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與道解共產黨

《九評》與道解共產黨

【大紀元2004年12月20日訊】我今天發言的題目叫《九評與道解共產黨》。為什麼要叫「道解共產黨」?為什麼要用「道解」這兩個字呢?我是從張傑蓮的的一篇文章「《九評》天符封中共九孔大穴」中看到後深受到的啟發。文章裡面講到,她的一個好友多少年前去見一個老和尚的時候,老和尚當時語重心長的跟她講,「共產黨是個外邪,鬥不倒的,只有道解。」

 《靜水流深》的作者 曾錚 女士在研討會上發言。(大紀元攝)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女士在研討會上發言。(大紀元攝)

當時這個張傑蓮和朋友都聽到這話,她不懂老和尚的話,現在她讀到大紀元的社論《九評共產黨》的時候,她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叫「道解共產黨」。

「道」是「大道」的「道」,「解」是「解體」的「解」,「道解共產黨」,「通俗講就是從根本上入手來化解。他對應著在本質存在的那一層面的強大的淨化清理之法力,當然在這個可視的空間裡也會有相應的表像。」


一、認清共產黨的本質放棄幻想 

我讀了《九評共產黨》受到的最大的啟悟就是,它完全是從大道的層面角度認清共產黨的本質。雖然在這之前對共產黨殺人的暴政等各方面的批判都非常多,但是如果它真的是一個外來的邪靈,你站在跟它一樣的層次,甚至比它更低的層次,你是看不清它的真面目的。在座的幾乎有一半都跟我一樣,是所謂「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就是說當你一落地開始,你的思維方式,你所得到的一切信息,你受到的所有的教育都是在共產黨的構建之下的,你的思維模式都是它的思維模式,這個時候你怎麼可能跳出它的範圍來真正看清到它的真面目呢,來真正認清它、批判它呢?

所以這個《九評共產黨》對我最大的震撼就是告訴我們,共產黨是什麼,他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的指出,共產黨就是一個外來的邪靈。從它的產生,從它的組織,從它的意識形態,從它的思想,跟中華民族,中國人民沒有一點關係。

我是在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們班第一個入黨的,到今年算起來也是17年黨齡了,像剛才的兩位發言人一樣,是懷著這樣一個願望進去的:我們新鮮血液的加入能夠改造這個黨。我相信雖然共產黨這麼邪,它幹了這麼多壞事,但是在歷史上有很多人是懷著很好的願望進去的,其中有不少是好人。那麼為什麼這麼多人進去都改造不了它呢?因為它的本質就是一個外來的,獨立於這個民族和這些所謂的被附體的人之外的。

附體就是這樣一種形式,它附在你身上,從你身上吸取營養,用以達到它的目的,維護它的存在,而你卻永遠也不可能改造到它。作為每一個被它附體的個體來說,你永遠都會被它利用,而永遠也不可能改造它。

認識到這一點,我們也就知道,對共產黨本身抱有的任何幻想都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也是絕對的會給我們民族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的。所以,《九評共產黨》給我帶來的最大的震撼就是,讓我認識到共產黨是個外來的邪靈這個真正的本質。這一點可能有的人沒怎麼注意就看過去了,但是對我來說卻是石破天驚的,是一語道破天機。我首先是希望大家能跟大家分享充分重視這一點。

二、外邪之表現:既暴且「媚」 

我想說的第二點就是,外部附體邪靈的表現可能會有很多方面。《九評共產黨》也很全面詳細的說了它殺人的歷史,它的暴政,它的起家的歷史,它的對民族信仰的破壞,對文化的破壞等等。外邪,附體件那麼的它表現之一在哪裡?它既然是一個外來的邪靈,它寄附在你這個民族身上,它首先就要打破你這個民族傳統,你自己的根。

中華民族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保存了從古至今5千年的文明的這麼一個民族,那麼它要附在中華民族身上,它就必須打破文化上的傳承,打破整個民族種族上的傳承,對於神的信仰,對於古老文化的珍視。,所以它上台後,它先是土改殺一大批人,然後就是破四舊,把「孔老二」打倒,紅衛兵「造反」一上來,「文化大革命」中毀了多少寶貴的文物,這些也都是它外邪的性質決定的,它一定會這麼做的。

我今天想談的另一點就是,作為妖也好,作為邪也好,有暴力的一方面,比如張傑蓮文章中談到妲己禍亂朝廷,妲己有它殘暴的一面、惡毒的一面,它發明了炮烙,發明了蠆盆,把人扔進毒蛇堆裡弄死;,但是它絕對還有另一面,為什麼殷紂王會被它迷得死心塌地呢?它肯定有它千嬌百媚、能歌善舞的另一面。

共產黨作為外邪,在文革前它整個歷史就是整人的歷史、殺人的歷史,破壞民族文化的歷史,那麼到了文革結束時,鄧小平上台提出改革開放時,到底為什麼呢?因為那這個時候若經濟不放鬆,在國際形勢下已經威脅到它政權本身的存在了,所以它這個時候不得不開放一點經濟,給大家一點思想的自由,這個外邪就表現出它作為妖的另一面,妖還要媚,還要能迷惑人。

看一下今天中國社會的表現,今天中國社會有500萬到600萬的「黃色娘子軍」,從事娼妓產業,前不久在網上看到何清漣的文章,今天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的12.1%-12.8%GDP總產值中有百分之十幾來自於娼妓業的貢獻。今天共產黨為自己的統治找合理性的理由就是鼓勵你賭博,鼓勵你嫖娼,去搞男女關係,去搞腐敗,只要你不質疑它政權的存在,不去跟它提民主的要求,不去危及到它這個外靈本身在中華民族上的寄附,那麼你幹什麼都行。甚至現在西方的社會都因為它巨大的市場所迷惑,看到北京、上海的高樓大廈,被它所欺騙,在對它對人權的迫害等很多地方失去了原則。

其實,從它是一個外邪的一個角度,我們就能看到我們都是被它迷惑了。不談其它的,就談經濟方面,經濟上看起來是發達了,實際上蘊涵了非常多的危機。整個社會經濟是建立在嚴重社會不公的基礎上的,當年共產黨鬧「革命」的時候提出的一個理想就是社會大同,要公正,要消滅剝削,但是現在社會不公的程度已經超越了歷史上的所有時期,那些貪官污吏貪了多少錢我們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看現在老百姓,河南愛滋村,一村的人死光,老百姓多少下崗的活不下去。

這種經濟表面的畸形的繁榮、虛假的繁榮建立在極大的社會不公上面,還建立在透支我們中華民族幾代人的資源,和對於自然資源和生態資源極大的破壞上面,根據鄭義先生的統計,我們現在每生產一塊錢的產值,就要消耗3塊錢以上的資源,這樣來講對中華民族真的是犯罪。有剛從中國過來的人講,現在共產黨什麼都賣,賣國有企業,賣土地,連河都分成一截截的賣掉,這樣賣下去,再過幾年賣什麼?

所以現在我們對中共它的殺人歷史,對它的惡的一面有一定認識,但是我們對於這個外邪妖媚欺騙人,它拿這個暫時展示的「好處」去誘惑你,去欺騙你,讓你沉醉於其中而不自覺的方面這種危害性,卻沒有能引起足夠更多人的重視。

就像我被關在勞教所的時候,我接觸過不下100個吸毒的人,她們為什麼會吸毒呢?肯定毒品一開始給她們帶來很快樂的感覺,她們自己都用了一個詞叫「飄」,它有享受,有舒服的感覺。這種狀態就跟今天我們很多中國人的狀態一樣,大家都沉溺於共產黨所允許鼓勵給予他們的物質上的享受,而不再去管一個人的靈魂。這個對於一個民族來講是相當相當危險的。

三、《九評》出台的意義 

《九評》在這個時候出現的意義何在?到了今天我們中華民族已經到了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了。因為一個民族要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得有兩方面的基礎,一個是文化和道德的基礎,一個是生態資源和自然資源的基礎。那麼經過共產黨這麼多年的統治,它作為一個外來附體的邪靈,它的目的就是從你身上吸取養分來維持它的存在,它的永遠「光榮、偉大、正確」,它不會關心被寄附的這個人什麼時候會完蛋。那麼它統治這麼多年,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

一位作家王力雄說過,一個社會制度的建立,可能幾十年就能建立起來,一個文化的傳承,它是幾千年的歷史,當一個民族的文化被徹底破壞的時候,這個可怕的危害性不是短時期內能夠挽救的。

現在這個社會的基礎,很多專家都已經出書了,「中國即將崩潰」,「共產黨像坐在火山口上」,大家看到國內已經發生了大規模的民變,漢源的幾十萬民眾暴動,已經出動軍隊去鎮壓。

把海外民眾的道德水平與現在中國大陸中國人的道德水平比一下,簡直是沒有辦法比。我在中國,從早上出門到晚上回家,如果沒有被人罵一頓,沒有被人刺批一頓,沒有跟人發生什麼不快,沒有看到有人吵架,就會覺得很幸運;可是在澳洲社會我出去,有時是我自己不小心犯了錯誤,我都會遇到很多人主動來關心我,來幫助我,這個差距是相當巨大的。可能有些中國人已經習慣了這個麼環境了,他們沒有在海外生活過,也感覺不到這種對比。確實我們民族已經到了一個生死存亡的關頭。

很多人士也在思考怎麼辦,我們中華民族已經給了共產黨很多時間,已經在等,一直對它抱有很多幻想。共產黨上台的時候,文革結束後「科學的春天」來臨的時候」,那時很多知識分子很受感動,終於共產黨要尊重我們知識分子了,入黨的入黨,表忠心的表忠心。89的槍聲過後,江澤民上台搞了很多扼殺言論自由,迫害宗教人士,迫害信仰團體的事情,現在後來他下去了。「胡溫新政」,很多人也是抱有幻想。

如果我們能夠認清這個共產黨的實質,它就是邪的,它就是毒,毒藥生出來就是要毒人的,就是要害人的,只是它變換方式,這樣可以害人更久一些。毒藥有可能改變嗎?就像一個很有名的寓言,一個蠍子要過河過不去,它求一個烏龜馱著它,走到河中間,它一口把烏龜咬死了,它們倆同歸於盡。烏龜在死之前不甘心,它問蠍子,你為什麼要咬我?你咬我,我們兩個都死掉,蠍子說,沒辦法,我忍不住。那就是它的本性。所以《九評》的出台讓我們放棄對共產黨的任何不切實際的想法。

很多人擔心,「沒有共產黨,誰來領導中國」?中國會不會亂掉?首先這個想法就是共產黨這麼多年非常成功的洗腦的結果。我們中華民族存在幾千年了,那時從來沒有共產黨。我們曾創造過最強大最輝煌的文明,大唐盛世,康乾盛世。那麼橫向的看看世界範圍內,全世界共產黨政權快要倒完了,南韓、北韓的對比是非常明顯的。懷疑我們中華民族的智慧是對我們自己的侮辱。

一個人被外邪附體後,他就生病了,他的心智就迷失了,就像一個久病纏身的人,或者一個鬼迷心竅的人,如果把他的病根拿掉,把他的心智恢復起來,你說他會不會活了?擔心沒有共產黨誰來領導中國,不是一個道理?

四、「道解共產黨」的途徑 

下面回到主題,「道解共產黨」,怎麼樣道解共產黨?

談到這點,我就想起一個很有趣的科學實驗,用一種特殊的照相機對一棵植物拍照,就會拍到它的一棵枝上長了兩片葉子,但是在這個空間用肉眼看去,發現並沒有這兩片葉子,但是那種特殊的照相機它能拍攝到肉眼看不到的光波,它就能拍到那兩片葉子。過了一段時間以後,這個地方真的長出了兩片葉子,而且位置、形狀、大小跟照相機拍到的一樣。

這個實驗是確確實實存在的科學試驗,它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呢?說明了這個世界的任何事物它能夠存在,它在另外空間已經以場或其他形式存在了,然後反映到這個空間表現出它的實像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覺得共產黨它是一種邪靈,要道解它也非常容易。我們每個人從思想上真正認清它作為邪靈的本質,思想上堅決跟它的存在劃清界限,清除它的毒害;另外從形式上,我們共產黨員能夠認清它的,都來退黨——,我前幾天剛剛在大紀元網上發表了我的退黨聲明。那麼當我們從思想上否認它的時候,就從另外空間剷除了它能夠寄存於我們的這個物質空間的基礎形式,那麼它就是不費一槍一炮就解體倒台了。

但是有些人可能不同意這種說法,沒有一槍一炮,不搞組織形式,甚至不搞武裝革命,怎麼可能呢?我覺得從我看來,「道解共產黨」就是用《九評共產黨》這種思想,我們每個人都從思想上去否定它,每個人都形成正的念頭,邪不壓正,這個是成本最少的平穩的驅除共產黨的方式。

談到中國未來的時候,有悲觀派,有樂觀派。我們中華民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究竟是悲觀還是樂觀,我覺得取決於我們今天怎麼做。

也有的政論家在談到中國形勢的時候說,共產黨執政這麼多年,它已經把其他形式的任何力量都消滅殆盡了,現在唯一不受約束的就是共產黨自己,那麼這個政論家就分析到,最後誰把共產黨打倒了?只有共產黨自己。

這個結論我相信很多人是接受承認的。那麼悲觀的地方就是,它自己打倒自己的過程中,它會把我們民族綁在它的身上給它做陪葬品。我相信共產黨一定會垮臺,共產黨必然滅亡這個結論沒有多少人會懷疑。問題是在它垮臺,在它滅亡的過程中,我們這個民族是不是要給它當陪葬品?我們民族有沒有這個能力進行自救?這就是當前擺在我們每個人面前的一個課題,所以說要悲觀呢,就是它要拉我們去陪葬。

我還是想強調,悲觀還是樂觀,看我們今天的做法。樂觀就在於我們每個人被它附體多年也好,被它迷惑多年也好,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通過各種各樣的不同的途徑,我們都在逐漸認識這個共產黨的邪惡,都在反思應該怎麼辦。那麼《九評共產黨》的出現,為「道解共產黨」提供了一個很好的途徑。所以從《九評共產黨》的系列出台後,我向我所有的朋友說,我請你們閱讀《九評共產黨》,並且傳播《九評共產黨》,傳得越廣越好。

謝謝大家!

2004年12月18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4/12/20/n754219.htm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發的爭議

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發的爭議

Thoughts on My Mother's Birthday 母親生日感懷

Thoughts on My Mother's Birthday 母親生日感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