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雪災看澳洲政府的災害應對

從中國雪災看澳洲政府的災害應對

臨近年關的一場雪災讓中國大陸受災人數超過一億,幾百萬有家難回的農民工的遭遇牽動許多人的心,中國政府在大災面前的遲緩反應也招致許多批評。其實今年一月,澳洲的昆士蘭州也遭受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災。大暴雨整整下了四十天,許多地方全部被淹,公路、房屋、農田都泡在水裡,大橋被衝垮,農民的牲畜給沖得不見蹤影。

到後來,昆士蘭州有72%的面積被宣佈為「自然災害區」,洪災造成的經濟損失,據初步估計,達到1.5億澳幣(相當於9.77億人民幣,43.6億台幣)。之前政府曾估計經濟損失將達10億。

 大片農田被淹(Bradley Kanaris /Getty Images )

大片農田被淹(Bradley Kanaris /Getty Images )

從連篇累牘的媒體報導中可以看到,澳洲政府在應對這種災害時,是非常有條不紊的。氣象部門發佈大雨預報和洪峰警報後,政府立刻啟動非常完善的自然災害和緊急狀況應對系統,首先是通過媒體和政府熱線等渠道,持續不斷的發佈最新的氣象預報消息,讓民眾瞭解什麼時候水將漲到哪裏,同時號召將被淹沒地區的民眾撤離災區。

另外,政府緊急設置安置中心,供民眾暫時居住。不過大部份人都選擇到親朋好友家避難。只有極少邊遠地區的人因為不太注意收聽洪水的消息,或者與外界缺少聯絡,不知情況的嚴重,在大洪水突然到來時來不及轉移,只好爬上屋頂逃命。對這部份人,政府派了飛機進行救援。

總的來說,這場大洪災中,人員傷亡很小,損失比較慘重的是農民,因為莊稼都被淹了,牲畜也跑掉或淹死了。另外煤礦和旅遊業的損失也比較大。

對於應對自然災害和緊急情況,澳洲政府有非常完備的規定和立法。聯邦政府的《緊急狀況應對措施》就長達48頁,其中有非常具體和詳盡的條款,比如在接到來自州政府的救援請求後,必須在6小時之內做出反應,等等。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有相應的規定和部門,專門處理自然災害和突發事件。

經濟補償方面,政府有專門的自然災害救助基金,只要一個區域被宣佈為「自然災害區」,就可以動用這筆資金救助,另外,保險公司的賠償金和民間捐助也起到很大作用。

在人員方面,當自然災害或緊急情況發生時,政府可以調用國防力量救災,另外還有政府工作人員、志願工作者,甚至罪犯也可參與救災。

這次昆士蘭遭災後,州長在第一時間宣佈每人可申請160澳元的緊急補助,用於購買食物、乾爽衣物等基本生活品等,這筆錢是洪水剛剛發生、民眾剛剛「逃難」時臨時應急的。

洪水退卻之後,災區居民每個人還可以申請最多1萬澳元的補助,小商業主可以申請2.5萬澳元,這筆錢是用來讓災民「清理」家園,重新購買被大水沖走的物品等。另外還可以申請最多15萬澳元的低息貸款,用來恢復生產和經營,等等。

所有的安排政府都很及時的公佈出來,甚至還有議員鼓勵農民去申請補助的媒體報導。

由於有條不紊的處理,所以一場大災情並未引起任何社會動盪,筆者看到的唯一一個報怨是工會方面替卡車司機們發出的。工會說,跑長途的卡車司機們由於洪水的影響收入減少,如果他們沒給自己買收入保險,損失就得不到補償,因此報怨這些司機被遺忘了。

總的來說,由於救災制度的完善,特別資助資金的設立,以及媒體和反對黨的監督,在遇到這樣的自然災害時,政府方面是必須兢兢業業,不敢出任何大差錯的,否則立刻就會受到攻擊和抱怨。

而災民接受救助則是理直氣壯的,因為羊毛出在羊身上,說到底,國家的一切資金都是納稅人交的,政府只不過重新把這些資金調配了一下,用交稅多的「富足」公民的錢去救助了一下需要幫助之人,也沒什麼功勞可言,所以政府再做得好,也看不到什麼吹捧的報導,因為這一切都是應該的。

2008-02-05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8/2/5/n2003064.htm

 

 Marcello Venusti The Last Judgement 仿米開郞基羅末日審判

Marcello Venusti The Last Judgement 仿米開郞基羅末日審判

賈甲海外起義決裂中共的示範效應

賈甲海外起義決裂中共的示範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