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車門」到底傷了誰?

「卡車門」到底傷了誰?

今年六月,澳大利亞政壇上爆發了一場被稱為「卡車門」的政治風暴。 這場風暴最早爆發是在六月四號。當時反對黨領袖坦博(Malcolm Turnbull)指責財長斯萬(Wayne Swan)利用職權給予汽車經銷商格蘭特(John Grant)特殊照顧,而格蘭特是澳洲總理陸克文的鄰居,曾向陸克文提供過一輛卡車作競選宣傳車,所以此事件就被稱為「卡車門(Utegate)」。

剛開始坦博只把矛頭對準斯萬,在議會中咄咄逼人的質問他為什麼給予格蘭特特殊照顧。確有證據顯示,斯萬一直在密切關注格蘭特申請政府紓困金的進展,有多封傳真甚至直接傳到斯萬家中。

這項被稱為「澳洲汽車(Ozcar)」的專項政府紓困金,是澳大利亞政府在金融危機爆發後,為幫助資金週轉有困難的汽車經銷商而建立的。由於「粥少僧多」,給誰不給誰,先給誰後給誰的權力在具體掌管此項目的財政部官員格里奇手中(Godwin Grech)。

在此情況下,如果財長真的利用職權要求給予誰特殊照顧,那麼當然就是「腐敗」了。所以坦博在議會中「理直氣壯」的要斯萬和總理陸克文辭職。

第一顆「炸彈」扔出後不久,反對黨又扔出一個更重磅的,說陸克文的總理辦公室曾發出一封電子郵件,要求關照汽車經銷商格蘭特;而掌管此項目的格里奇更在議會中作證說,雖然他當時手中沒有拿著這封郵件,記憶也可能有誤,但他確實記得有過這麼一封郵件。

由於此炸彈來自財政部內部官員,當然一下在議會中炸開了鍋。坦博立即高喊讓陸克文和斯萬下台。

但幾小時之後,事情開始起了變化。陸克文不再只簡單的否認這樣一封電子郵件的存在,而是要求聯邦警察介入,對此展開調查。

六月二十二日早,警察搜查了格里奇的住所,結果發現被當作關鍵證據來攻擊陸克文的那封電子郵件是個「贗品」,是由不知是財政部的什麼人炮製出來,再發給格里奇的。

此結果一公佈,對反對黨來說,當然是「迎頭一棒」,形勢立刻「急轉直下」,這回不再是坦博咄咄逼人的讓陸克文辭職了,而是陸克文反過來說,像坦博這麼缺乏判斷力的人根本就不具備成為未來總理的資格。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對坦博來說,真的就已是「搬起石頭碰自己的腳」了,他的民意支持率馬上出現了此項調查開展以來的二十五年曆史中的最大跌幅。

在此情況下,人們開始猜想,坦博還能不能保住反對黨領袖的地位。雖然自由黨高官都出來強調說,他們會繼續支持坦博,但很多人都說,這不過是因為自由黨內部目前一時還找不到取代之人罷了。

評論人士認為,坦博之所以把這件事弄的這麼糟,跟他的性格和之前在資本市場做風險投資的經歷有關。他聰明、膽大,做投資時敢於冒大風險去搏高收益,也確曾取得很大成功,使他獲得「史上最富總理候選人」的稱號。但在這次「卡車門」事件上,他顯然是把險冒大了。如果他只把目標集中到財長斯萬身上,如果他能確認一下,到底那封電子郵件有多可靠,可能事情就不會演變到後來那麼糟糕。

當然這件事目前還尚未完全結束,有許多問題還是「迷思」,比如,是誰、為什麼炮製了那封讓坦博大栽跟頭的假電子郵件?作為政府官員的格里奇,為什麼要在議會中幫助坦博、「反咬」陸克文?坦博與格里奇之間,到底有沒有什麼暗中聯繫?

有人說,政治是骯髒的,從澳洲公眾對「卡車門」事件的反應看,再次證明此話有理。有許多讀者在網站上留言,直言不諱的表達對事件雙方都不滿,認為在議會中為這樣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吵了整整一兩個星期,耽誤了多少應該討論的大事。

不過,在此事過程中,我們再次看到媒體報導和「公開性」的威力。澳洲議會開會是全程直播,不管哪個政客的一言一行,都會在公眾面前展現的一清二楚。再加之媒體從各個角度的跟蹤、報導和對相關人物的面對面採訪、記者的「刁鑽」提問,等等,政客的任何不當行為或言論,都會變得很有「殺傷力」,一個舉措不當,就可能給自己帶來很難挽回的損失。

也就是說,雖然政治是骯髒的,但因為有了媒體和公眾輿論的監督和壓力,政客們還不太容易走的太遠。

2009/6/30

原載於《看》半月刊第41期

《悉尼晨鋒報》報導及政治漫畫:「大縮水的領袖(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leader)」

《悉尼晨鋒報》報導及政治漫畫:「大縮水的領袖(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leader)」

Stars 

Stars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