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九評共產黨》後頓開茅塞

看了《九評共產黨》後頓開茅塞

點擊收聽:

聽眾朋友您好,我是啟明,歡迎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世說紛紜話共產節目。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社論發表後,引起海外華人的關注。為此,本台記者採訪了「靜水流深」作者曾錚,曾錚在幾年前逃離中國,來到墨爾本寫下「靜水流深」這本自傳,這本書成為了中共的禁書,在採訪時曾錚告訴記者,她認為「九評共產黨」的思想性相當的深刻。

曾錚:它是第一次,我覺得在我看來是特別清晰特別完整的分析了共產黨和中國和中華民族的關係。 

她認為大紀元「九評共產黨」社論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共產黨是作為一個外來的邪靈,就像類似修煉界說的那種附體一樣,附在中國人民的身上和附在政府以及國家之上。看了「九評共產黨」使她頓開茅塞。 

曾錚:我就覺得一下子像茅塞頓開一樣,就看清楚了這個黨和國家和人民和民族之間的關係,在此之前,我想從中共建政50多以年大小運動、各種天災人禍不斷,各種各樣問題,尤其近幾年來都在加劇,很多人都在想到底是為什麼?就拿我自己來說也沒有十分的認清楚這種關係,我是文化大革命那年出生的,生活在那樣的環境當中,在那種黨文化它掌握了一切的宣傳工具、輿論工具控制之下,你被培養出來的、教育出來的許許多多的思維,都已經被強行的灌輸進了它的那一套,就是所謂的共產主義的那種理論、思想、它的邏輯、它的思維方式,你在其中的時候你是看不到,就是說所謂的看不清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九評」讓我覺得看了以後有石破天驚的感覺,看過去以後一下子就覺得特別明確清晰的分析出了這種關係,而且一下子點出了中華民族這幾十年來所有不幸和災難的總根源,那就是這個共產邪靈,或者叫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它這個外來的主力以暴力和謊言來維持一切它的主旨,就是維護它的統治為最高利益置於一切其它利益之上的這樣一個東西,它糾纏在中華民族的身上給中華民族所帶來這些一切不幸的根源,我覺得我第一次這麼清晰的認識到了這一點。

記者:您看過「九評」之後,有沒有對它提到的某一方面特別觸動的呢? 

曾錚:我覺得「九評」的整個總篇氣勢還有深刻性剛才我講我最觸動的一點,就是它最形象也最深刻的點出了中共和中華民民族和中國的這樣一種關係。就像有一篇評論文章我看了印象也特別深,叫做〈《九評》天符封中共九孔大穴〉,他在那篇文章剛開始談到曾經有一個高人指點他,說像共產黨這種東西是高於人類的一種型態,那麼靠人自己的力量是很難去解決它。 

這篇評論還提出了一個說法我覺得非常的形象也是非常的有意思叫「道解共產黨」,看了這個以後我就覺得看了「九評共產黨」以後我就理解到什麼叫「道解共產黨」,就說這樣的認識的高度,在這之前這麼全面、這麼清醒,而且把九評這樣的高度來評論共產黨我是第一次看到,當然它通篇講史事實的例舉、各種論點,從第一評到九評全面性的分析,就說從中共建政以來它的本質、它是怎麼樣起家的?中共的本性是什麼?是怎麼樣破壞民族文化?怎麼樣破壞傳統的?怎麼樣的一部部殺人的歷史?它怎麼樣實實在在是一種邪教?就說各方面這種全面深刻非常宏大的這種東西,你看一次都可能不一定能夠完全很好的去理解它,但是隨著你去看,隨著你用自己的理性真正的跳出共產黨給你的思維方式在回過頭去看共產黨的時候,你就發現你的思路被理清的非常多。 

雖然表面上中國的問題那麼多那麼複雜,但是認清了以後,最後的根源就是共產邪靈附在中華民族的身上,認清楚這個本質以後,那麼解決中華民族或者中國問題的葯一下就找到了,就像醫學講的藥到病除,找到了病的根源,對著根源下藥,才能夠對症,才能夠真正解決現在我們許許多多探索這麼多年卻不知道怎麼樣解決的問題,我覺得印象非常深的就是這些方面。 

記者:如果共產黨不存在的話,中國會變成怎麼樣呢? 

曾錚:「九評」裡面有一個專門小標題就是談到:沒有共產黨以後,中國會怎麼樣。我覺得裡面已經說的非常詳細也非常有說服力。我在網上也看到了「九評」出來前幾評以後,凡響就非常的熱烈,就有讀者打電話給大紀元的編者問,如果沒有共產黨,我們中國怎麼辦?其實這種思維本身就是共產黨長期教育,而且也可以說它非常精心的想給人民造成這樣的一個印象,因為從它奪取政權它既不是君權神授,它也不是通過民主選舉,從奪取政權開始它最大的恐懼感就是維護它的政權。 

那麼為了維護它的政權它就這麼幾十年來通過血腥、暴力、謊言,精心的製作輿論導向去引導民族的思維,讓人已經非常自覺和不自覺的接受這樣的觀點,認為中國這麼大,中華民族問題這麼多,千瘡百孔,沒有共產黨這樣一個強權這樣一個有鐵腕的人來統治,那麼中國就不得了了,就要亂了。其實現在回想起來,我就想到毛澤東去世那一年,我十歲,那個時候真的是一聽說偉大領袖毛主席死了,真的是哭的昏天黑地的,因為我從小受到教育就是沒有毛主席就沒有新中國,那麼事實上怎麼樣?沒有了他中國照樣在運轉。中華民族在共產黨取得政權之前五千年當中,曾經取得過在世界上哪個民族也沒有過的輝煌。 

那麼在同時代當中,台灣人民也沒有共產黨,那麼今天台灣人民的物質生活水平也好,人民精神面貌也好,各方面也好,國力也好,平均的生活水準也好,都遠遠的高於比共產黨統治下的這個中國,也沒有覺得好像沒有共產黨我們就不怎麼樣了,其實這種思維方式的本身就是因為共產黨它要維護它的權力而強加灌輸或者誘導給中國人的。還有一個理論就是中國人的素質太差,中國不能實現民主,不能沒有共產黨,其實這些早就已經被世界上其它國家的歷史,前蘇聯、俄羅斯、印度、甚至台灣、東德、西德、北韓、南韓這些歷史所證明的,這麼多國家事實上一百多年的共產主義、世界的實踐,已經就按共產自己的理論來說,實踐是檢驗這裡的唯一標準,也已經證明共產主義這個東西對於世界的文明是一種災難,已經被全世界唾棄了,現在就已經僅僅剩下中共這一塊地方,還有其它幾個特別小一點點國家在苟延殘喘。 

其實中華民族我相信到了今天,世界文明今天、世界的主流民族,進步的潮流情況下,科學、信息各方面這麼發展的情況下,我相信中華民族在真正的認清了共產黨是什麼?真正的從思想上摒棄共產邪靈強加於我們外面的,就是從外面強加在中華民族身上邪靈之後,中華民族自身的聰明才智、自身的傳統文化是足以在這塊大地上來重新塑造我們民族的一個新的歷史和真正走向我們民族的美好未來。 

記者:您以前出了「靜水流深」這本書,以後還有什麼打算嗎?

曾錚:我的自傳「靜水流深」主要是談我自己在中國大陸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到第三次拘捕,最後一次勞教這樣的經歷,今年中文版出來以後也引起了比較大的反響,現在我正在忙著做英文版的修訂,英文版明年三月也由悉尼最大的獨立出版商Allen & Unwin推出。我相信它也將是面向西方社會,讓西方社會更深入的了解中國,了解中國發生在上一個世紀末到這一個世紀初的一場跨世界的最大的人權迫害的歷史真相,事實上我認為我的這本書也可以作為「九評共產黨」左證的材料來作為一個具體的例證,來說明共產它黨為什麼是暴力起家的,為什麼它是流氓成性的,為什麼它是真正的製造中國動亂的源泉,為什麼它是製造中華民族一切不幸的根源,我想從我個人的故事當中也能夠反過來去證明「九評共產黨」當中的許許多多的論點。

原載於:http://www.soundofhope.org/b5/2004/12/19/n219105.html

致張林之妻方草

致張林之妻方草

A Sunny Day after Snow 雪後天睛

A Sunny Day after Snow 雪後天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