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Goulburn:啤酒中的「陰謀」和秘密

遊Goulburn:啤酒中的「陰謀」和秘密

——澳洲最老內陸城Goulburn(二)

文:曾錚 圖:吳坎、李希哲

【大紀元2008年11月29日訊】在澳洲最古老的內陸城市Goulburn,保存著一個最古老的啤酒廠,至今還在用將近兩百年前的釀造方法生產啤酒,所有的建築和工藝也還都保持著當年的風貌。酒廠的主人奧哈羅朗(Michael O’Halloran)對一點特別自豪。

由於事先打過招呼,所以,我們的車剛到,留著一臉大鬍子、幽默風趣的奧哈羅朗就已經站在大門口迎接了。

「歡迎你們!這是澳洲現存最古老的啤酒廠,而且也是出生於澳洲的人在澳洲境內修建的第一個啤酒廠,這些人可不是從中國來的。」

 這裡也是澳大利亞現存的最古老的工業基地

這裡也是澳大利亞現存的最古老的工業基地

 啤酒廠廠房

啤酒廠廠房

 指向啤酒廠的路標

指向啤酒廠的路標

 酒廠主人奧哈羅朗(Michael O』Halloran)熱情的在門口等候我們。

酒廠主人奧哈羅朗(Michael O』Halloran)熱情的在門口等候我們。

 啤酒廠餵來下蛋的雞。多少年沒見過這樣「自然生態」下老母雞和這樣威風的雄雞公(四川叫法)了!

啤酒廠餵來下蛋的雞。多少年沒見過這樣「自然生態」下老母雞和這樣威風的雄雞公(四川叫法)了!

古老的酒廠除了有麥芽作坊、烘烤間、碾磨間、糊化間、發酵間、分裝、儲存間外,還有一個古老的用蒸汽作動力的麵粉廠、一個烤煙作坊,以及一排馬槽,全都保持著1830年代的模樣。

奧哈羅朗一邊領我們往裡走,一邊介紹說:「總體上,我們擁有的是一個工業基地,不只是一個啤酒廠。這是澳大利亞現存的最古老的工業基地。」

一百多年前的釀酒工藝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呢?奧哈羅朗告訴我們,製作啤酒的第一步,也就是大麥發芽的部份,一定是讓一位女性負責的。

「這裡是女性的世界,男性不准進來,這名婦女完成所有的工作。」

「所有的工作」包括一天24小時留意觀察作坊裡的溫度、濕度和大麥生芽的情況,不能出半點差錯。

奧哈羅朗說,之所以選擇女性來完成這項工作,是因為只有女性才有足夠的細心和耐心,不會因為馬虎大意而影響了啤酒的質量。

奧哈羅朗還操起百多年前的古老工具,為我們一一「表演」了這名女性所做各種工作,如觀察溫度、濕度、不停的翻移大麥以確認溫度不會過高,等等。最後他總結說:「所以如果你哪天覺得委屈了,就想想這名管發芽的婦女要做的工作:一天24小時,一週七天,一年做到頭。」

 奧哈羅朗演示只允許女性工作的麥芽作坊中的工作程序

奧哈羅朗演示只允許女性工作的麥芽作坊中的工作程序

 輕度烘焙後的麥粒深度烘焙後的麥粒。烘焙成度的不同將決定啤酒的口味。

輕度烘焙後的麥粒深度烘焙後的麥粒。烘焙成度的不同將決定啤酒的口味。

完成了大麥生芽的過程以後,下一步就是烘焙。帶著我們來到古老的烘烤間後,奧哈羅朗說,最後的啤酒顏色和口味如何,可以通過不同的烘焙程度來調節。烘焙的狠的,顏色和味道當然與烘焙的輕的不一樣啦。

奧哈羅朗抓起一瓶烘焙過的麥芽說:「所以你最後得到的是這個。這個是烤得很厲害的,麥粒的顏色變得很深。」

完成烘焙之後,就該到樓上的磨坊去了。烘焙好的大麥粒,要在這裡按大小篩選、粉碎。

磨坊有大大小小好幾個滾筒,奧哈羅朗搖著滾筒,演示篩選和粉碎的過程。

他說,麥芽在滾筒裡轉動以後,麥粒上的芽就會去掉了,然後再把麥粒按大小分類。

「這是一個大小能調的麥粒篩子,是那個時期的一項專利產品。它能使過篩以後的麥粒都變成同樣大小。」

過篩以後,所有的麥粒還要經過一道工序,就是把麥粒的外殼打碎,以便使麥仁外露,這樣裡面的營養成份就可以在下一道發酵的工序中釋放出來。

 深度烘焙後的麥粒。烘焙成度的不同將決定啤酒的口味。

深度烘焙後的麥粒。烘焙成度的不同將決定啤酒的口味。

 此滾筒能按大小對麥粒進行篩選。曾是專利產品。

此滾筒能按大小對麥粒進行篩選。曾是專利產品。

 奧哈羅朗介紹麥粒加工程序。

奧哈羅朗介紹麥粒加工程序。

 Goulburn啤酒廠曾用過的製造於1837年的古老蒸汽機圖片。該蒸汽機現存於悉尼動力博物館。

Goulburn啤酒廠曾用過的製造於1837年的古老蒸汽機圖片。該蒸汽機現存於悉尼動力博物館。

所有這些工序的動力,都是一台製造於1837年的古老的蒸汽機,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台這種類型的蒸汽機,現在收藏在悉尼動力博物館裡。

啤酒的釀造過程是在高高的發酵塔中完成的。奧哈羅朗說,這裡最關鍵的因素是水。Goulburn 啤酒廠用的水都是附近的天然井水,這就保證了它味道的獨特和清醇。

 啤酒發酵塔。

啤酒發酵塔。

 酒廠內隨處可見的「老古董」。

酒廠內隨處可見的「老古董」。

 酒廠一角。

酒廠一角。

 酒廠主人收藏的古董。

酒廠主人收藏的古董。

在經歷了糊化、煮沸、冷卻、發酵等過程後,誘人的啤酒就可以分裝、出廠了。但在這個環節,卻發生了奧哈羅朗認為的是很不幸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電力的引進。

奧哈羅朗說:「電力本身並不是什麼新鮮的,只是它能實現中央式集中分裝,使在啤酒的製造過程中引進新的技術成為可能,我們在下一間屋子看到的就是由於有了電以後才能採取的新的方法——而這種方法讓啤酒變得對你不再有什麼好處。在一間啤酒廠告訴你這樣的事是不是很可怕?跟我來,我告訴你為什麼。」

奧哈羅朗說,「不幸的」變化之一,在於冷卻和發酵過程的人為的縮短。

「古老的工藝和現代工藝的區別在於發酵的過程,原來的工藝是,當啤酒發酵到一半的時候,會將它裝到大木桶中,過幾天之後放入地窖中,存放68週,新的工藝是,發酵到一半的啤酒直接從那邊進到這個大容器中,然後使用電力使它快速冷卻到零下1度,在這樣的溫度下,酵母就停止了發酵。」

這樣強行使發酵中止的結果是,啤酒第二天就可以裝瓶了,而不是像原來那樣,要在地窖裡放上一年多,這樣大大縮短了啤酒的出廠時間。

 古老的工藝和現代工藝的區別在於發酵的過程,原來的工藝是,當啤酒發酵到一半時,把它裝到大木桶,放入地窖中,存放68週,使酵母充分發酵。

古老的工藝和現代工藝的區別在於發酵的過程,原來的工藝是,當啤酒發酵到一半時,把它裝到大木桶,放入地窖中,存放68週,使酵母充分發酵。

 採用新工藝後,強行中斷酵母發酵,因此需要將未發酵的酵母過濾出去。這是過濾器。

採用新工藝後,強行中斷酵母發酵,因此需要將未發酵的酵母過濾出去。這是過濾器。

可是這樣做的效果怎麼樣呢?

奧哈羅朗說:「就像其它許多技術上的進步一樣,技術的進步不見得就等於產品質量的進步,它提高了產品的經濟效益,但那是不同的。因為你縮短了產品的生產時間,就得付出代價,而我們為此付出的代價就是我們的健康。」

奧哈羅朗說,新的工藝強行中斷了酵母的發酵,為了使剩下的酵母不再繼續留在啤酒中發酵,就必須把它們過濾出去。這些酵母本來是對人的肝臟非常有益的,能夠讓人的肝臟保持健康,還能幫助肝臟吸收酒精,所以過去的人喝得比現在多,卻不容易像現在這麼容易醉,而且得肝病的人也少。

奧哈羅朗還告訴我們,當時,剛剛用新工藝生產出來的過濾過的啤酒看起來、喝起來都跟原來含有酵母的啤酒感覺不一樣,因此得不到認同,也沒有人喝,廠商們就想了一個很「陰險」的辦法去誘騙人們。

 奧哈羅朗說:啤酒工藝中的「陰謀」就是商人為賺更多的錢,而強制中斷酵母發酵,這大大縮短了啤酒出廠時間。

奧哈羅朗說:啤酒工藝中的「陰謀」就是商人為賺更多的錢,而強制中斷酵母發酵,這大大縮短了啤酒出廠時間。

 用電力後的快速分裝線

用電力後的快速分裝線

「最後他們就想出了一個對付這種持懷疑態度的人們的辦法。他們想出的辦法是什麼?」

「是什麼?」

「你太年輕了。」

「是的,我太年輕了。」

「那些做推銷的人想出的辦法是什麼?辦法就是,引進用玻璃杯來喝啤酒的概念。以前人們是不用玻璃杯喝啤酒的。」

原來,這個「陰險」的辦法就是做大量的廣告,把經過過濾的清清亮亮的不含酵母的啤酒放到玻璃杯中,人們看多了這樣的廣告之後,開始慢慢的覺得,清清亮亮的啤酒挺好。

就這樣,一個在奧哈羅朗看來很可悲的變化就被接受了:為了節省一年多的儲存和自然發酵的時間,能夠幫助人們消化、有利於肝臟健康的酵母就永遠的從啤酒中被過濾掉了。廠商蠃得了時間和金錢,世世代代喝啤酒的人們卻永遠失去了有利於健康的含有酵母的啤酒。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中說,八仙中的張果老倒騎驢,就是要告訴人們這樣一個道理:向前走就是往後退。沒想到這個道理在Goulburn的古老的啤酒廠得到了驗證。

 奧哈羅朗說我太年輕了,所以想像不出啤酒中的「陰謀」。

奧哈羅朗說我太年輕了,所以想像不出啤酒中的「陰謀」。

 奧哈羅朗在介紹Goulburn啤酒廠用傳統方法釀造的啤酒,並且強調他們的啤酒叫ale, 不是beer。

奧哈羅朗在介紹Goulburn啤酒廠用傳統方法釀造的啤酒,並且強調他們的啤酒叫ale, 不是beer。

 奧哈羅朗演示如何用叫做Stuby的大瓶子喝酒。

奧哈羅朗演示如何用叫做Stuby的大瓶子喝酒。

 Goulburn啤酒廠的產品

Goulburn啤酒廠的產品

不過,如果你有機會到Goulburn啤酒廠,還是可以喝到用最傳統的方法釀造的啤酒,也可以買上一套送給親朋好友。三大瓶不同種類的啤酒,一共只要三十多澳元,真的不貴!如果買了超大瓶的3升的Stuby,再拿瓶子回來裝啤酒時,只要一半的價錢!

——對不起,因為從大鬍子奧哈羅朗那裏瞭解到生平從不知曉的啤酒中的「陰險」和秘密,又免費在他極具情調的餐廳中吃了一頓午餐,因此忍不住要替他做兩句廣告,呵呵。@

 三瓶禮品套裝。可看出三種啤酒的顏色各不相同。

三瓶禮品套裝。可看出三種啤酒的顏色各不相同。

 3升裝的Stuby,喝完後拿瓶子回去灌啤酒只要半價!

3升裝的Stuby,喝完後拿瓶子回去灌啤酒只要半價!

 Goulburn啤酒廠中的酒吧檯。這個吧檯本來是Goulburn老火車站的,在火車站翻修時,奧哈羅朗把它當古董弄了回來,裝在自己的酒廠裡——要的就是這感覺。

Goulburn啤酒廠中的酒吧檯。這個吧檯本來是Goulburn老火車站的,在火車站翻修時,奧哈羅朗把它當古董弄了回來,裝在自己的酒廠裡——要的就是這感覺。

 Goulburn啤酒廠中的餐廳,朋友聚會時可租用來一用。

Goulburn啤酒廠中的餐廳,朋友聚會時可租用來一用。

 古香古色的餐廳。

古香古色的餐廳。

 古香古色的餐廳。

古香古色的餐廳。

 保存在Goulburn的最古老的啤酒廠Old Goulburn Brewery  原載於: http://www.epochtimes.com/b5/8/11/29/n2345777.htm

保存在Goulburn的最古老的啤酒廠Old Goulburn Brewery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8/11/29/n2345777.htm

China warns lady ‘don’t contact Trump,’ so she writes an open letter exposing the unbelievable

China warns lady ‘don’t contact Trump,’ so she writes an open letter exposing the unbelievable

Speech at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Conference in Canberra

Speech at the Chinese Democratic Movement Conference in Canber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