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中國聚焦」(20)澳洲商人拒絕中共的軍火生意

新唐人「中國聚焦」(20)澳洲商人拒絕中共的軍火生意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 歡迎收看「中國聚焦」,我是桑妮。

10 月1號澳洲9號電視台播出了一個特別節目,報導了中共曾經花十年的時間不惜一切代價想得到世界上最尖端的武器「金屬風暴」。那麼這件事情為什麼會被披露出來呢?這當中有三個比較主要的因素,一個是澳洲的「金屬風暴」發明人奧德維爾,另外就是奧籍商人楊軍,還有澳洲的媒體。今天我們的節目呢,請來的嘉賓就是楊軍以及曾錚女士。

主持人:楊軍你好!曾錚你好!當時在北京的時候敏強要你去購買這個「金屬風暴」,你當時是否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武器?

楊軍:我當時不知道,是敏強介紹給我的,他講這個武器是非常的強力的,是澳洲的一個澳洲人發明的,那麼他說用了澳洲人用了十年的時間,而且呢我很驚訝他們瞭解的非常的詳細,那麼一直到我上飛機前,他們才把詳細的資料包括到澳洲來找誰是發明人,誰是這家公司的CEO,那麼包括這個武器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性質,包括這個就是說給多少佣金什麼的,都講,直到我上飛機前一刻才給我講的非常的清楚,而且給我所有的資料,而且這些資料都是中英文的,很詳細的。

主持人:就是說他們當時也已經做了非常周密的調查。

楊軍:對!可以說中國的軍方他們的情報系統是非常的厲害,就是非常的詳細。

主持人:就是說這個武器問世以來得到了就是說全世界的關注,實際上尤其是各國的軍方,那麼它的殺傷力也是非常強的。

楊軍:對!當時我在北京是敏強親口跟我講的,就是差不多一秒鐘是十幾萬發,就是這樣的快速的,這樣的一個新型的機關,這樣的裝置,那麼現在後來我就是到了澳洲回來以後,再進一步跟他們聯繫,聯繫之後,我們知道是一分鐘差不多一百萬發,而且它可以用在任何武器上。

主持人:2004年美國五角大樓那起草了一份主要軍事技術名單當中,那這個「金屬風暴」被排在第八位。

楊軍:我知道的是這也是唯一的就是說是澳洲這家公司,剩下所有在美國五角大樓排的那些武器,全部都是美國自己研究的,美國的高科技的,那麼在其他國家只有澳洲這一項是在排在美國五角大樓,是絕對不可以賣給其他國家的。

主持人:這個專利其實後來是賣給了美國人?所以美國也放棄了他們已經研究了很長時間,已經耗資了110億元的另外一個項目,所以就是說這個武器還是非常的有威力的,那麼你自己認為當時呢他們為什麼會選擇你來替他們買這項武器呢?

楊軍:實際上呢,我相信他們選擇了我,當然了,這裡邊有中國統戰我的這個目的在裡面,同時呢也有他們可能是通過中共,據我所知,實際上中國軍方這邊是活動是很…可以說是非常的頻繁的,而且他們在這邊肯定是有什麼中國軍方比如說總參三部,這是他們跟我講的,就是專門有人在這兒做這種武器和其他武器的採購的,那麼絕對不是我是第一個做的,那麼很多年前就是海軍呢他們就跑到這兒來,通過我認識了一個人,那麼他們就在這兒也是做採購武器的方面的生意,但是具體作成沒做成我不太清楚,那麼這個他們選我的時候,因為當時我是被中共統戰是00年6月份,國務院僑辦要求我,我當時是以澳洲華裔總會會長的名義回去的,那麼排頭也比較大了吧,而且當時他們也是統戰我,最早我是搞民運的嘛,那現在回去了呢,他們就等於要統戰你嘛!

主持人:曾錚,你認為呢?

曾:可能是因為楊軍在這邊呢,他在華人的當中或者他原來從事這個民運這塊,特別是就是說為這個幾萬的中國留學生爭取居留這塊兒,他做了他有比較大的影響力,那麼用這樣的有一定的背景的人去取得這個武器呢,是不是他們覺得就比較容易取得啊!

主持人:實際上這個事情披露出來之後,大家特別感興趣的就是,楊軍,這是一筆大買賣,能賺很多錢,那最後你為什麼放棄了?

楊軍:這個呢,實際上呢,確實就是很多憧憬,包括我這個節目播出來之後,就是我的朋友都打電話,因為這個事情,在這之前,我跟任何人也沒有講過,因為這個軍火生意本來就是很保密的,當時他們也一再叮囑我,不要跟任何人講,那麼實際上我最後決定放棄這個生意呢,可以這麼講,就是因為我看了「九評」,就是說作為我在中國做了這幾年生意之後,我發現呢,就是說,共產黨他們跟我做的生意呢,很多簽合同的東西呢,他都沒有兌現,那在這種情況下,我又對共產黨,因為我做的,全是統戰我,國務院僑辦要我回去做的生意嘛,那麼我待的也是澳洲的上市公司,比如建材,都是大生意,都是上億美金的大生意,我只是在裡面拿佣金。那我為什麼放棄呢?實際上我當時是覺得共產黨在做生意過程當中,實際上我已經感覺到他們的不誠信,他們這裡面公開的(我不提任何人),就是什麼省長、什麼副省長這些人,帶著孩子直接到我們住的飯店來,直接就說,楊先生,我兒子給你開車都行,你拿20%的股份給我兒子,這是我能說的出名來的,他們這些當地的什麼省長、副省長,什麼專門管經濟的人,那具體是誰我就不想說了,因為有的人可能還在位子上,但是就可想而知。

中國的生意,這裡邊的陷阱,這個可怕到什麼程度,那麼我接到這個軍火這麼大一樁生意的時候,實際上我第一個感覺,就是覺得這裡邊他的可信度有多大,而且就是說做這個軍火生意,那麼我就覺得我要瞭解共產黨的本質是什麼,在這種情況下,確實是有人拿「九評」給我看,我回國就回到澳大利亞來,聯繫這個澳洲的發明人和澳洲的這個「金屬風暴」公司的時候,那麼我在這個過程當中呢,就讀了「九評」,讀了「九評」之後,對我來講,我真的是有點如夢方醒的感覺,就覺得我自認為我瞭解中共,其實我還是像普通的中國人一樣,就是說還被中共的這種假象所迷惑,還被中共現在所謂的改革、開放所迷惑,否則的話,我也不會被他們統戰到我回國去和他們做生意,說不定我還對他們存有幻想,說不定我還想覺得中國市場大,好好在中國能賺大錢,還是一個「利」字當頭,還是個「錢」字當頭,就是說這個東西還是自己利慾薰心,想賺大錢,才回到中國,覺得中國市場大。

但是我看了九評之後,我才如夢方醒,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因為在中國,可以這麼講,我賺不到大錢,因為我不是他們那個利益集團,而且我還上了他們黑名單,他不可能讓我賺到大錢,這個軍火生意如果我跟他們做的話,我真做成了,我拿到錢拿不到錢還另當別論,甚至我的命在不在還也是另當別論,那在這種情況下,所以說我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了這個生意,包括我這次九號才曝光之後,很多的人包括我的親友都打電話說,這麼大的生意,你為什麼不做?而且有人說你肯定是沒做成,你才不做,說什麼的都有,但是我自己知道是我自己真正的讀了《九評》之後,我覺得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之後,使我決定放棄這個生意。

主持人:就說中共實際上,他花了十年的功夫在找尋武器而且用了很多很多的辦法在裡面,他們也開出了天價,一億美元想邀請這個發明人奧德維爾去北京,但是這個澳洲人,奧德維爾,他也沒有為金錢所動。楊軍你是因為《九評》的原故,那麼你們認為奧德維爾是因為什麼讓他拒絕了這麼大一筆金錢呢?

楊軍:我自己覺得實際上這個人,我跟他打過電話,跟他有過聯繫,他好像是一個猶太人,那麼我覺得他可能是出於一種良知或者是一種道德。因為所有的澳洲人、生活在西方國家的人都知道中共是一個邪惡的國家而且中共是一個共產國家,是一個專政的國家,他得到這個武器的話,他是不是真正的用於和平、用於所謂防衛?不是,這個武器本身是一個侵入性非常強大的武器。那麼他得到這個武器實際上帶給世界的絕對不是和平,是一種威脅,而且帶給中國人民的和中國軍隊的,也絕對不是一個福音而且是一種非常邪惡的東西,而且帶給中國軍隊、帶給中國人民的絕對都是災難。

曾錚:我看九號台的節目,我有一個印象特別深的,就是他在談到這個武器的時候,他就說有一個澳洲的高級的將領跟他說:「我要是去打仗,我要是知道敵人有這個武器,我堅決不去了。」就說他作為這個武器的發明人,我們剛剛是談到了,中共為什麼以這麼大的價錢、花這麼長的時間想要得到呢?因為這個「金屬風暴」,它本身對傳統武器來講,它是一種完全全新的一種突破、一種概念,就是傳統的它是用彈道發射,它這個是用電子點火,而且它把很多很多子彈串連在一起,然後它的槍管理論上可以無限制的加大,剛才我們談了一分鐘,發一百萬,它三十六個管並連在一起,那它這個管可以再加多。

作為他是一個發明人,我看了網上的資料,他從生物的防護原理,他是一個全新的電子點火,全新的這種突破,所以他本人是比誰都瞭解這個武器的威力,那麼他為什麼拒絕了一億這樣的一筆天價,不是一筆小數,那我想作為一個生活在西方民主國家的,他雖然沒有去談,但是第一,他拒絕了這個交易的本身,第二,他想要把這個事情拿出來講,而且第三,他去跟澳洲政府、澳洲的國防部寫信去談這個事情。我想就是說基於他對中共的一個基本的理解,他就是說認為中共不管怎麼說是人民世界或民主世界的一個敵人。他在節目裡面也反覆強調美國就專門把這個「金屬風暴」列在堅決不能落在美國的敵人的手裡頭這麼一種武器。他嘴上沒有說,但是我想他心裡有這樣的看法。因為你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開始產生以來,從他們帶給世界的是什麼?大家就知道,這樣的武器掌握在一個共產獨裁,尤其是中共這樣的一個政黨的手裡,對於世界人民、對於澳大利亞、對於美國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事情。所以我想,他在西方的文明世界裡長大,對於他來講,西方世界的文明或者是人類的和平可能比這個一億美金要重要得多。

主持人:美國實際上他是出於對中共的擔心,他有一些比較嚴格的法律來保護這些軍事尖端技術不會流入中國或其他的共產國家,實際上在西方國家都有一些類似的作法,那麼國際社會為什麼這麼擔心中共呢?

曾錚:我覺得首先你從大的方面來看,這個共產黨從他成立的第一天起,他就自己宣佈,他要砸碎現存的所有的人類一切的舊制度,那這個話,從正面講是這樣,他說你反過來理解是什麼?就是他與人類現有的文明為敵,所以從國際共產主義產生以來,整個世界就分化為兩極,一個就是以西方與美國為代表的,就是西方的文明的社會,一個當時就是說以蘇聯為代表的共產主義陣營,就兩大陣營的對峙,這麼多年造成世界上軍事的競賽、擴張,同時共產國際的運動給世界上帶來現在大家都看到了是多麼大的災難,以死亡的人數,就光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就是八千萬,你把其他的所有共產主義國家加起來,那就超過億人,一億人這樣的規模了。基於這一點,世界這些文明的國家對於共產主義政權,不管你現在講你改革開放,你怎麼樣,他始終心裡存著一份警惕,你要幹什麼?然後再看看你中共這麼多年,你在幹什麼?他一個就是他這種軍事的力量的擴張,他是超過了他國民經濟發展的速度,就是他每年兩位數的數字往上增加,你中國現在根本就沒有外患,沒有任何人有要侵略你的這種可能性或者有這種意圖,美國不想侵略中國、日本不想去侵略中國,那麼你發展這麼多武器,你是要幹什麼的?那麼作為世界整個格局當中,你中國所謂的經濟再崛起,然後你在軍事的擴張上,你花的這個錢是大大的超過你國民經濟這樣的一個增長的速度。

而且他對他的軍備擴張,他的這些軍事的數字完全都是不透明的,然後他這麼多年,他去支持北韓這樣的流氓政權甚至於其他的一些世界上其他的國家,那些核武像伊朗這樣的政權,他哪裡來的?特別是北韓,他這麼多年如果說沒有中共對他的支持,他可能早就垮台了。

主持人:他這個武器買來了之後,他有一個怎麼用的問題,我相信大家對當時那麼朱成虎的核武論還記憶猶新。

曾錚:對,那是去年六月的事情。他這個解放軍那麼高,他是少將,那麼高的一個級別,他不可能說他自己一張嘴就敢在國際的會議上去講那樣的話,他就公開的對美國就甩出核武器,我們不惜跟你打這個核戰爭,我們不惜西安以東全部毀掉,我們要打掉你一、兩百城市,那麼這樣的言論能夠拋出來的時候,你說世界上不對中共的軍事演習產生警覺,那才怪了。

主持人:實際上有一部分人是這種觀點,覺得中國買一點先進武器,國家更強大點不是好事嗎,對此你們怎麼看?

楊軍:其實中共就是說這麼多年來就是大費苦心的就是去研究高科技的武器包括去海外去謀求這種高科技的武器,我個人認為這是中共因為它已經感覺到了它的危機四伏包括它的政權的合法性,包括它這個因為可以說現在中共從上到下已經腐敗透了,可以說無官不貪,而且全民道德的淪喪,那麼這個國家已經陷入了一種真的經濟和道德和精神整個的崩潰的邊緣。

如果你沒有在中國待過的話,像我們在海外待了十七、八年,回到中國的來說,你真的是嚇了一跳,中國的整個人的這種觀念和整個社會的這種感覺真的是已經到了一種崩潰的邊緣。那麼中共現在它在鼓吹包括剛剛開過的這個大會,它們的黨大會吧!就是說要鼓吹要建立一個和諧社會,實際上都是它可以說都是它最後垂死的掙扎。

為什麼這麼說呢?中國現在現狀可以說維權的四起、貪官污吏的這種腐敗,中國現在已經沒有一個和諧社會的基礎了,包括中國剛剛講過這些所謂這些憤情,好像這是什麼愛國,因為現在中國人可以說都被黨文化給侵蝕到,他們已經分不清什麼是是;什麼是非了,他們已經不知道,包括前一陣子他們去砸日本大使館。

就說中共就是把中國人的那種煽動他的民族性,包括用那種和諧社會,用各種欺騙的伎倆去騙這些老百姓,但是這個不會長久包括馬上要召開,就是到08年召開的奧運會,我自己個人覺得,08年奧運會之後,它開的成;開不成是另一說。

如果開成的話,08年奧運會之後,也就是說前面剛才曾錚講到的朱成虎他那種戰爭威脅論,我自己覺得它們現在是在加緊做戰爭的準備,為什麼?因為它只有通過戰爭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才可以把它中國銀行,各個銀行的那些壞帳,那些貪官污吏所貪污的這麼多的錢,國庫現在已經空虛,說好多少多少億的那種外匯儲備,我不以為然,我不是這麼認為的。

我覺得完全都是這些人已經都貪入了他們私人的腰包裡了,已經是中共那個邪惡集團的他們這種一種資產的大轉移,包括它們前一段說打老虎把陳良宇弄出來,其實我覺得都是做給老百姓看的,都是假的,實際上真正它們這些人都是利益集團的,它們都是把中國的錢、把中國的國庫的東西已經快掏空了。

所以它們現在可能會選擇這種武器為戰爭做準備,這是我個人的認為,我相信中國現在這種社會這麼發展下去的話,中國真的是離戰爭不遠了。這是很可怕的事情。

曾錚:這個東西我就看到了兩個方面的事情就是讓人很擔憂的。第一個就是說中國的人尤其是這些青年人,他沒有經歷過這些什麼大躍進餓死多少人,六四殺人,他生下來就在所謂改革開放當中年代長大的,他對那些歷史他是沒有記憶的,他是沒有知識的,所以他就覺得現在是挺好的,然後他就對中共和中國定義分不清了。

第二就說你能看到他被中共培養出一種什麼意識呢?培養出一種好戰的意識,他不是說愛好和平,他就會認為我們軍事要強大了是非常重要的,軍事強大了才能表示我們的國力非常強大,而且他就覺得我們不行了我們就打。

你看上一次就說《新浪網》展開過一個調查,參加好像三萬多人,就說其中有一道題有一個答案就說如果戰爭開始了,你同不同意對敵國的俘虜、婦孺這些老人開槍?百分之八十六的人說是應該對他們開槍的,那這個就是說在國際人道的標準來講,戰俘你都不可以虐待他,你怎麼可以對老人、孩子開槍呢?

那就說中國人,你就看到就說這個黨文化這個灌輸,對於這個年青人尤其是年青的一代,這個影響有多麼可怕!他們認為這個事情對他來說是一種光彩的事情,他就沒有看到如果中共把這些世界上最先進的武器拿到自己的手裡的話,這不僅僅說是美國人的災難,是日本人的災難,是台灣人的災難,我覺得這個首先是中國人民自己的災難。

你如果中國被拖入一場戰爭,對中國人民有什麼好處呢?就像那個朱成虎說的我們不惜犧牲西安以東的所有的城市,我們也要打掉你多少的城市,那麼馬上就有網民計算西安以東的代表什麼概念?西安以東的中國人口是十億人,首先所以說他是犧牲掉十億中國人民的性命,他們然後自己家裡怎麼辦呢?我們自己家裡早就鑽地道了,他自己公開就這麼講的,我們有地下防護公司,我們能保證我們的戰鬥的指揮系統不會被破壞。

那戰鬥的指揮系統什麼意思呢?不就這些當官的嗎?這些高級的將領嗎?你中國人民十億人民死掉他是不在乎的。所以說這種話的這些所謂的愛國憤青他真的應該去看一看《九評》。他應該認識到中共對中國人民意味著什麼?中共它不是中國人民的救星,它是中國人民的災難和中國人民一切災難的一個總的一個根源而且它整個政黨和整個這個黨文化它是強加在這個中國人民身上的。

所以它如果手裡掌握了先進的武器,不僅僅是世界人民的災難,首先是中國人民的災難。

主持人:實際上從這次金屬風暴被媒體曝光這件事情,我們也可以看出就說澳洲的媒體它對中共的敏感以及它對中國這個社會現狀的高度關注,在最近幾個月或者說一、兩年以來,澳洲似乎這個媒體出了不少的節目是有關於中國的。

曾錚:對,就說我注意到就說這次做金屬風暴這個節目主持人就是她去年做了一個深入也是關於中國的報導,就是中共前外交官陳用林從悉尼領使館就是說所以走出來以後,向澳洲申請避難以後,當時在澳洲社會引起很大的一個轟動,那麼她就順著這條線就是做了一個比較深度報導叫做《紅牆背後》,那麼也就是說關注了這個中共的紅牆背後方方面面到底是什麼?

那麼就說事隔差不多有一年吧!那麼她又推出了,那麼她就選在中國的,中共所謂政權建立的那一天,11這一天把這個節目播出來我想她是非常有用意的,就是說西方的這些民眾或者西方媒體,這麼多年就說不管中共它再想怎麼樣去製造國際上它總是講和平崛起和平崛起的這樣一種概念,對內它講什麼和諧社會。

其實瞭解中共的人或者瞭解中國國情的人都知道,中國它一但高調的宣揚什麼的時候,一定是它沒有這個東西的時候,它才去宣揚,它講和諧的時候一定是社會已經到了極其不和諧的邊緣,它才會去講和諧,所以它嘴巴上講和平崛起和平崛起。

其實西方的媒體其實我覺得他們對於中共到底是想幹什麼?對於中共軍事這種崛起和它們在經濟上的這種所謂的崛起,它能夠給世界帶來什麼也是就是特別關注的,尤其是澳洲跟中國這麼多年在經濟方面往來特別大,它已經就說中國已經是澳洲的第二大貿易夥伴,那麼中國一旦發生任何事情的時候對澳洲的影響可能非常大。

那麼在這種時候,我就覺得媒體就是澳洲的這種記者、媒體當中還是有非常多的,頭腦非常清醒的人,而且非常警惕的眼光,就說不管你中共玩什麼花樣的,但是他總是拿一個懷疑的眼光在看著你到底是想在做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感謝收看《中國聚焦》,我是桑妮,下次節目再會。

原載於:http://www.ntdtv.com/xtr/gb/2006/10/22/a50567.html#video

海外北大學子告同胞書

海外北大學子告同胞書

The Gumnut Song 桉樹果的歌

The Gumnut Song 桉樹果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