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面臨的內外交困

胡錦濤面臨的內外交困

在9月2號到9號的悉尼「亞太峰會周」,澳洲媒體對於亞太峰會的報導,可以說是鋪天蓋地。最多的篇幅集中在經濟、貿易、氣候變遷、會議保安等等方面,其中有一篇題為《胡否認在國內面臨巨大壓力》的評論性文章特別有意思。

文章首先提出這麼一個問題:在即將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上,政治局成員要大換班,胡錦濤要連任,同時還要指定自己的接班人,現在離十七大的召開只有幾個星期的時間了,在這麼重要和敏感的時刻,他為什麼要選擇離開中國那麼久,在澳洲一呆就是六天呢?六天的時間,在觀察家看來,顯得不同尋常的漫長,因為六天之中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充滿了變數。 

對於這個問題,文章分析道,胡錦濤之所以這麼做,一是想顯示他對於中國和澳洲之間的雙邊關係,以及對亞太峰會的重視;另一方面,他是想借亞太峰會這個機會、這個國際舞台,通過與各國領導的近距離接觸,在十七大之前,打造自己作為一個重要的、國際性的政治人物的形象,同時,他也想藉此機會向外界發佈這樣一個信號:十七大已一切準備就緒,他對這一點非常有信心,所以才敢於在澳洲一呆六天。

不過文章同時也指出,由於中國的政治一向是暗箱操作,所以很難從表面上的現象對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出解讀。——這篇文章是《澳洲金融評論》駐上海的特約記者從中國發回來的。 

事實上,這篇文章的題目叫作「胡錦濤面臨的內外交困」更加合適,因為它不僅指出了胡錦濤所面臨的內部壓力,同時也指出了他所面臨的外部壓力。 

作為一名生活在上海的外國記者,文章作者認為,胡錦濤面臨的內部壓力主要是共產黨內兩種不同的意見的分裂,保守的一派認為目前的共產黨正在犯所謂 「路線性錯誤」,允許資本家入黨、將國有資產私有公等等措施正在將共產黨引向「歧路」;開明的一派則主張必須將權力分散,進行政治改革,否則中國將會有更多的社會動盪和政治危機。 

對於外部壓力,文章列舉了這麼幾個方面:隨著北京奧運的日益臨近,中國惡劣的人權現狀正引起世界性的關注和譴責;由於中國的溫室氣體排放已經超過美國,在環境方面面臨的國際壓力也越來越大;另外還有由於缺乏監管,中國製造的有毒有害產品、食品在全球引發回收風潮,也正受到來自全世界的譴責。 

因為以上原因,文章評論道,在這樣的內外交困的時刻,胡錦濤一走六天,實在是不同尋常之舉。

2007年9月4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9/4/n1823625.htm

分析:為何儒家文化影響力上海排末位

分析:為何儒家文化影響力上海排末位

APEC與「《悉尼宣言》」

APEC與「《悉尼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