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軍自認殺人 衛生部應收集公布證據

王立軍自認殺人 衛生部應收集公布證據

【新唐人2012年4月4日訊】繼被譽為科技界前十大影響力的國際知名專家、美國賓州大學生物倫理學中心主任卡普蘭教授之後,畢業於美國西奈山醫學院病理專業的王文怡博士也指出,王立軍所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實質上是用活人做器官移植、法醫學、藥理學試驗,王立軍本人對器官移植過程的描述相當於承認殺人。她呼籲中共衛生部收集、公布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

王文怡博士:「一個不懂醫學、不懂法醫學,也不懂藥理學,也不懂倫理學、移植學,但是他做的東西,這些方面他都去涉及了,那你去想想,可想而知會是個甚麼結果呢,就是一個活活的拿人做實驗,和直接殺人的這樣的一個現場了。」

王文怡說,相對於國際社會的公開標準,中共用毒針處死犯人的過程和藥物成分從不公開。這是為了方便活取器官。

王文怡博士:「如果他的藥量控制在巴比荽類一定的量的話,那他完全可以做到在人呼吸和心跳還在的情況下去取(器官)。這就是他為甚麼不公布這個資料、劑量啊,怎麼樣判斷人腦死亡啊,這樣死亡的指標都沒有的話,那完全都是黑箱作業。甚麼罪惡都可以出現。」

王文怡表示,王立軍在「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儀式上的講話,相當於自認殺人。

王文怡博士:「他也在獲獎的那裏面說道,打了藥以後,幾分鐘以後,他非常興奮,看到一個人身體上的器官被移植到其他幾個人的身上去。」

王文怡說,中共最近承認使用死刑犯做器官供體,是為了掩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王文怡博士:「在中國大陸,根據聯合國最近這十幾年的資料,百分之六十五實際上是法輪功學員,每年的處理的死刑犯的人數,基本上就是在一千多到兩千這樣的,可是每年完成的移植的數字,是幾倍,甚至是十幾倍於所謂的死刑犯的數字,那超越於死刑犯數量的那些器官是哪裏來的?」

王文怡表示,這些罪惡都是政法委領導下的公安系統所為。她呼籲衛生部收集並公布罪證,以免成為歷史罪人。

王文怡博士:「因為任何一個人,如果隱瞞這部分,都是對人類的犯罪,如果是現在能夠把這樣的證據收集好,尤其是王立軍他們當時做的這些不同城市的心理研究中心的資料,都來收集好,然後公布於世,揭露這種罪行的話,那也算是將功補罪吧。」

新唐人記者曾錚紐約報導

沒有醫學背景的王立軍(右1)被曝熱衷器官移植研究,參與中共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網路圖片)

沒有醫學背景的王立軍(右1)被曝熱衷器官移植研究,參與中共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網路圖片)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7) 曾錚的圖片故事(7)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7) 曾錚的圖片故事(7)

My First Speech Outside China: The Worst Thing about the Labor Camp

My First Speech Outside China: The Worst Thing about the Labor C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