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不清的總領事與「三個代表」的最新進展

拎不清的總領事與「三個代表」的最新進展

(按:這篇文章是2003年4月12日俺以筆名「拎不清」發表的,當時的心情,基本是寫一篇文章換一個筆名,不想讓人知道是我寫的,有點「低調地奢華」的意思。
看到去年5月,留學生楊舒平誇了幾句美國的自由和空氣,就引來無數腦殘粉紅的齊聲聲討,不禁想嘆氣道:中共動不動就講什麼「與時俱進」,怎麼各路憤青的腦子一點也沒有「與時俱進」,反而離文明社會越來越遠啊?有時思維方式已經是被中共調好的「預設」程序了,只是他們自己不知道。
除了思維方式外,用詞用語也讓人聽著好笑,他們自己也不覺得,所以今天看來,這篇14年前的文章,還是很有「看頭」的。)

拎不清不久前在報上看到一條消息,說是墨爾本國會大廈里要舉行一次中國書法展覽,于是便在開展那天精神飽滿,神采奕奕地邁步走了進去。
書法展倒罷了,司儀小姐和維省多元文化部部長的講話也還說得過去,只是中共駐墨爾本總領事田俊亭田領事的講話卻差一點將拎不清的鼻子笑歪。
雖然拎不清的爺爺「解放」時被鎮壓了,爸爸「文革」時被打倒了,嬸嬸「大躍進」時餓死了,表弟「六四」時中了流彈,妹妹前些天回廣東又染上了 SARS……但那些畢竟已經是遙遠的過去,拎不清早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妹妹染上SARS也沒死,還在澳洲政府宣布隔離SARS病人前就安全入了境,所以拎不清對田領事本來沒什麼意見,田大人講話時一直認真在聽。
田領事先說,中華文化如何如何燦爛(當然!拎不清一千年前在五臺山出家當主持時修的大殿甭提多美了,可惜今天誰有幾個臭錢誰就可以將寫著自己名字的臭氣哄哄的「有求必應」的銅牌子釘到大梁上去,把咱家一千年前的成果全毀了),然后田領事說,我代表所有前來參加展覽的人民向展覽的主辦者表示最衷心的感謝!
在場群眾爆發出熱烈的掌聲(老外聽不懂他說什麼,跟著瞎起勁),拎不清卻差一點笑出了聲:這田領事腦子里肯定是進水了,學「三個代表」學出毛病了,你當你是誰?你當你在哪裡?「代表」到澳洲來了!
拎不清茲在此代表澳大利亞總理何華德、聯邦政府、上議院、下議院、參議院、眾議院、工黨、自由黨、民主黨、綠黨、嘰里咕嚕黨……和全體澳大利亞人民向中共三個代表共和國總領事公然侵犯我澳大利亞主權的腦子進水行徑表示最強烈的外交抗議!
特此照會。
拎不清
公元2003年4月12日

哈尼夫案與澳洲的兩難處境

哈尼夫案與澳洲的兩難處境

Jennifer’s Photo Stories(5)曾錚的圖片故事(5)

Jennifer’s Photo Stories(5)曾錚的圖片故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