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離奇的車禍

一場離奇的車禍

看到大紀元《僑報董事長謝一寧被殺 知情人爆其特務身份》這個報導,我想起了另一件不相干、但又些相關的發生在澳大利亞墨爾本之事。
這事發生在十幾年前,具體時間忘了。當地有份中文小報,登了許多中共的謠言,很賣力地替中共攻擊法輪功。
一天,此報社的大約是主編、副主編、老闆等這樣級別的人物,及會計一共四人,在淩晨兩點左右做完報紙後,一起驅車離開報社。
結果,車啓動不久後,鉆進停在馬路上的一輛大卡車下面,當場車毀人亡,車上四人死掉三個,只有坐在後排的會計倖存下來。
後來警察調查此車禍時,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從他們的車發動,到鉆到大卡車下面,一共只有約50米的距離,警察怎麼也想不明白,他們的車如何能在短短的50米內將車速提高到鉆進卡車下面後會造成嚴重事故的程度?如何速度不夠快,事故絕對不會那麼嚴重;可50米內,速度怎樣提上去的?這又不是在搞賽車比賽。
警察雖然不明白 ,但對知道因果報應的人來說,也沒啥不明白的。
只是,一個報社一舉死掉三個主要人員,太慘了,沒人好意思說。這麼多年我就一直沒說過……
今天拿出來說,也是想說明這個問題:昧良心的事情,真不能幹。

(注:此文圖片爲另一不相干事件,僅爲示意用,非本文所提事件之新聞圖片。)

副總統彭斯在2018亞太經合組織首席執行長峰會上的講話

副總統彭斯在2018亞太經合組織首席執行長峰會上的講話

評余杰《以真話來維權》

評余杰《以真話來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