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級房貸風暴與澳洲大選

次級房貸風暴與澳洲大選

七月底以來,美國次級房貸市場引發的金融風暴造成了全球市場的劇烈波動,在所謂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時代,澳洲股市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在道瓊斯指數於七月二十六、二十七號兩天經歷了九一一以來的最大跌幅以後,澳洲股市於八月二號下跌了3.3%,八月八號,麥覺理銀行披露它在槓桿基金業務中損失了六千萬澳元,八月十號,澳洲股市再跌3.7%,這也是九一一以來澳洲股市的最大單日跌幅。

到了八月十五號,澳洲股市已從七月份的高峰值下跌10%之多。八月二十號,在美聯儲降息消息和各國股市反彈的情況下,澳洲股市又一舉反彈4.52%,創下了最大的單日漲幅。可以說,市場的波動幅度是非常大的。

不過,《悉尼晨鋒報》週末版發表的專題報導認為,首先,這種大跌不值得大驚小怪,而是市場回歸正常的一種表現。過去幾年中,過低的利率使借錢的成本太低,錢也非常容易就能借來,人們都大把大把的借錢消費或投資,投資回報非常高、經濟又一直很強勁,以致於人們漸漸忘了,任何市場都是有風險的。

其次,許多評論員認為,澳洲股市的劇烈波動很大程度是人們的恐慌心理造成的,因為澳洲經濟強勁的基本面並沒有發生變化,許多公司股票的價格在過去幾年的大幅上漲是有良好的業績做支撐的,而且澳洲幾大主要銀行的資產只有極小部份與這次受衝擊的美國次級房貸市場有關,所以從長遠講,澳洲股市應該能夠走出陰影。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這次金融市場動盪對即將到來的三年一次的大選的影響。澳洲聯邦大選將在今年底之前舉行,離現在只有幾個月的時間了,執政黨和反對黨工黨都在進行最後的衝刺,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可能影響到最後的選舉結果。

到目前為止,幾乎在每一次民意調查中,工黨領袖陸克文的得票率都比現任總理何華德高出至少十個百分點。應該說,在這種時候出現金融動盪,對執政的何華德應該是更加不利的。

但是,由於何華德領導的自由黨歷來有善於管理經濟的口碑,所以媒體評論說,這次金融風暴不但不會影響執政黨的選情,反而可能成為何華德的一根救命稻草,何華德必定會抓住機會向選民描繪出這樣一幅圖景:只有投善於理財的自由黨一票,澳洲才能平安度過金融動盪,維持已經持續了十幾年之久的經濟繁榮。

在前幾次大選中,自由黨每次都大打經濟發展和國家安全這兩張王牌,並且取得了選舉勝利。這一次會不會再次奏效呢?這大概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2007年8月21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8/21/n1808613.htm

APEC與「《悉尼宣言》」

APEC與「《悉尼宣言》」

北京奧運繞不過去的兩道坎

北京奧運繞不過去的兩道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