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確有「安全的」維權途徑!

我們確有「安全的」維權途徑!

高智晟律師發起接力維權絕食以來,從中共歇斯底里的反應,到海外此起彼伏的聲援,再到初時令人有些吃驚,細想又似「正常」的來自維權陣營「內部」的「異議」,一切都不算太令人訝異。 

問題一:如果發生「魚死網破」的慘劇,責任在誰? 

這似乎已不必討論,相信勸阻高律師繼續絕食的人士,也完全有可能不是因為認識不到發生任何慘劇的責任都在鎮壓者,而只是覺得跟高律師還有理可講才寄言於他而不是寄言中共,但在中共長期「鐵板一塊」的淫威及毫不掩飾的向全世界擺出的「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架勢下,確有太多人在此問題上已認識不到自己思維方式的荒謬,因而不得不再囉嗦幾句。 

舉個例子。鎮壓法輪功後,因我不肯放棄,婆母曾跟我「玩命」道:「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到四川找你父母拚了這條老命!」我的心都要碎了,難過得不知所措。心中卻有個聲音在痛切的問:「您若真的不想活了,為甚麼不去找抓我關我的公安局拚命!?」 

我知道這個問題對她而言,太過「殘酷」,因而從未問出口。直至婆母四年後病逝於這場已奪去太多人生命的迫害之中,我都從未這樣「指問」過她。都是國家恐怖主義的犧牲品,我不敢拿自己一眼看到底的「真實」去詰問或要求她,因為我還看到了另一個真實:那就是她是無力面對這樣的真實的。我小心的呵護著她的情感,只可惜現實於她,實在太過殘酷,直至奪走她的生命。 

欺軟怕硬大致是很多人的通病,尤其是當對峙的一方又是中共這樣的「史上最強」時。此時選擇較「弱」的一方去指責或「規勸」,大致也是「不由自主」的。 

另一個問題是,是非標準的模糊和道德標準的下降。小偷偷人錢包後,人們往往忙於指責被偷之人:為甚麼不小心?而小偷之存在,大家都已承認,甚至覺得很「正常」,很「合法」了。 

所以要維權,還真得先把是與非的標準再搞搞清楚。任何針對公民合法的、非暴力的行動的迫害及由此造成的悲劇,責任都在邪惡的強勢——中共的極權暴政統治。 

問題二:有無「安全」的維權途徑? 

答案:當然有! 

共產黨之所以可怕,在於它握有的絕對的國家權力:軍隊、警察、監獄、特務、「工作單位」、……等等,所以「六四」時它能開著坦克順著長安街一路輾過,用機關鎗、開花子血洗京城,造成了多少位天安門母親永遠的痛(八九年時我是北大學生,六月三日晚剛好沒去天安門,否則……)。 

然而,中共的國家權力真有那麼「絕對」嗎?軍隊、警察、特務,這些不都是人組成的嗎?監獄不也得要人去看守嗎?一切來自中共的命令,不都得人去執行嗎? 

所以中共奪權,首先靠的就是攻心。它讓人民相信,它會帶給人民幸福富足,它會給農民地、讓工人當「先鋒隊」,讓知識份子做「主人翁」。它讓軍人相信,服從黨的領導,是軍人神聖的「天職」。 

五十多年的「腥風血雨」,早已打破了許多人心中的夢幻,當然還有許多人「陶醉」其中,還有許多人接受「現實」。 

讓我們不妨設想一下:中共手中最可怕的國家權力,都必須通過人才能發揮作用,人都不聽它的了,它還能有甚麼? 

當然,如果只有一部份人不聽它的,另一部份人還在聽,危險就繼續存在,只是減小了。但只要我們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來,悄悄的(或大聲的)「讓大家告訴大家」中共的罪惡和「天將滅中共」的消息,以真名或化名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聽它指揮的人越來越少,那它的可怕性不就越來越小了嗎? 

化名做三退(退黨、團、隊),再「安全」不過了,它抓誰去? 

不要瞧不起化名三退!試想一下,今日無論是以任何形式做了「三退」的人,都是決心唾棄中共或相信「天將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之人,你再讓他開槍替共黨殺人,他還會做嗎? 

人的一切行為都是思想指揮的。人都從思想上唾棄了中共,中共就誰也指揮不動了;人都退出中共時,中共也就解體了。「網」不存在了,就「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了,哪還有甚麼「魚死網破」?高律師也不必苦苦絕食了。否則你再怎麼維權,豈不還在它的「網」中?呵呵。 

所以,「安全」的維權途徑就是,傳《九評》、促三退,瓦解黨心、軍心和警心。 

問題三:關於「愚公」 

也許有人說,以上想法太天真了,有的人決不會退出中共,中共是退不垮的。 

其實那個「愚公移山」的故事裡,還有特別重要的一點被忽略了,那就是最後那個大山是神派人背走的。如果不是神派能背動大山的誇娥氏二子將山背走,那愚公的子子孫孫們,還真得讓智叟的子子孫孫笑個不停。 

我們會隨手就將神話拿過來用,卻未曾深究神話哪裏來的、不信神話或不懂其內涵了。人念感天以後,神揮手間,人世就變了。人真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麼?低頭看看自己,再扭頭看看周邊,有幾人在按自己的心願活?甚至有幾人擁有美滿的婚姻家庭?人連一己之命運都不能掌控,何言決定社會之大走向?人的命運和人類社會的發展,都是神安排的。 

退黨一事也是,神已定了中共將被掃出歷史舞台。那到底誰是中共呢?這卻是人可以選擇的。神看人的方式是,行為要看,思想更要看,思想中認同甚麼,那就算作甚麼。淘汰中共時,總要有人算作是中共一夥的吧?這些人是誰呢?就是認同中共之人。 

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神已給出了「天滅中共」的啟示,就看人信不信、聽不聽了。貴州平塘那塊產生於一億多年前、裂開於五百年前的大石頭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寫著「中國共產黨亡」麼?而且這塊石頭的照片,還是中共官方網站新華網公佈的,並且到今天還能看到(網址:http://news.xinhuanet.com/collection/2005-03/03/content_2643272.htm 如果這篇文章發表後,這個鏈接被刪了,那就是中共不打自招,承認了這張照片上確實寫的是「中國共產黨亡」。)中共看似鐵板一塊、「繁榮強大」的帝國中,不是有越來越多的人敢站出來對它說「不」了麼?到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去查一查,一開始沒多少人看好的三退運動,不是已做到835萬多人了麼?有心的人不妨去核實一下,這835萬多人,可都是有名有姓,不是編出來的,儘管許多人用的是化名。這些,包括《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不都是神給人的「天滅中共」的啟示麼? 

當然,與七千萬中共黨員及數以億計的曾入過團、隊的人比,835萬還太少太少,所以神還在等,等更多的人覺醒、心動、行動。大智若愚的三退愚公多了,「帝感其誠」,就會幫我們搬掉中共這座太行山的。誰到那個時候還非要跟它一夥的話,……時辰一到,就不再等了。

****** 

把「天將滅中共」的信息廣傳吧!讓大家都來三退吧!哪怕將信將疑,喊的人多了,中共也必垮無疑。 

這就是最安全的維權方式。 

2006年2月26日星期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6/2/26/n1237430.htm

Candle Light 燭光

Candle Light 燭光

A White Christmas 白色聖誕

A White Christmas 白色聖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