠過之時能將自己的房產保護下來——也真有這樣做而保住房子的。

面對應否實行強制撤離的爭議,有警官上庭作證說:強制撤離的政策無法實行,因為道路的狀況不允許。如果有大量居民想在同一時間開車離開,現有的公路系統應付不了,照樣會出大問題。

目前系列聽證會還在按計劃有條不紊的進行。維州政府為此次調查共投入4000萬澳元的資金。

觀察此調查過程,不由得又讓人想起中國的所謂「問責」。相對於去年的四川大地震來說,這次被稱為「黑色星期六」澳洲大火災,一共只死了173人,就算很小的災難了,但澳洲政府就這樣「煞有介事」的大興「問責」之風,除了要把已造成損失的火災的原因調查清楚外,委員會更有責任對現行的預警和防護系統做出評估。

一般來說,調查完成之後的報告中,會提出相應的政策建議。建議一旦被採納,或形成新的法律,就可為今後的火災防範起到很大的作用。

更關鍵的是,這樣公開化的調查過程,很難有什麼「貓膩」在裡面藏著。平民與官員到法庭上作證時,「地位」都是相同的。到目前為止,從輿論上受壓最大的,是消防局官員。人們在質疑他們的工作和防火措施是否得當及時。

有了這樣的程序和運作方式,很難想像會出現中國的那種局面:地震過去一年多了,連到底死了多少學生都搞不清,更沒有一份完整的死難者名單。

澳洲的山火皇家調查委員會本身雖然是受命於政府成立的,但它的運作卻完全獨立。任何人都可提供證詞;同時任何人也可找媒體曝光任何值得曝光之事。

有公開、透明的運作機制,有新聞自由做保證,相信沒有什麼真相是調查不出來的。

想像一下,如果在中國就去年的四川大地震舉行哪怕半次同樣的調查過程,會有多少黑幕被揭穿、又會有多少「一條線上的螞蚱」被扯出來,而最終的那個「螞蚱」又將是誰?

也因此,只要共產黨存在一天,類似的公開調查機制就不可能在中國實現;真相,也將一次次的被埋沒、掩蓋。

2009-05-26

「2009年維州山火皇家調查委員會」網站首頁

「2009年維州山火皇家調查委員會」網站首頁

娛樂之都觀眾:神韻創造力實在驚人

娛樂之都觀眾:神韻創造力實在驚人

美国防部长長:若遭網上攻擊 將堅決反擊

美国防部长長:若遭網上攻擊 將堅決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