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埔軍校62期軍官:您做的事是正大光明的

黃埔軍校62期軍官:您做的事是正大光明的

您好,曾女士
我來自台灣⋯⋯我於日前無意間在臉書加了您,起初沒太進一步了解您以前在大陸的一些事蹟,後來看到你在新澤西吃早餐,我覺得你吃的太少,你也給了我回應,我才進一步看看你的博客,但是發現不僅博客有,Google一搜尋,發現連結的很多,我讀到您有關您父親那段,我莫名的流淚了,不禁感佩您這幾年的顛沛流離是怎麼過的!也感受您家庭所遭受的欺壓。
還記得我黃埔陸軍官校的校歌歌詞是這麼寫的:

怒潮澎湃 黨旗飛舞
這是革命的黃埔
主義須貫徹 紀律莫放鬆
預備作奮鬥的先鋒
打條血路 引導被壓迫民眾
攜著手 向前行 路不遠 莫要驚
親愛精誠 繼續永守
發揚吾校精神 發揚吾校精神。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眼見共匪為穩固江山繼續做荼毒人民的事業,被我輩黃埔子弟所不恥。在海外見到祖國同胞猶如骨肉親情之感,您做的事是正大光明的,希望能繼續看到您陽光燦爛的文選。

黃埔軍校62期工兵科 樊大業

附:曾錚獲獎中篇紀實文學:

我的父親(上)

我的父親(中)

我的父親(下)

A Remaining Trace of Autumn 殘秋

A Remaining Trace of Autumn 殘秋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