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C與澳洲的「外交洗牌」

APEC與澳洲的「外交洗牌」

喧喧嚷嚷的悉尼APEC峰會終於過去了,在新華社高調宣傳「胡錦濤主席訪澳並出席APEC會議取得重要成果」的同時,澳洲媒體不免也對這次會議指指點點,諸多評說。只不過,它們多半是用「冷眼相看」的態度說出些「冷嘲熱諷」的「怪話」來,絕對不會像新華社那樣乖乖的只唱讚歌。

雖然澳洲總理何華德稱APEC是一個巨大的成功,尤其是應對氣候變遷的《悉尼宣言》,第一次將中國、美國和俄國這三個最大的污染國拉入到一項協議中來,但媒體對《悉尼宣言》所設定的所謂志向性(aspirational),而不是約束性溫室氣體排放目標深表懷疑,認為這種憑「自覺性」去達成的目標很可能變成一紙空文。

另外,媒體討論得比較多的是這次APEC期間澳洲政府的「外交洗牌」,即怎樣去平衡與中國、美國和俄國三個大國之間的關係問題。

這次到悉尼參加APEC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是歷史上第一個到澳洲訪問的俄羅斯(包括蘇聯在內)領導人,因此引來格外多的媒體關注。媒體說,值得注意的是,他是從印尼的雅加達直接飛到澳洲的,在那裏他剛剛簽署了向印尼出售價值十億澳元(約六十二億人民幣)的潛水艇、坦克、飛機的協議。澳洲媒體對於此舉是否會引發地區性的軍備競賽表示擔憂。

雖然澳洲政府這次簽訂向俄國出口鈾礦的協議,但媒體及觀察家對俄國這只「北極熊」及「洗禮儀式上的巫婆」仍充滿戒心,尤其擔心俄國有了從澳洲進口的鈾礦以後,會將自己的鈾「解放」出來,去生產核武器,並將核技術擴散到「流氓國家」。這種擔心跟對澳洲向中國出口鈾礦的擔心是一樣的。

美國向來是澳洲最親近的盟友,這次APEC期間,雖然美國沒有像中國和俄國那樣與澳洲簽訂任何大筆的貿易合同,但雙方達成的卻是共享軍事技術的協定——僅此一條,就顯示了澳美關係之不同尋常。

有一次一名ABC記者在採訪澳洲國立大學的一名政治學教授時曾問,現在中國已取代日本成為澳洲的第一大貿易夥伴,這是否會影響到澳洲的政治和外交政策,那名教授非常肯定的說,不會。跟中國之間就是一個生意關係而已,美國才是澳洲政治上和戰略上的盟友。

中國領導人胡錦濤這次給澳洲帶來了大筆的買單,其中一筆天然氣合同的金額就高達370億澳元,另外澳洲與中國在這次APEC會上還達成了以後每年進行戰略對話的約定,但正如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所言,中共在與澳洲的外交關係上,事實已無牌可打,現在是中國急需從澳洲得到能源去支撐其賴以生存的經濟高速發展,而不是澳洲急需中共怎樣。事實上,印度、俄國、日本都在搶澳洲的優質能源。

因此,澳洲媒體在談到中國時,很多時候都在提中國令人不安的軍事擴張,包括在太空領域和互聯網上的擴張,同時也對澳洲政府現在將中國看成一個「錢櫃(英文用的是cash cow)」而對其惡劣的人權狀況保持沉默而感到不滿。

《悉尼晨鋒報》刊登了一篇措詞尖銳的關於中國的文章說:「在所有何華德和外交部長唐納關於APEC的言論中,有一個詞他們從來沒有提到,那就是『民主』。」

在談即將召開的十七大時,文章說:「難道胡錦濤真的相信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還能再持續三到四十年嗎?……沒有自由的思考和表達的權利,中國能從一個世界的奴工加工廠變成一個有自我創新能力的經濟實體嗎?」

也許,對於何華德來說,他一方面建立美日澳三方安全合作聯盟,一方面與中國建立雙邊戰略對話,是想在這其中玩某種「平衡」。只是,剛剛忙完APEC的何華德,立刻就陷入了來自其黨內外對他是否應該繼續充當自由黨領袖並代表自由黨參加馬上就要進行的聯邦大選表示懷疑的聲音,他是否還有希望繼續作為澳洲總理來玩這種「平衡」呢?從目前的民意調查結果看,何華德再次連任的希望似乎比較渺茫。

2007年9月11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9/11/n1830245.htm

 

 9月8日,21國領袖在澳洲悉尼歌劇院中舉行APEC高峰會。

9月8日,21國領袖在澳洲悉尼歌劇院中舉行APEC高峰會。

救我北大昊天嘯

救我北大昊天嘯

《共產主義黑皮書》: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

《共產主義黑皮書》: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