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維省省長貝克斯辭職想到的

由維省省長貝克斯辭職想到的

上個星期五,七月二十七日,澳洲第二大省維省的正副省長在沒有任何事先徵兆的情況下,於同一天突然宣佈辭職,在澳洲政壇和媒體上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維省省長貝克斯(Steve Bracks)在新聞發佈上表示,他辭職的主要原因是因為無法兼顧家庭和工作,無法百分之百的將自己投入政治生涯。副省長戴偉斯(John Thwaites)只是簡單地表示,他已經做了十五年維省工黨副領袖了,是該引入新鮮血液的時候了。

政客的辭職常讓人們與「醜聞」聯繫起來,因此維省正副省長同時辭職,不禁讓人發問:「確實只是這些原因嗎?會不會有其它隱情?」

澳洲人喜歡講一句話,叫「take it at face value」,意思就是姑且相信它就像表面上這樣。從媒體報導看,現在確實沒有發現其它原因,炒得比較厲害的,是省長貝克斯二十歲的兒子兩星期前因酒後開車撞到樹上出了車禍這件事。照中國人的眼光,省長兒子酒後開車撞到樹上不算什麼大事,但在澳洲,這就是個醜聞,媒體當時對這件事窮追猛打,貝克斯不得不對媒體承受,他感到特別無奈,覺得自己沒有用,是個很失敗的父親。他說,他考慮辭職雖然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兒子的車禍促成他更快的下了決心。

可以說,作為一名省長,貝克斯是相當成功的,所獲得的評價也很不錯。貝克斯今年五十二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他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出任維省工黨領袖,八個後帶領維省工黨贏得省政府大選,從那以來後連續贏得了二零零零年、二零零六年兩次大選,如果他做滿這一屆,他將成為維省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省長。評論界普遍認為,貝克斯當政期間,極大的穩固了工黨在維省的地位,經濟也取得很好成效,人口增長和人均收入都超過了澳洲第一大省紐省,而且他在八個月前剛剛第三次贏得大選,事業上可以說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所以大家才會對他的辭職感到非常突然。

看來眾多關於貝克斯辭職一事的報導,不禁產生三個聯想。一是在澳洲做個政治家其實也不容易。雖然他們擁有權力,擁有改變社會、實現抱負的能力,擁有比較高的、穩定的收入,但同時他們也面對著很大的壓力和挑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受到來自其它黨派、媒體和公眾的關注,有一點兒醜聞都要被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雖然有一定權力,但同時也受著許多限制,這一點不像在中國,有了權就意味著有了錢,有了一切,所以才有那麼多共產黨的官員死也不肯主動交出權力。

第二個感想是澳洲政治家的政治生命,似乎根本就不歸他的黨管,也沒什麼「黨內紀律」。這次貝克斯決定辭職,完全是個人決定,他只是在快要召開新聞發佈時才打電話告訴工黨聯邦領袖陸克文,陸克文在電話中試圖留他,但是他說:不,我已經決定了,我馬上要去開新聞發佈會。就這樣他就把自己的命運給決定了。

第三個感想是由於制度的健全,權力過度非常容易、平穩。雖然貝克斯的辭職非常突然,但對政府的日常運作並沒有中斷,他七月二十七號星期五剛剛辭職,七月三十日星期一,工黨就選出了新的省長,由原來的財政廳長布倫比(John Brumby)走馬上任,接任省長職位,副省長人選也同時敲定。一場震動喧囂也許就這麼過去了。對普通公眾來說,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2007年7月31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7/31/n1788115.htm

 澳洲 維省 省長貝克斯(Steve Bracks)在新聞發佈上宣佈辭職。

澳洲維省省長貝克斯(Steve Bracks)在新聞發佈上宣佈辭職。

審判中共國際刑庭令江澤民赴澳應訴

審判中共國際刑庭令江澤民赴澳應訴

Demonstration drawing for the Design of Coffering on the Vault of the New Sacristy of San Lorenzo 米開郞基羅設計演示稿

Demonstration drawing for the Design of Coffering on the Vault of the New Sacristy of San Lorenzo 米開郞基羅設計演示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