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當今最大的強奸犯与毒販子?

誰是當今最大的強奸犯与毒販子?

1990年春天,「六四」「反革命暴亂」以后,「党和國家領導人」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對招待會進行現場實況轉播。一名外國女記者問剛剛踩著「六四」學生的鮮血登上中共中央總書記權位不久的江澤之民:總書記先生,听說參加八九民主運動的一個女大學生被逮捕后,被押到四川省的一個勞改農場,在那里,她被几個男警察給輪奸了,請問你是怎么看待這件事的?

當著中外記者和全世界收听的人民,江澤之民答曰:這個女大學生是個暴徒(因為她竟向我們要民主!)。她罪有應得!

2003年夏天,重慶大學女研究生魏星艷因煉法輪功被關到重慶市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披著警皮的豺狼將她當眾強暴之后,又將她折磨到生死未卜奄奄一息。海外讀者撥打重慶沙坪壩區610隊長的電話詢問此事時,听到的是近乎瘋狂的回答:“就該強奸! 她是個傻子!”

是的, 這就是中共魚肉下的今天的中國:

「六四」女學生「罪有應得」,因為她是她競敢開口要 「民主」;
魏星艷是個「傻子」,因為她修煉了「真善忍」;
孫志剛該殺,因為他沒有「暫住證」;
基督徒劉明勇被福州市公安局整死后尸體就該被「開過腸破過肚、肚皮被縫得像麻袋,頭上有個洞、背上有深深的刀口」(www.china21.org/simpChinese/news/2002/1001_lin.htm),– 誰讓他要信上帝!……

几年以前,一個朋友曾說:誰是最大的毒販子啊?中共! 它給中國人強輸「槍杆子里出政權」惡論; 它強逼民眾對民眾進行暴力「革命」獸行; 它只認識「有奶便是娘」,實用主義,逆天叛道, 胡言亂語什么「中國人民最大的人權是生存問題」 … 它向全民販賣精神鴉片,它毒害扼殺全民的精神道義 — 它讓多少人道德淪喪到 「只要你分我一勺羹,我管你偷來的、搶來的、蒙來的、殺人害命來的,還是賣身得來的呢」!

我相信了這一點,當我讀到堂堂一個重慶大學不但不能保護自己的學生、為自己的學生討個公道,反而替強奸犯打掩護,刪改网站、讓半層与魏星艷同樓住過的女生都集體「不知去向」;

我相信了這一點,當我听到重慶610辦隊長与江澤之民放出一模一樣的毒气;

我相信了這一點,當看到那幅獲獎的新聞照片:兩個便衣在天安門廣場于光天化日之下手執匕首用大頭皮鞋將一名手無寸鐵在此請愿的法輪功學員踩在腳下,而圍觀的人眾中一名儿童正掩嘴嘻笑;

 美聯社照片: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著一名手無寸鐵的學員的臉,另一名警察則一邊踩學員的腿一邊將一個小刀按到學員的脖子上。

美聯社照片: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名便衣警察用皮鞋踩著一名手無寸鐵的學員的臉,另一名警察則一邊踩學員的腿一邊將一個小刀按到學員的脖子上。

我相信了這一點,當欲跳樓自殺的姜某,站在湘潭市鬧街頭的六樓之頂,在看客們的鼓勵聲中,終于縱身一跳而最終喪命(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3/5/14/26287.html),血流滿地之時,圍觀的人群中爆發出了熱烈的鼓掌与歡呼聲……

我們還需要更多的證据嗎?
我們還要听更可怕的事例嗎?
誰是當今最大的強奸犯与毒販子?

我听說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把江澤之民告上了國際法庭。我認為告得好、告得妙!當今天下最大的強奸犯和毒販子早該被繩之以法。

(2003年6月19日以筆名曹靜發表)

A Black Swan 黑天鵝之歌

A Black Swan 黑天鵝之歌

 Fighting for Cultural Freedom 自由文化人

Fighting for Cultural Freedom 自由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