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遊記:澳洲最老內陸城Goulburn(一)

圖片遊記:澳洲最老內陸城Goulburn(一)

【大紀元2008年11月28日訊】從澳洲最大的城市悉尼驅車前往首都堪培拉,走到將近2/3路程的時候,總能看見一塊路標,指向「Goulburn」。「Goulburn」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一個特別的機緣,終於讓我來到了這裡。

 悉尼到堪培拉路上,指向「Goulburn」的路標。

悉尼到堪培拉路上,指向「Goulburn」的路標。

其實Goulburn小有名氣,它是澳洲最古老的內陸城市,離悉尼到堪培拉的主幹線只有幾公里。

Goulburn市長史蒂文森(Paul Stephenson)向我們介紹道:「Goulburn是澳洲最古老的內陸城之一,它主要是個農業城,羊毛和蓄牧業很發達,早年種植許多農作物,煙草、小麥等,現在不種了,現在它主要是南、北之間、悉尼和墨爾本之間的一個運輸中心,我們這裡有許多大型運輸中心,大貨車把貨拉到這裡,再轉裝到其它貨車上,運到其它地方。不過這裡仍舊是個以農業以主的地區。」

 Goulburn市長史蒂文森(Paul Stephenson)

Goulburn市長史蒂文森(Paul Stephenson)

 Goulburn市政廳附近一座古老的建築

Goulburn市政廳附近一座古老的建築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作為建於1863年的澳洲最古老的內陸城市,從政府到民間,都十分珍視這份歷史,費了很多心思來保護、保存Goulburn的各種歷史遺蹟和文物。市政廳專門安排Goulburn市博物館館長桑德斯(Bob Saunders)帶我們去參觀了Goulburn古老的供水系統、戰爭紀念館和紀念碑。

Goulburn市古老的供水系統坐落在具有田園詩般風光的Wollondilly 河畔,它是南半球僅存的還在原來的位置、並且還能工作的蒸汽式供水系統。桑德斯館長很驕傲的告訴我們,Goulburn市是澳洲最早實現管道供水的市鎮之一,這套始建於1880年代的蒸汽式水泵,到現在還能工作呢!

  南半球僅存的、仍在原來位置且還能工作的蒸汽式供水系統。鍋爐及蒸汽均在紅色的磚房裡。


南半球僅存的、仍在原來位置且還能工作的蒸汽式供水系統。鍋爐及蒸汽均在紅色的磚房裡。

 Goulburn市博物館館長桑德斯向我們介紹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統

Goulburn市博物館館長桑德斯向我們介紹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統

桑德斯介紹道:「在有管道供水系統之前,水是用大罐子、大桶運到各家各戶的。所以這個供水站的建立對Goulburn的供水是一大進步。

「它現在還能運轉。博物館中藏有由壓縮蒸汽推動的引擎,它仍然由鍋爐供應動力,鍋爐為引擎提供蒸汽,它現在仍能工作,歷經125年之後,它還能非常正常有力的工作。」

桑德斯館長說,這套系統一直工作到1920年代才停止工作,因為城市發展了,又建了更大的水庫和供水系統。不過,這套古老的系統,因為它的歷史價值,已經被列為永久的保護對象。

「市政廳計劃將它作為一個學生們的教育場所,他們可以到此學習有關水質量的問題。」

這套南半球現存的最古老的蒸汽水泵,每個月還會用蒸汽發動一次,供遊人和中小學生參觀、學習。博物館裡有宣傳單張,印著每個月蒸汽發動機工作的日子。

可以想像,在風和日麗的假日,當古老的蒸汽機再次開動起來的時候,一定能越過時空的隧道,讓我們品味在那個令人懷念的沒有電力、沒有電話、沒有電腦和手機的時代裡,人們都是怎樣生活的。

 正在被檢修的蒸汽機

正在被檢修的蒸汽機

 蒸汽機細部

蒸汽機細部

 Goulburn市博物館館長桑德斯向我們介紹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統

Goulburn市博物館館長桑德斯向我們介紹這古老的蒸汽式供水系統

 蒸汽機細部

蒸汽機細部

參觀完Goulburn市古老的供水系統,桑德斯館長又帶著我們來到Goulburn最著名的標誌性建築之一:戰爭紀念碑。

其實開車進入Goulburn市之前,老遠就看到一個小山頭上有座高高的塔樓,俯視著整個Goulburn。這時才知道原來這就是現在被用作Goulburn市圖標的戰爭紀念碑。

 遠望戰爭紀念碑

遠望戰爭紀念碑

 近觀戰爭紀念碑

近觀戰爭紀念碑

說起這個建於1924年的紀念碑,還有很多感人的故事。修建紀念碑的整座小山,竟是一位名叫巴特雷特(WJ Bartlett)的居民買下來,送給市政廳的。

桑德斯館長指著山峰說:「巴特雷特買下了所有這些地,從那邊的森林到這座山頭的那邊,整座山他都買下了,送給市政廳,以便修建這個戰爭紀念碑。」

 紀念碑所在小山,是Goulburn居民巴特雷特(WJ Bartlett)買下送給市政廳的。這塊石碑上刻著他的名字,以示感謝。

紀念碑所在小山,是Goulburn居民巴特雷特(WJ Bartlett)買下送給市政廳的。這塊石碑上刻著他的名字,以示感謝。

修建這個紀念碑的費用則是市民們捐獻的。更多的市民和學生參加義務勞動,所有的石塊都是他們一塊一塊從山下搬上來的。

位於岩石山(Rock Hill)的紀念碑有20米高,牆上刻著2500個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Goulburn市士兵的名字,包括第一個在一戰中陣亡的澳洲士兵雷格特(WT Leggett)。

 桑德斯館長將刻在牆上的2500多個名字中的第一個在一戰中陣亡的澳洲士兵雷格特(WT Leggett)的名字指給我們看。

桑德斯館長將刻在牆上的2500多個名字中的第一個在一戰中陣亡的澳洲士兵雷格特(WT Leggett)的名字指給我們看。

桑德斯館長介紹道:「在這個榮譽榜上,有一個叫WT Leggett的。我們相信他是在西線上陣亡的第一個澳洲士兵。他出生在Lithgow,六歲時來到Goulburn,1915年中期戰爭爆發的時候,英國向比利時派遣了第一批救生員,WT Leggett便是其中之一,後來他中槍陣亡,被埋葬在比利時的一個小鎮上,很多年他們都以為他是英國人,但當他們2000年進行一些研究後,發現他是來自Goulburn的澳洲人。」

同行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問:「澳洲本土從來沒有被捲入過戰爭,為什麼在澳洲卻處處可見戰爭紀念館或紀念碑呢?」

聽到這個問題,表情平靜到似乎永遠一成不變的桑德斯館長說:「許多參加戰爭的小伙子都是志願者,大多數參加一戰的男士們也都是志願者,1917年左右,當戰場上的澳洲士兵的數量大量減少,軍隊人數不夠時,澳洲政府曾經試圖實行義務徵兵制,但澳洲人不同意這一點,同時有更多的人志願入伍,所以一切都是志願的。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非常有必要對此表示認可。政府和人民,尤其是人民認為自由非常重要,如果一個國家入侵另一個國家,他們非常願意到那裏去,讓那個國家獲得自由。」

原來,澳洲人之所以對參戰的士兵充滿敬意,是因為他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別人的自由。

 從戰爭紀念碑所在小山上俯瞰Goulburn

從戰爭紀念碑所在小山上俯瞰Goulburn

 Goulburn市政府門口的Goulburn市標,上面印有戰爭紀念碑圖案

Goulburn市政府門口的Goulburn市標,上面印有戰爭紀念碑圖案

紀念碑對面,有一套小小的房舍,它是1935年修建的,為的是給紀念碑的管理員一家居住,也讓參觀者有個落腳休息的地方。2000年,當最後一名專職管理員退休後,市政廳決定把它改建成一個博物館。

博物館裡珍藏著許多戰爭時期的紀念品。桑德斯館長最看重的,是一面從新加坡樟宜監獄搬回來的門。二戰期間,日軍佔領新加坡後,曾在這裡關押過多達五萬名聯軍,他們主要是英國和澳大利亞士兵。相信這裡曾埋藏許多苦難的記憶。

 桑德斯館長向我們介紹世界上僅存的三面原樟宜監獄的門之一。

桑德斯館長向我們介紹世界上僅存的三面原樟宜監獄的門之一。

桑德斯館長指著這面「鎮館之門」介紹說:「2003年,新加坡政府和監獄管理局決定拆除老的樟宜監獄,當我們博物館聽說這個監獄要被拆除後,我們給澳洲外交部寫了一封信,我們用了一年的時間進行書信來往,最後才終於得到一面從樟宜監獄拆下來的門。我們知道堪培拉紀念館有一面樟宜監獄的門,倫敦的英國博物館有一面,我們有一面,所以它是(世界上現存的)三面門當中的一面。我們為此感到驕傲。」

桑德斯館長特別強調,現在博物館也是依靠義工來管理的,許多展品是由當地居民捐獻的,他還介紹我們認識了三名義工。

811280209561676-600x480.jpg


博物館的三名義工歐森(Ken Oisen)、奧爾森(Carol Olsen )及墨菲(Annette Murphy)驕傲的向我們介紹Goulburn珍視歷史的傳統。

一名名叫歐森(Ken Oisen)的義工說:「我們都是義工,你必須喜歡你所做的,我們都很喜歡這裡,我們為它感到驕傲,我們愛它。」

另兩名義工奧爾森(Carol Olsen )及墨菲(Annette Murphy)則表示:「這很重要。我們社區中有許多人的親屬參加過一戰,特別是一戰,雖然我們也有二戰時的藏品,他們喜歡到這裡來觀看這些藏品,所以對Goulburn市民來說,我們把它們保存在這裡就非常重要。有許多人把他們家族珍藏了多年的藏品都捐獻了出來,這非常好,因為他們希望這些東西被保存在這裡,安全無誤的被保存。所以這對當地非常重要。」

「你們已經有多少藏品了?」

「應該有好幾千了。」

「都是由當地居民捐獻的嗎?」

「大多數是,有的是買的,當它們被拿出來賣時,我們會買下來。」

看來,Goulburn真不愧是澳洲最古老的內陸城,不僅僅處處可見歷史古蹟,更可見Goulburn市民們為保存這一份歷史而用的心。

 Goulburn士兵及他們穿過的軍衣

Goulburn士兵及他們穿過的軍衣

  博物館藏品《澳洲士兵手冊》


博物館藏品《澳洲士兵手冊》

 博物館藏品

博物館藏品

 博物館中收藏的一戰時期士兵的軍衣

博物館中收藏的一戰時期士兵的軍衣

 具田園詩般風光的Wollondilly 河。

具田園詩般風光的Wollondilly 河。

Childhood Friendship 髮小

Childhood Friendship 髮小

Black & White 黑白雙煞

Black & White 黑白雙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