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什麼老是少數人挺身而出?

憑什麼老是少數人挺身而出?

(以下爲今晨與一大陸網友之間的對話。)

 網友:你好,我對中國以後的走向很悲觀,依靠內部因素根本無法突破,唯一可以改變的,就是強大的外部力量,但人家不會大力度的介入,因為這畢竟是中國人自己的事。

 我:是。

 網友:這種難以突破的局面,是它們經過多年策劃設計而成為的一種局面。

 我:是。共產黨要毀中國和中國人是系統的安排。但不是沒法破除,難度很大就是了。

 網友:它們從建政開始,就通過一系列的有組織有預謀的運動,目的就是形成一個今天這樣的社會結構。

 我:是,還有文化、道德和信仰層面。全面的摧毀。

 網友:你們這些人的存在,是這個時代的榮譽。

 我:謝謝。

 網友:我的很多網友進去了,被傳訊、 抄家,有氣餒的,也有勇敢的。玫瑰中國的主編伍立娟女士,就是勇敢的人,她進去好幾次了。

 我:嗯。

 網友: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做個隱士,每天只是下圍棋,清樂忘憂。

我大致知道些你的事情。我認為你所經歷的磨難和你的堅持、你的抗爭,並非完全因為你個人的信仰思想的緣故。

我想問一下,你有沒有時候認為過,反正這國家這民族又不是你一個人的,中國14億人責任是等同的,憑什麼老是你們這些很少數的人挺身而出啊?

 我:這個問題很大,不是一言半語能講清的。簡單講,通過修煉法輪功,我們對很多事的看法改變了,包括人爲什麼活著,自己生存的意義和價值。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就是信仰。

我們相信我們人少,是因爲就是這麼安排的,也許是我們的責任,就像如果你是一家之主,你去掙錢養活老婆孩子,你覺得是應該的,沒什麼不公平。

但總有一天情況會好起來,像現在,你就在稱讚我們的努力,剛開始迫害時連親人都罵我們,現在不是好多了嗎?所以你看,我們沒有白做。

 網友:實際上是我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在淪陷區宣揚民主,心理是有恐懼感的,所以我氣餒過,所以我想做隱士。這國家這民族又不是我一個人的,再說我生活的也不錯,有房有車的,何必要心懷恐懼的做那些事?

 我:人想自保沒錯,自己不做壞事已經很好。但是,大環境惡化下去的話,你發現你不能獨樂樂。水都沒法喝了,空氣也都壞掉了,你周圍的人都想整你,你怎麼活?所以救大家就是救自己。

2017年4月16日

圖:一名小法輪功學員在發傳單。(圖片來源:法輪功之友)

圖:一名小法輪功學員在發傳單。(圖片來源:法輪功之友)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254 集- 含曾錚評論-由兩歲兒童「狂涮」藝術界想到的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254 集- 含曾錚評論-由兩歲兒童「狂涮」藝術界想到的

神韻聖地亞哥落幕 觀眾驚呼巔峰之作

神韻聖地亞哥落幕 觀眾驚呼巔峰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