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紅衛兵

又見紅衛兵

        很遺憾,筆者未能參加陳用林先生8月5日在墨爾本大學的演講,因而錯過了一次觀看新時代紅衛兵表演的機會。在第二天的「陳用林華人社區懇談會」上,雖然「紅衛兵」們還是發揮了一下「余熱」,但主持人和大部份與會人士的正氣籠罩了會場,「紅衛兵」們未得善終,提前匆匆離開了會場。據場外工作人員講,「紅衛兵」們來時成群,是一輛麵包車送來的,走時則有高級奔馳等候。

  印象最深的有兩個年輕人的發言。一個是坐在最後的一個男「紅衛兵」,他大聲地叫喊多次要提問;等到主持人點他時,他激動地責問:「你們都說共產黨不好,大陸的經濟增長那麼快,民進黨把台灣經濟搞得一團糟,台灣經濟增長那麼慢……」 

  他的問題未完,就被聽眾的嘲笑聲淹沒了——大部份聽眾似乎都樂壞了,據說就連坐在他身旁的另一些「紅衛兵」都悄聲制止他:「別說這個了,回去看書吧!」 

  我不知這位「紅衛兵」到澳洲多長時間了,顯然,他頭腦中的「民進黨」,就跟我在文革時期,受共產黨「教育」和矇蔽時,頭腦中的「一切反動派」一樣,是一切罪惡的根源。我只驚奇到了自由世界,這位小朋友居然還那麼勇敢地無知。嘲笑他的無知,直讓人有「勝之不武」之感。 

  墨爾本作家老戴維及時地站起來充當了義務教育員。他說:「我告訴你共產黨和民進黨有甚麼不同吧。第一,民進黨是選出來的,共產黨不是選出來的;第二,如果要說誰受過共產黨迫害的話,在座有很多人會舉手,可是要說誰受過民進黨迫害的話,大家看看有沒有?第三、如果我說我受共產黨迫害向澳洲申請庇護,澳洲會同情我,可是如果有誰說我受民進黨迫害來申請難民,那傢伙腦子壞掉了。」 

  另一位補充說:「民進黨有甚麼問題,它會到議會裡去打架;共產黨有問題,它會殺人,這就是不同。」 

  還有一位「紅衛兵」,在現場接受了多次「黨不是國」的「教育」之後,站起來發難時,先承認說:「我承認黨不是國;可是,因為你們叛黨,卻給國家造成了損失,這又怎麼說?今天主持人說不許罵人,可是中國有句老話,『既想當婊子,又要立牌坊』,你們還好意思說你們愛國!」 

  這位紅衛兵「文雅」地罵完了,以勝利者的姿態坐下。我心中一痛,想起基督徒常說的一句話:「主啊,請饒恕這有罪之人吧,因為他不知道他在說甚麼!」 

  在郝鳳軍剛剛結束的發言中,這位堂堂七尺男兒,談到在中國被囚禁的異見人士甚至沒有會見親人的權利,談到有人可能會因為特務或線人給中共提供的情報而永遠不能回國見親人,談到自己也可能再也見不到父母兄長時,兩行熱淚潸然而下。筆者心中有感,眼淚也是奪眶而出。 

  這些新時代的紅衛兵,無知以外,更可怕的是沒有仁愛之心,我想他們根本就理解不了郝鳳軍這樣的熱血男兒的一腔深情,以及他熱愛祖國和親人的方式。他們心中剩下的,只有可憐的「民族仇,階級恨」了。 

  唐子曾撰文「鬱悶中共奴 退黨做人除獸印」,看來,中共不亡,我們的下一代是完全沒有希望了。 

  2005年8月9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5/8/9/n1012763.htm

 2006年8月6日,陳用林在墨爾本百鳴文化沙龍主辦的「同在藍天下——陳用林華人社區懇談會」上。

2006年8月6日,陳用林在墨爾本百鳴文化沙龍主辦的「同在藍天下——陳用林華人社區懇談會」上。

《靜水流深》熱銷 昆省演講揭真相震驚全場

《靜水流深》熱銷 昆省演講揭真相震驚全場

「解放臺灣」

「解放臺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