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致袁紅冰 法輪功更需要我們瞭解

唐子﹕致袁紅冰 法輪功更需要我們瞭解

【大紀元2005年11月19日訊】我知道袁先生攜書稿借出訪機會逃離中共國是去年年底,當時並不很注意。幾個月後由於關注九評和退黨,通過希望之聲聽袁先生激情演講後,才真正欣賞先生的風采。是你對法輪功的高度評價引起我對法輪功的真切關注。是你對法輪功良家婦女的抗爭精神的讚美,促動我第二次翻看《轉法輪》(半信半疑地看)。這次讀《轉法輪》使我澄清了對李洪志先生反對有病看醫生的誤會。

結合法輪功學員曾錚「我是個有神論者」的擲地有聲的聲明,我走近了法輪功。隨著對法輪功的一步步地深入瞭解,靈智增添之後,再看袁紅冰先生把中共迫害法輪功簡單化為極權暴政下的人權問題,我覺得很有必要對袁先生一個提醒:敬請更多地了解法輪功!這也是對袁先生為我開啟了解法輪功的門的報答吧。

一、中共迫害法輪功,凸現中共踐踏正義和良善的邪惡問題。

作為被迫害者,法輪功是我們的同情對象。袁先生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尤其是酷刑虐待良家婦女的義憤填膺,更表現出與高智晟為法輪功上書胡、溫具有同樣的悲天憫人義士的情懷。但唐子要提醒袁先生注意的是:法輪功更需要我們瞭解。為甚麼?原因可以說很多,但關鍵一點:中共迫害法輪功,凸現的並非極權暴政對信仰自由的人權的迫害問題,而是邪惡踐踏正義和良善的問題。

袁紅冰先生,中共的問題集中起來的確體現為極權暴政問題,長期以來我也是這樣看的。單從我家、我個人來說,被中共暴政傷害可謂歷史久遠。對中共極權暴政,袁先生深惡痛絕並英勇無畏,對此唐子由衷敬佩,樂於倣傚。但對導致中共至今仍對暴政罪惡不予承認、不思悔改以至於堅守極權並誘導中華趨於邪惡的問題,袁先生卻關注不夠。重視現象輕視本質,重視結果輕視原因,使袁先生作為一個研究法律、維護正義、追求自由民主的勇敢者,對法輪功的瞭解就極為不夠,為其聲辯也就止於對中共暴行、獨裁的譴責、討伐、審判的政治層面。

中共極權和暴政之後,有更深層的邪惡、邪靈、邪教問題。袁先生避重就輕,對中共便有伐暴用力過度、討邪較量不夠之仁。唐子希望袁先生成為討邪主力。

二、中共暴政極權既惡且邪,毀中華傳統,以善為敵、護邪作惡。

中共暴政是邪惡的。暴政全是惡的,但未必都邪。邪者,反人性、反人類、反天地。中華五千年文明史上如此邪惡兼備的王朝,除了中共還真的沒有。

是的,從中共統治形式、手段上看跟秦朝很相似並更極端,其黨魁毛澤東也自比秦始皇。但秦始皇也只惡而不邪。他統一中國、貨幣、文字、度量衡等,為中華部族國演進為民族國作出了偉大的貢獻。沒有秦皇可謂沒有漢族、沒有中華。凡國家政權都由於暴力的存在,有惡的因子。但是,由於有宗教、道德和法律的制約,國家政權便可以雖有惡因惡果而不邪,民族和人類也可以雖善惡俱在卻以善為主地延續到今天。但共產極權暴政的出現根本廢除了國家政權的護善功能。

袁先生曾經針對「沒有共產黨,中國會怎麼樣」的糊塗問題,詰問「有了共產黨,中國有了甚麼」予以有力反擊,唐子為之叫好。遺憾的是,袁先生沒有鮮明地指出有了共產黨,以良善立國的中國從此消失,成了一個日趨邪惡的偽中國。中共和毛澤東卻不僅惡而且邪,其邪惡更甚於納粹和希特勒、蘇共和斯大林。有了中共和毛澤東,中華民國和自由民主在大陸都沒了,敬天畏地講人和的中華傳統都沒了。中共正是因為邪惡一體,才實行極權和暴政以善為敵、護邪作惡。

三、中共極權暴政是天之邪靈附體中華民族、神州兒女之所需。

聽說袁先生認為《九評》所揭中共的罪惡史早已知道,所以雖然也支持傳播九評卻更關注審共和別的活動。我初讀《九評》也將自己定位在先知地位,對退黨更不屑一顧。我有比你更強的心理優越感:我二十多年前就看中共是壞人團伙,自動放棄了入黨當校長的機會。我認為不管以甚麼理由入黨都是一種弱智。

儘管早就如此藐視中共,但我也是第三次讀《九評》才弄明白中共的真象。初讀《九評》讀到「中共是邪靈」,我以為是法輪功的咒罵,現在看來不是。中共千真萬確就是邪靈。中共邪惡絕非僅僅幹一些與人性、人類、天地為敵的暴行、壞事,它根本就是一種邪惡的組織生命。人們通常也罵中共壞,偶爾也用邪惡一詞表達對中共的憎惡之情。但罵歸罵,咒罵者心裏還是視中共為一個政黨。對《聖經•啟示錄》對中共大紅龍之邪靈本質的透視,人們視為不科學而不予採信。

因此我對民運人士中所謂中華實現民主後還許可中共合法存在深以為糊塗,將竭盡全力反對。如此幼稚且弱智的政治主張就是因為不識中共是邪靈,學究似地根據中共的黨名,以為多黨政治理所應當給它一個位置,否則就不夠民主。袁先生,如果不廣傳「共產黨是邪靈」這一真理,中國就難以取締中共而獲得民主。當然袁先生可以以德國取締納粹為例找理由取締中共。但畢竟納粹是納粹,東歐還有共產黨,這理由就不充分。惟有確認中共是邪靈,民主中國才能堅拒中共。假定人界之外有靈界,獨裁專制、暴政極權、納粹日寇就都是舊靈界對共產黨(尤其是中共)出現並強大的特別安排。對此袁先生當有清醒的認識,由此能更多地了解法輪功,將廣傳《九評》當作反中共極權暴政的第一件大事。

四、中共是邪靈,最確鑿的證據就是中共是邪教這一如山鐵證。

在自由民主國家,人們結社建黨,只是為了執掌國家行政權力,由競選上任的總統及其官員系統依法為公民服務。立法權通過多黨制議會為全民掌控,司法權通過法官終身制與政黨保持中立。對每位公民規定的行為義務和自由權利,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沒有法外特權。所有公民都由各自自由選擇的良善信仰引導其道德方向。政黨來自西方自由民主傳統,只競選執政、參與立法不教化民眾。

中共冠名政黨,其實根本就是假象。中共從來就不是一個以競選執政和參與立法的現代政黨,從構想到成立再到現在行將消滅,一直就是一個邪靈教化其黨徒和全民的組織。共產黨還在馬克思的構想中就被視為一個以鬥爭和獨裁為政治手段而傳播共產主義信仰的邪靈,經列寧建立和斯大林、毛澤東鞏固之後就現實地成為以各國人民和共產革命的名義、以永恆的鬥爭和獨裁為政治目標的邪教。各級黨組織主要任務就是將暴力、撒謊等惡劣品性教給黨員併進而影響全民,以黨性取代或壓抑人性,教人行邪作惡,將正人君子變成邪教徒和黨奴隸。

中共邪靈生存和發展的使命從來就不是為了執政為民,而是為了篡權亂政以對人民實施邪惡教化,培育大小流氓。為此,從1949年奪取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政權到今天,五十六年裡通過不停地搞亂中華的政治運動——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反自由化、反六四民主愛國運動和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中共已成功地把中國人變成了大小流氓:全面拋棄五千年和平和諧傳統和兩千五百多年仁義道德傳統,數典忘祖以惡當善、以善良、人類、天地為敵,不惜毀滅中華文化和世界文明。顯然,中華邪氣越盛,中共生命越長。

五、正法正心正念正人,法輪功正在中華和世界範圍驅除中共邪靈。

法輪功並非人們簡單理解的祛病健身的氣功組織,而是正法正心正念正人的信仰團體,似氣功又不是氣功,似宗教又不是宗教,實乃中共邪教暴政下以氣功形式求生存的修煉文化。法輪功是對外的低調稱呼,對內卻尊稱自己為法輪大法。

袁先生,我神州大地早有培育正人君子的儒家禮教傳統,教化出世世代代恭敬待人、彬彬有禮的中華兒女。但儒家文士之正氣人情遭遇中共流氓之邪氣獸慾,中華民國裡國共三十年鬥爭,儒士退守台灣。中共皇朝五十六年暴政極權,流氓縱慾大陸,邪法邪心邪念邪人一直沒有受到強力挑戰,直到法輪功出現。

李洪志以正法度人,一本《轉法輪》二十多萬字輕鬆擊敗馬恩列斯毛鄧雄文百卷數千萬字。他一人講法傳道七年,輕鬆擊敗了中共暴力開道、生命要脅、生活所迫五十多年,全國數千萬黨的書記教父主導、大中小學教師幫手邪惡教育。法輪功學員七千萬到一億人讀法煉功,中華流氓大軍裡正心正念的正人百萬、千萬地走了出來。法輪功從創立之日起,就負有特殊的道德教化使命。接受法輪功,中共邪教國家將悄然地實現政教分離:法輪功復興中華文化以重新導人向善,承擔國人思想道德教育;中共和平演變成通過競選長期執政的真正政黨。

但中共邪靈斷然拒絕改邪歸正,於是有了江澤民發動直到胡錦濤今天仍然延續的對法輪功真善忍信仰的政治迫害,終於演變成法輪功驅除中共邪靈的精神運動:在中華和世界範圍講真像、傳九評、促三退。中共必將被講垮、傳垮和退垮。

結語:更多地了解輪功,匯聚正義力量,讓中共在全民唾棄中滅亡。

袁紅冰先生,唐子以為:中共極權暴政打不垮罵不垮審不垮,直接反專制中共將永遠不倒。打蛇打七寸!廣傳九評,集中精力揭露中共邪靈、邪教、流氓真象,更多地了解法輪功將其正義和良善廣而告之,支持法輪功和唾棄中共的人越多,中共解體就越快。中華正人多,中共生命死。中共亡,專制滅。

袁先生,審共和倒共的政治活動都很有意義,還應當跟告別和擺脫中共的精神運動密切相結合。建議你爭取法輪功的配合,通過你的自由聖火網站發起中華全民擁護或反對中共極權暴政統治的公決簽名行動,配合和促進法輪功正在奮力推進的退黨活動。兩個大潮相互激盪,中共皇朝破廈定將驟然之間坍塌。

Let's Go Sailing! 出海去!

Let's Go Sailing! 出海去!

 A Quiet Park at Bankstown in Sydney 公園小景

A Quiet Park at Bankstown in Sydney 公園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