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間諜門」震驚全澳

力拓「間諜門」震驚全澳

2009年7月5日,澳洲最大的鐵礦生產商力拓公司在中國的銷售主管、澳籍華人胡士泰(Stern Hu)以及其他三名中國籍力拓員工被上海市國家安全局拘捕,原因是「涉嫌竊取國家機密」。這起毫無徵兆的所謂「間諜門」事件在澳洲社會和媒體上引起很大的震動,相關的報導和評論幾乎是滾動式的一篇接一篇,始終是熱點。

首先可以看到的是,不管中方媒體再怎麼把 「陰謀論」、「胡士泰花錢收買『內奸』」等說法往事件上套,但澳洲媒體和公眾似乎沒有一個相信所謂「竊取國家機密」的指控,而是上來便說:中國對「國家機密」的定義與澳洲不同;那裏什麼都有可能成為「國家機密」,「國家機密」的外延太寬泛、內涵太隨意。

「間諜門」之所以引起很大的震動,當然不僅僅因為澳洲與中國之間鐵礦石貿易量一年能達到250億澳元之巨,更由於此一事件突顯了在中國進行商業活動的風險。許多外商首先想到的是:我會不會像胡士泰一樣一夜之間從「外企高管」淪為「階下囚」?甚至連做中國市場分析的研究人員都感到有點不寒而慄,不知自己為做研究而蒐集的情報和資料會不會在某一天也變成「國家機密」。特別是在此之前,有過異議人士僅僅因為把已經公開發表的資料傳到境外,就被視為「洩露國家機密」而判刑的案例。

「間諜門」事件引起廣泛關注的原因之二,在於事件發生的背景。眾所周知,中共國有的「中鋁公司」出資195億美元欲收購力拓,本想做成「史上最大的海外收購案」,卻在最後一刻慘遭力拓「拋棄」,鬧了個「灰頭土臉」;而胡士泰被捕之時,正值力拓與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就今年的鐵礦價格進行談判的關鍵時刻。

由於中共在抓捕胡士泰之前、之後都沒有通過外交途徑向澳洲透露任何案件細節,使得澳洲政府不得不跟其他所有人一樣從中共的官方媒體公開報導中去瞭解、追蹤胡士泰案的「蛛絲馬跡」,這讓澳洲方面相當光火,也使事件迅速上升為陸克文政府的政治和外交危機。

在胡士泰被捕後的一個星期之內,澳洲外交部長連續三次召見中共駐澳大使,要求提供更多情報;而澳洲反對黨要求總理陸克文介入此案,「直接給胡錦濤打個電話」的聲浪也愈來愈高。

對澳洲公眾來說,很難接受和理解的另一點是,中共國安為何能在不起訴一個人的情況將他「莫名其妙」地拘押這麼久,而且根本不知道到底何時會起訴。在澳洲,在最嚴厲的《反恐法》之下,警方拘押嫌疑人的最長時間才二十四小時,一般案件若不起訴,幾小時就得放人。因此,中共國安能這麼「無期限」的拘押一個人本身,在澳洲人看來就是很「嚇人」的了。

很多澳洲媒體的報導毫無掩飾的表達了對胡士泰的同情。《悉尼晨鋒報》發表了題為「胡士泰被『扔進狼窩』」的文章,直接引述胡士泰在力拓公司的前上司,也是胡士泰申請澳洲國籍時的擔保人多格爾(John Dougall)的話說:「我想大聲呼喊:『他是個了不起的澳洲人,需要我們的支持。』陸克文先生不能只是坐在那裏,任由胡士泰被扔進狠窩。」

全澳發行的《澳大利亞人》報刊登了其外交事務編輯謝瑞頓(Greg Sheridan)的文章《可惡的生意中的大風險(Big risk in nasty business)。謝瑞頓說,胡士泰的被捕突顯了「澳中關係的嚴重危機」,「這是北京的一個嚴重的計算錯誤,其對中國利益的長期傷害將不會只局限在澳大利亞,而是會貫穿在西方世界。」

謝瑞頓還說:中共的行為,是典型的「冷戰衝動」,此種行為發生在2009年,「已經過時30年了。」

「力拓是世界礦業巨頭,如果中共隨隨便便就抓力拓的高管,其它國際大公司會怎麼想?」

謝瑞頓還直言不諱地說:中共的此種行為,對陸克文政府是顯而易見的 「無禮與無視」,如果陸克文不能使胡士泰在幾天之內就獲釋,就說明他對中共的影響力「等於零」——雖然他曾自詡為中國的「諍友」。

謝瑞頓尖銳的文章引來了一百多個讀者的評論。許多讀者支持他的觀點,有人說:「這真是笑話。中國是個大笑話,一個危險的笑話。」

也有讀者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是個獨裁國家,根本不是市場經濟。「那種國營企業能進行獨立商業運作的說法是一派胡言。中國是個可怕的地方。我寧可我們變窮一半,也不想失去原則去與那個政權打交道。」@ 

2009/7/14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9/7/14/n2589801.htm

拉斯維加斯首演滿場 觀眾連聲讚

拉斯維加斯首演滿場 觀眾連聲讚

觀眾:新唐人大賽演唱會融貫東西藝術

觀眾:新唐人大賽演唱會融貫東西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