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

《共產主義黑皮書》: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反人民的政權: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2018年01月30日訊】(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2. 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

新的布爾什維克權力結構相當複雜。它公開聲稱的「蘇維埃權力」,由中央執行委員會正式代表行使,而政府的立法機關是蘇維埃人民委員會(SNK)。它拚命要在國內和國際上贏得一定的合法性和認可度。政府也有其革命組織,是以彼得格勒革命軍事委員會(PRMC)的形式出現的。它在實際奪權中極為重要。費利克斯.捷爾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從最開始就在PRMC中扮演決定性角色。他將PRMC描述為「一個輕便靈活的機構,一經通知可迅速採取行動,而不受任何官僚主義干擾。當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重擊敵人的時刻到來時,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此短語後來用於描述布爾什維克的祕密警察組織「契卡」)在實踐中是如何運作的呢?其組織簡單而極其有效。PRMC由約60名官員組成,包括48名布爾什維克黨人,幾名極左翼社會革命黨人和一小撮無政府主義者。PRMC由主席、社會革命黨人亞歷山大.拉濟米爾(Aleksandr Lazimir)正式指揮,一個4人小組協助其工作,包括亞歷山大.安東諾夫-奧弗申柯(Aleksandr Antonov-Ovseenko)和捷爾任斯基。實際上,在PRMC存在的53天裡,就起草了6千多項命令,其中多數被潦草地塗寫在舊紙片上。有約20個不同的人以主席或祕書的身分簽了名。

在傳達指示和執行命令方面,可發現操作上同樣很簡便。PRMC以近千名「人民委員」組成的網絡作為中間人來行事。這些委員活動在很多不同領域──軍事單位、蘇維埃、居委會和行政機關。由於只對PRMC負責,他們經常獨立於政府或布爾什維克中央委員會而作出決定。10月26日(公曆11月8日)開始,儘管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尚未成立政府,但幾名不起眼的匿名委員決定通過以下措施來「加強無產階級專政」:禁止散發反革命宣傳手冊,關閉首都所有7家主要報紙(資產階級和溫和派社會主義者),控制電台和電報站,並設立一個公寓和私有車輛徵用項目。幾天後,一道政府法令將關閉報紙的行為合法化。又一個星期內,經過頗為激烈的討論,蘇維埃中央執行委員會也給予了認可。

起初,由於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對其力量缺乏信心,他們使用了早前極為成功的同一策略,鼓動其所稱的「群眾的革命自發性」。一個農村蘇維埃代表團從普斯科夫(Pskov)省前來詢問,應採取什麼措施來避免無政府狀態。捷爾任斯基回覆代表團說:「當前的任務是打破舊秩序。我們布爾什維克的人手還不是足夠多,無法獨自完成這項任務。對那些正爭取解放的群眾,我們必須允許其革命自發性順其自然地發展。其後,我們布爾什維克將向群眾指明要走哪條路。是群眾在通過PRMC發聲並採取行動,反對他們的階級敵人,反對人民的敵人。我們在這裡只是提供引導和指引,使被壓迫者對壓迫者的仇恨得以發泄、報復的合法訴求得以實現。」

幾天前,在PRMC 10月29日(公曆11月11日)的會議上,幾個身分不明的人提到,需要更猛地打擊「人民的敵人」。這一方案在接下來的數個月、數年和數十年內,獲得巨大成功。在一則日期標註為11月13日(公曆11月26日)的PRMC公告中,該問題再次被提出:「國家行政機構、銀行、國庫、鐵路和郵電局的高級工作人員,都在蓄意破壞布爾什維克政府的措施。今後,這樣的個人會被稱作『人民的敵人』。他們的名字將被印在所有報紙上,人民的敵人之名單將被張貼在公共場所。」這些名單公布幾天後,一則新的公告發布了:「所有被懷疑破壞、投機和奉行機會主義的個人,現在會作為人民的敵人被立即逮捕,並轉送喀琅施塔得(Kronstadt)監獄。」在幾天之內,PRMC就推出了兩個將產生持久後果的新概念:「人民的敵人」和「嫌疑人」。

11月28日(公曆12月11日),政府將「人民的敵人」的概念制度化了。列寧簽署的一項法令規定:「立憲民主黨是一個充滿人民的敵人的政黨,其所有領導人特此將被視為不法之徒,遭立即逮捕並移送革命法庭。」當時,這種法庭按照「關於法院的一號命令」(Order Number One regarding the Courts)剛剛成立。該命令有效地廢除了「曾與工農政府相牴觸,或者與社會民主黨或社會革命黨的政治綱領相牴觸的」所有法律。在等待起草新的刑事法典期間,法官們被賦予很大的迴旋餘地,來評估現行立法的有效性,「依據的是革命的秩序和合法性」──此概念很模糊,以至助長了各種濫用行為。舊體制下的法院立即被取締。人民法院和革命法院取而代之,來判定針對「無產階級國家」犯下的罪與錯、「破壞」、「間諜活動」、「濫用職權」以及其它「反革命罪行」。德米特里.庫爾斯基(Dmitry Kursky)曾於1918年至1928年任司法部人民委員。他就承認,革命法庭根本就不是該詞通常的「資產階級」意義上的法庭,而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法庭和同反革命鬥爭中的武器,其主要關心的是消滅人而非作出裁決。在革命法庭中,有一個「革命新聞法庭」。其任務是對新聞界犯下的一切罪行作出判決,以及一旦發現出版物「正通過故意發布假新聞,在人民心中散播不和的種子」,就暫時予以禁止。

在這些以往聞所未聞的新類別(「嫌疑人」、「人民的敵人」)以及處理它們的新手段出現之際,彼得格勒革命軍事委員會(PRMC)繼續進行自身的重組。在一個麵粉庫存很低的城市,每個成人每天的配給量還不到半磅麵包,糧食供應的問題自然極其重要。

11月4日(公曆11月17日),糧食委員會成立。其首則公告即譴責「從他人的不幸中漁利的富人階級」,並指出「徵用富人剩餘農產品及其所有財產的時候到了」。11月11日(公曆11月24日),糧食委員會決定派出由士兵、水手、工人和赤衛軍組成的特別小分隊,到出產穀物的省份去「弄到彼得格勒和前線所需的食物」。由PRMC一委員會採取的這一措施,是徵糧隊實施三年的強制徵用政策之前身。這一政策日後成為導致新政權與農民衝突的根本因素,並引發很多暴力和恐怖行為。

成立於11月10日(公曆11月23日)的軍事調查委員會,負責逮捕「反革命」軍官(他們通常被手下士兵所告發)、「資產階級」黨派的成員以及被控「破壞」的公職人員。在很短的時間內,該委員會就負責處理了一系列紛繁蕪雜的問題。在一座飢餓城市裡,赤衛軍小分隊和專門的民兵組織以革命的名義或根據某個人民委員簽署的含糊命令,不斷地徵用、霸占和劫掠。在該市的動亂氣氛中,每天有數百人因多種所謂的「罪行」,被帶到委員會接受調查。這些「罪行」包括搶劫、「投機」、「囤積最必需的產品」、「酗酒」和「屬於敵對階級」。#(待續)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APEC與澳洲的「外交洗牌」

APEC與澳洲的「外交洗牌」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

The Origin of Mysterious Australian Don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