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余杰《以真話來維權》

評余杰《以真話來維權》

看到余杰的《以真話來維權》後,我發表了八個多月前寫給他的信(注1)。信裡我談到在甚麼樣的情況下,即便是「十足真金」的真話,也會傷人。我想委婉地向他表達,除了「講真話」外,一個人還應該能夠對自己講出的話負責任。我發現,他似乎不太考慮這一點。 
   
我當時沒有跟他講,其實他還有說了假話卻不自知的情形。在我的「婦人之仁」中,我一直怕他難為情。我們是校友,我又「癡長幾歲」,去年他到澳洲開作家會時,我應獨立中文筆會蔡楚先生的吩咐,盡過一點地主之誼,如安排他與悉尼和墨爾本幾十名作家的會面(後來他在其中發展了不少會員),一次公眾演講,在會議期間為他做翻譯,替他聯繫媒體採訪,等等。因為有過這點「私交」,我莫名其妙地覺得我對他負有甚麼責任,因此才費心費力寫那封長信。 
   
現在,我不得不將他講了假話卻不自知的例子說出。我希望,如果這能讓他有所觸動的話,他能藉此反省一下:是否還有更多的以為是講真話,卻講了假話甚至蠢話的情形?「講真話」這三個字,是否還有不為我知的境界和含義? 

这個例子發生在去年十一月在澳洲召开的亚太地区作家会上。我在會上做了題為《論言論自由、新聞管制及中國人民的對策》的發言,當時稿是用英文寫的,發言時也是用英文念的,因為工作語言是英文。 
   
大會結束後,我把發言稿翻成中文,於05年11月12日分別發表在大紀元(注2)、博訊網(注3),以及獨立中文筆會社區。 
   
五天後的11月17日,余杰發表了他的澳洲記行《若為自由故,天涯若比鄰》(注4),提到我的發言時,他說:「曾錚則講述了她的自傳《靜水流深》的寫作過程——這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大陸遭到殘酷迫害的故事。」 
   
看到这里,我驚詫了。我沒有講過半句《靜水流深》的寫作過程,我講的是中國的言論自由和新聞管制,裡面提到法輪功和《九評》而已。如果余杰因為英文不好,當時沒聽懂,可是我早已在五天前發表了中文稿啊! 
   
也許,這是一件太小的事情,小到有人會覺得不值一提。但在我的「婦人之見」中,從此對余杰的治學態度打了個大大的問號。我看一個人,向來喜歡以小見大。大話人人會講,不經意的小節,往往更能反映一個人的品質;而一個人的見識高低,又取決於他的人品。人品不高,見識必低。 
   
余杰似乎一直將「說真話」放在僅次於上帝的重要位置。我願意相信,他主觀上,可能確實想講真話,他也以為自己在講真話。然而,由於他的無知、不求甚解,以及被膨脹的自我所矇蔽的心智,他說了假話卻不自知。更重要的是,自我過分膨脹後,一個人會失去起碼的善念和同情心。 
   
他在《以真話來維權》中提到他比較相信吳弘達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的結論時,也沒有給出任何論據和論證過程,唯一的原因/依據是「我認為」。「我認為」能夠成為判斷一個這麼嚴重的指控是真是假的依據嗎?誰都知道不能,余杰為甚麼會認為能呢?這也基於他對自我的一個判斷,也就是說,他可能下意識覺得,我余杰認為,這還不夠嗎? 
   
對於吳弘達的文章,力虹先生和老久已經撰文分析得很透徹(注5),我就不說甚麼了。 

我還想問余杰的是,他說法輪功「偽造」退黨數據,有何根據?他知道「三退」數字怎麼來的嗎?他有「偽造」的證據嗎?「偽造」發生在哪個環節?誰在進行「偽造」?法輪功學員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時,人人都在問他們要「證據」,怎麼當有人說法輪功「偽造」這、「偽造」那時,就不需要拿出「證據」呢? 

相反,加拿大前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注6)是值得一讀的。它所引用的東西,都告訴你出自何處,對一個說法是否成立,除了看有甚麼能證實它外,也看有甚麼能反證(證偽)它,經過對十八類有可能成為證據和反證的因素的分析,最後才得出措詞十分嚴謹的結論。 

所謂「余王排郭」發生後,看到網上許多「聲討」余杰的文章,我曾時不時去設想:他現在的感覺如何?今年二月,他又來過澳洲,但我未與之見面。為此,我有些愧疚,有時甚至胡思亂想道:如果他第二次來澳時我對他的態度有所不同,他是否不會走到今天這步? 

我多次想給他寫信,可又覺得:說甚麼呢?安慰他?他需要嗎?建議他反省?他真要反省的話,用得著我說嗎?我也想像不出他的心情,正如他想像不出我的心情一樣。 

看到《以真話來維權》中的這段話,我終於瞭解他的心情了:「對於維權活動中某些熱衷於權謀和權力的人士,我選擇不跟他們做朋友,不與他們一起出現在公共場合,這亦是我的權利所在。」 
   
——看來,他已經沒有底氣了,卻又沒有承認錯誤的勇氣。於是,「說真話」在這時候,成了一個被寵壞的孩子,跟家長哭著喊著要得到的一個玩具。 
   
   2006-7-30初稿 
   
   2006-8-3修改 
   
   
   注1:曾錚致余杰:
https://www.jenniferzengblog.com/home/2018/11/17/to-yu-jie
   
   注2:曾錚:論言論自由、新聞管制及中國人民的對策:
    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12/n1117653.htm 
   
   注3:曾錚:論言論自由、新聞管制及中國人民的對策:

https://blog.boxun.com/hero/zengz/73_1.shtml

注4:余杰:若為自由故,天涯若比鄰:http://www.epochtimes.com/gb/5/11/24/n1130708.htm 
   
   注5:力虹:吳弘達他想幹甚麼?(一):http://www.epochtimes.com/gb/6/7/19/n1391411.htm 
   
   力虹:吳弘達他想幹甚麼?(二): http://www.dajiyuan.com/gb/6/7/20/n1392165.htm 
   
   力虹:吳弘達他想幹甚麼?(三): http://www.epochtimes.com/gb/6/7/21/n1393848.htm 
   
   老久:吳弘達為甚麼要欺騙美國議員?(上) :http://epochtimes.com/gb/6/7/25/n1397715.htm
   
   老久:吳弘達為甚麼要欺騙美國議員?(中) :http://www.epochtimes.com/gb/6/7/25/n1397808.htm 
   老久:吳弘達為甚麼要欺騙美國議員?(下) :http://www.epochtimes.com/gb/6/7/25/n1397811.htm
   
   注6: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一)、(二)、(三)、(四):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7/7/40963.html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7/8/40975.html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6/7/9/40989.html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

一場離奇的車禍

一場離奇的車禍

曾錚致余杰

曾錚致余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