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女兒 平常心(二)

神童女兒 平常心(二)

孩子為何「刁難」大人?

(接前文:神童女兒 平常心(一))

將女兒培養成「神童」,相對來說比較容易;「神童」以外之事,才每每令人「頭疼」。

女兒兩歲半時,我決定送她去幼稚園,以便受些「正規」教育,同時學會和他人相處。

因為迷信「名校」,費了好大勁才在離家四十多分鐘車程的一個「名牌」幼稚園報上名。因為路程太遠,只好將女兒全托。

我至今仍不清楚女兒在幼稚園裡到底受到了什麼委屈。頭幾個星期接她回來,她總是反覆哭訴:「媽媽,我不想在幼稚園待到天黑!」

我心裡很難過,到了幼稚園與老師探討,誰知老師亦向我訴苦道:「你女兒刁難我們!」

我想不出一個兩歲多的孩子怎麼能「刁難」成年的老師,老師舉例道,比如,每次統一洗衣服時,你女兒會把自己的襪子、手絹藏起來,等我們都洗完後她卻拿出來質問我們:「老師,為什麼不給我洗?」

再比如,晚上臨睡前洗腳時,你女兒說,老師,我等會兒再洗,我們沒有強迫她,誰知等院長來巡視時,她突然當著院長的面高聲說:「老師,你還沒給我洗腳呢!」院長立刻拿眼瞪我,好像我有多失職。

我只好向老師道歉,心中思索女兒「刁難」老師的緣由。一直思索到女兒滿了三歲,也沒找到答案,只想可能她反感幼稚園,才給老師出「難題」。

有一次女兒得了肺炎,發高燒,沒去幼稚園,我要送她去打針,她怎麼也不肯,我用慣常的「說服教育」方式對她說:「你看,你不是生病了嗎?不生病怎麼會讓你打針呢?」

女兒眨眨眼,沉默幾秒,突然說:「那打預防針呢?」

我知道自己犯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邏輯錯誤,趕緊自打圓場道:「打預防針也是為了不生病啊。」

女兒不說話了,我以為她「屈服」了,收拾東西準備出門,誰知她不經意似地又問:「媽媽,我打過預防針嗎?」

我想也沒想便答:「打過。」

「那──我怎麼還得肺炎啊?」

這一次我簡直「狼狽萬狀」了。從大學時代起就被視為「伶牙俐齒」,常把人家駁得啞口無言的我,今天卻讓一個三歲孩子頻頻鑽了「空子」。

我突然想起幼稚園老師說女兒「刁難」她們的事,是類似的情形嗎?

我終於意識到,一個三歲孩子也不是隨便可以給大人「哄騙」的,她的疑問和「挑戰」,都應該得到回應。

於是我放下已拎在手裡的包,翻箱倒櫃找出她的疫苗接種本,那上面有從她出生起到那時止她所有的疫苗接種記錄。

我翻開接種本,將上面的記錄一條條指給她看(謝天謝地,她認識字!):你看,這是乙肝疫苗,你出生後24小時之內打的,打這種疫苗能防止你得乙型肝炎這種病;這是乙腦疫苗,這是小兒麻痺症疫苗,這是天花疫苗……

待我把所有的接種記錄都指給她看以後,才「耐心」地問她:「你看,這上面有肺炎疫苗嗎?沒有。」

然後我把肚子裡裝著的僅有的一點疫苗和疾病的關係方面的知識都倒出來給她,告訴她天下有很多種病,一種疫苗只能管一種病,沒有疫苗管的病, 還是會染上,比如肺炎,等等,前前後後足足花了半個多小時,最後才繞回到「正題」上:「怎麼樣?現在我們該去打針了吧?」

女兒終於被「說服」了,硬起頭皮,克服著自己的恐懼,乖乖跟我走了。

我一邊「安撫」她、鼓勵她,一邊在心裡想:天下哪有天生就會「刁難」成人的孩子,家長和老師也千萬別低估孩子的智力水平。如果因為忙和缺乏耐心、愛心而忽略了他們的合理請求,也不關心他們的思想,不解答他們的疑問,那他們不「刁難」你才怪呢!

神童女兒 平常心(三)

曾錚和女兒2004年5月攝於河北。

曾錚和女兒2004年5月攝於河北。

澳電視專題:紅牆背後 中共真實面目

澳電視專題:紅牆背後 中共真實面目

Sudden Enlightenment 悟道偶得

Sudden Enlightenment 悟道偶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