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到澳洲旅遊遭遇的陷阱

中國人到澳洲旅遊遭遇的陷阱

       澳洲因為其得天獨厚的自然風光和氣候條件,已經連續多年被評為最佳旅遊勝地,每年僅中國就有將近三十萬遊客來旅遊,針對中國人的旅遊業已經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會有「中國特色」的問題出現,上週末《悉尼晨鋒報》就用了一整個版面來揭露這方面的問題。

《悉尼晨鋒報》整版揭幕中國遊客「挨宰」黑幕

《悉尼晨鋒報》整版揭幕中國遊客「挨宰」黑幕

  報導說,因為中共政府害怕老百姓出來旅遊後會跑掉,不回去了,所以它對老百姓出國旅遊一直是有限制的,從一九九九年一直到六個月之前,澳洲一直是唯一的獲得中共政府全面開放出境旅遊的西方國家,全面開放意味著沒有出境人數的限額,老百姓只要有錢就可以來澳洲玩。三十萬中國遊客,一年能為澳洲帶來十三億澳元的收入,相當於八十七億人民幣,確實是個很大的產業。

  然而,按《悉尼晨鋒報》的說法,這個產業已經被某些人搞得像人口走私一樣,經營這個產業的「蛇頭」所「販」來的中國人,在遊玩一圈回去很多年之後,還在辛辛苦苦的想辦法歸還到澳洲來遊玩時所欠下的債。

  這個產業的巨大黑洞是怎麼產生的呢?它主要是由經營旅遊團的黑心「蛇頭」造成的。最常用的騙人把戲就是利用中國遊客在這裡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這一點,將到澳洲來的中國遊客完全「控制」起來,導遊把你拉到哪兒就是哪兒。

  「蛇頭們」賺黑心錢的最大的途徑就是那些購買回國禮品的「免稅店」。其實很多這種所謂的「免稅店」根本就不是甚麼免稅店,而是由那些「蛇頭」開的。這些黑店賣的東西比外面貴五倍,而且好多是中國製造的廉價商品,但卻掛著「澳洲製造」的商標,冒充澳洲土特產騙人,那真是叫「宰你沒商量。」

  《悉尼晨鋒報》揪出一個叫Jack Shen的中國人,據說他的中文名叫瀋國鈞,是個上海人。報紙登了一張他跟江澤民的合影,以示其「背景特殊」。

  報導說,經營黑心店的「蛇頭」,先是用很低的價格,甚至不要錢,把遊客招來,到了澳洲後,用種種理由,比如為安全起見,把遊客的護照、信用卡收上來統一保管,遊客相當於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半步也不能亂動了。

  由於中國人有一種傳統,就是好不容易出一趟國,總得給親戚朋友買些禮品回去,所以中國遊客在澳洲購買禮品的消費水平是全世界各民族中最高的。

  由於中國人的這種「購買禮品文化」,這些黑店的機會就來了,他們甚至互相之間是串通好的,比如說你先到了布里斯本,在那裏的禮品店裡,店員告訴你,羊皮900澳元一張屬於優惠價,實際它只值200澳元,你動心了,買下來了,但卻因為嫌貴沒買一種叫macadamia的澳洲產堅果,那麼在你離開後,這個店立刻就會把你已經買了甚麼、以甚麼樣的價格買的,等等,列一個清單傳到下一個禮品店,那個禮品店立刻就會把你已經買過的羊皮的價格標得高出900元,讓你覺得確實買了便宜貨,然後把你嫌貴的堅果的價格標低一些,讓你覺得機會難得,趕快買下來。

  另外,有的禮品店還與中領館的官員有瓜葛,中領館會介紹一些來訪的高級中共官員光臨這些禮品店,店主趁機與高官合影,然後把大幅照片掛在店中,再冠以「領館指定商店」的字樣,這樣就更易使中國遊客上當。

  這些事情澳洲政府也不是不想管,問題是很難拿到證據。比如隸屬於政府的旅遊投訴小組就曾經突擊檢查瀋國鈞在悉尼的辦公室,卻沒有發現證據,據說他事先聽到風聲,已經把該轉移的都轉移了。雖然澳洲政府關掉了一間他的公司,但報導說他現在已經回到北京,從那裏遙控操作,照舊賺他的黑心錢。

  《悉尼晨鋒報》用了一整個版面的篇幅來報導這類事情,卻沒有能夠給中國遊客提出任何建議,只是一味抨擊澳洲政府對此行業的管理力度不夠,讓中國遊客當了冤大頭。

  看得出來,寫報導記者對此很氣憤,騙人的行為發生在澳洲,相當於敗壞了澳洲的聲譽,所以他掀著不放要把這些黑幕揭露出來。

  在筆者看來,最關鍵的問題是現在很多中國人為賺錢甚麼都不顧,已經失去道德底線,中國遊客被中國騙子騙,又能怨誰呢?也可以說,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都正在品嚐中國人道德底線下滑的惡果;要解決這個問題,當然不是澳洲政府力所能及的。

2007年10月6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10/6/n1858084.htm

 

Autumn in Washington DC 華盛頓之秋

Autumn in Washington DC 華盛頓之秋

An Ordinary, but Extremely Extraordinary, Chinese-Style Mother

An Ordinary, but Extremely Extraordinary, Chinese-Style M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