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致女兒

一封家書——致女兒

按:余因修煉法輪功流亡異國兩年有余。夫君來信,謂小女近日成績下降,孤獨,余心甚痛。

聞小女班級欲開班會,給所有11月出生的同學過生日,宣讀家長信,乃修書一封。小女告曰,該信宣讀后,「全班人(包括老師)第N次哭得一塌糊涂。」

Moon:你好!

很高興地得知學校要給你們過生日。這是你進中學后的第一個生日。首先請代表我和爸爸向老師、同學致意!祝所有在11月過生日的同學生日快樂!祝你們的班會取得巨大成功!

說完這幾句「套話」,淚水已經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們之間隔著半個地球的空間,和兩年多不曾在一起的時間距離。也許你已經不記得了,臨離家前,有一天我陪你寫作業時就流淚了。我告訴你,不管媽媽走到哪裡,都永遠愛你……我知道你那時不會懂這句話,你不會知道我們會分離這許久,然而還是忍不住將它說了出來……

十一年前,在你還未出生時,我就與爸爸一起憧憬將來把你培養成一個怎樣的人。我們說,你要有一個好的品德,好的性情,好的身體和健康的心理狀態。這些,就是我們對你的期望。雖然我和你父親在人中都算優秀,但我們對你是否能成為一個「偉人」並無特別的期待。我們最希望讓你做你自己、讓你有自己的選擇、能夠快快樂樂地生活,並滿足于自己的選擇。我們會尊重你、幫助你、永遠做你最忠實的朋友。

還記得媽媽寫的那篇《神童的女兒 平常的心》嗎?媽媽做過「神童夢」,也確實把你培養成了一個三歲多就能自己看書、四歲多就進了小學的「神童」。但是,媽媽當時做這些,其實只為開發你的智力,與你一起做更多更有趣的「認字」遊戲。媽媽既不希望這一切成為你的包袱和負擔,也不希望你因為總是比同班同學年齡小而感到有任何壓力。所以媽媽下一期會寫「平常的心」。媽媽只希望你能與其他同學一樣快快樂樂地成長。

我很高興你進入了一個新的集體,最希望的是你能在新的班級裡找到朋友和快樂。記得你四歲多那年,媽媽帶你參加同事聚會,一個同事逗你說:「你們家是媽媽聽爸爸的,還是爸爸聽媽媽的?」我當時有些緊張,怕你說出什麼令我難堪的話來。然而你板著臉一本正經地說:「在我們家,誰說得對聽誰的,如果我說得對,說不定還聽我的呢!」

媽媽聽了這話好開心。因此在此最想表達就是,爸爸媽媽永遠都是你最忠實的朋友,能成為一生的朋友,是母女、父女關係的更高境界。這是媽媽的理解。

另外,根據媽媽的經驗,學習其實並不難,因為學生課本的安排和考試題都是根據絕大部分人能夠理解、能夠達到的水平設計的。最要緊的是上課專心聽講,別開小差。只要上課聽明白了,下課后根本不費勁就會寫作業。原理和基本的東西一共就那麼多,把它們搞明白了,作業題再變換花樣,你也能一眼看透。

以前媽媽總被老師和同學要求介紹學習經驗,其實我的經驗只有上課專心聽講這一條,真的。

還有一條特別要緊的是不能「欠債」,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及時問。學生就是因為不懂才到學校學習的嘛,所以成績暫時不夠理想、或者有什麼沒搞明白都不可恥。其實老師都最喜歡好問的學生。只要不「欠債」,按照課程進度把該弄明白的都弄明白了,再往下就容易了。

 2001年5月我與女兒在山西。當時我剛從勞教所放出來一個月不到,已經從家中再次逃走,事實上處於流亡狀況,但沒有告訴女兒,只說媽媽有事出門了,並趁她五一放假,把她接出來玩了一圈。她並不知道這一切,高高興興跟我們玩。

2001年5月我與女兒在山西。當時我剛從勞教所放出來一個月不到,已經從家中再次逃走,事實上處於流亡狀況,但沒有告訴女兒,只說媽媽有事出門了,並趁她五一放假,把她接出來玩了一圈。她並不知道這一切,高高興興跟我們玩。

電視片:三個女人的故事

電視片:三個女人的故事

A Snow White Church 白雪教堂

A Snow White Church 白雪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