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法輪功外交部前反酷刑展 籲關注人權

澳法輪功外交部前反酷刑展 籲關注人權

【大紀元2005年3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3月9日澳洲法輪功團體在坎培拉外交部前舉行了反酷刑展和新聞發佈會,當日正是澳洲的外交部和50個非政府組織的人士商討人權事宜的閉門會議,法輪功團體希望引起所有參加商討的非政府組織成員及外交部的強烈關注,法輪功團體人權目前依然受到嚴重侵犯,同時他們打出橫幅,要求外長唐納先生停止每月簽發一次有關限制法輪功團體在坎培拉中國大使館前橫幅的證書,法輪功方面認為這樣的證書將會影響他們救人,同時也會把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至澳大利亞。

新聞發佈會上 法輪功 發言人約翰‧戴樂發言

新聞發佈會上法輪功發言人約翰‧戴樂發言

據法輪功發言人約翰‧戴樂介紹,法輪功團體從去年開始參加人權會議的,這次也被邀請。但是當法輪功團體向警方申請在外交部前舉辦反酷刑展時,外交部曾有人表示如果在外交部前舉行這樣的活動,法輪功團體將被取消參加會議的資格。在澳的法輪功團體認為澳洲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申請外交部前的活動完全是符合澳洲法律的,作為澳洲的團體完全有這個權力的,在人權對話之際舉行反酷刑展也是一個恰當的時機,可以更有效的呼籲非政府組織和外交部關注法輪功在中國受到的人權方面的嚴重侵犯,同時也向公眾和媒體表達一種訴求,要求外長唐納先生停止三年來每月一次簽發證書來限制法輪功團體在坎培拉大使館前和平請願活動。法輪功方面認為每年的人權會議都是閉門的,而且會談結果也不向外界公開,究竟有多大實效也不清楚,而公開的請願活動可能引起更多得關注,基於這些理由他們決定即使被警告取消參加人權對話的會議,反酷刑展及新聞發佈會如期進行。因此澳洲外交部的一位發言人在人權會議的前一天(星期二)通知約翰戴‧樂,法輪功被取消參加這次人權會議。 

坎培拉外交部前舉行了反酷刑展

坎培拉外交部前舉行了反酷刑展

約翰表示三年來法輪功學員本著善意一直尋找各種途徑來向外長唐納商談有關的事宜,但一直得不到任何的回復,因此法輪功團體決定將此事公佈於眾,尋求媒體和公眾的道義支持。約翰表示證書之事如果得不到妥善地解決,不排除法律訴訟的可能。

剛舉行完《靜水流深》英文版首發式的作者曾錚女士也帶著自己的新書參加新聞發佈會

剛舉行完《靜水流深》英文版首發式的作者曾錚女士也帶著自己的新書參加新聞發佈會

新聞發佈會上幾位法輪功學員分別就自己親身所受迫害的經歷來講述了法輪功團體人權遭受嚴重的侵犯的事實。剛舉行完《靜水流深英文版首發式的作者曾錚女士也帶著自己的新書參加新聞發佈會,她向在場的人們哭訴自己僅僅是因為信仰「真、善、忍」就被中共關進勞教所開始了一段生不如死、對心靈極度扭曲的摧殘和超強度、超體力懲罰這樣的痛苦經歷。因此當她逃離中國之後就寫出了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第一本揭露勞教所迫害及轉化黑幕的紀實文學《靜水流深》。

新聞發佈會上法輪功學員

新聞發佈會上法輪功學員

很多法輪功學員表示澳洲外長唐納先生簽發的證書傷害了法輪功團體的特別是作為澳洲公民的法輪功學員。曾錚女士說:「本以為我從中國經歷了勞教所、拘留所迫害之後,逃到美麗自由的澳大利亞,可以很好的享受澳洲法律給與我的權利,但有二個地方讓我非常的吃驚,一個是中國特務在澳洲的活動,中國的黑手延伸到澳大利亞,另一個就是唐納作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外長,這樣使用自己的特權對待和平團體的和平請願活動,這是任何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民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不可理喻的。作為澳洲公民來說,覺得這是影響了自己的合法權益,作為國家來講,法律作為準則需要每個人來維護,作為外長也不例外。不能因為個人的偏好或者其他的原因來歧視某一團體。中國的百姓受國內造謠媒體的欺騙,他們沒有機會、沒有渠道得知法輪功的真相,他們甚至以為法輪功在全世界都是被取締的,所有來坎培拉的中國遊客都回到中國大使館去參觀,如果我們被禁止打橫幅的權利,那麼遊客就不知道我們坐在大使館對面幹什麼,他們來到澳大利亞唯一的可能獲知法輪功真相的渠道被杜絕了,因此我們覺得這件事非常重要。所以我們今天來到外交部前爭取唐納先生停止簽發限制橫幅的證書。」

澳洲法輪功團體在坎培拉外交部前舉行反酷刑展

澳洲法輪功團體在坎培拉外交部前舉行反酷刑展

據法輪功學員索非亞女士說:當天5點左右,非政府組織代表成員中的一位元特意來到法輪功的反酷刑展前,認真看了有關的圖片資料,表示這樣的請願活動很有效,應該更多一些,在這次人權商討會上,法輪功問題已經被提了出來。他認為唐納應該承擔自己所做的一切。最後他表示:你們最終會成功的。

另有非政府組織的代表向法輪功學員表示外長唐納先生知道中國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事實,只是因為貿易和經濟的利益的而無視中國的人權劣跡。

證書的由來據BBC英國電臺2002年3月19日報導, 2002年3月16日,即中國外長唐家旋來澳訪問的前一天,澳洲聯邦外長亞力山大-唐納(Alexander Downer)在江澤民政府施加的壓力下,利用他的外長特權,簽署了一份限制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大使館前舉行抗議活動的“證書(certificates)”,命令聯邦員警對法輪功採取行動,移走在坎培拉中國大使館門前馬路對面的呼籲“停止屠殺”“停止酷刑“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橫幅和法輪功請願活動用的展板。理由是法輪功的橫幅和煉功音樂有損中國代表團或中國大使館的尊嚴。

自此唐納成為是民主國家中唯一簽發限制法輪功請願活動的證書的人。

法輪功學員麗蓮女士表示她不明白「真、善、忍」的橫幅如何能影響中國大使館的尊嚴,外長為何會簽這樣的證書。她說:難道一個兇手他殺了人,當人家說他殺了人,難道這也有損他的尊嚴嗎?外長他自己有個人的權利,即外長的特權,有效期30天,這只是暫時的,但是他現在連續簽了三年,那澳洲應該定一條法律才能長期這麼去做,顯然我們有理由質疑他是不是在濫用他的職權。

法輪功學員維娜女士認為,外長唐納是限制法輪功學員在兇手的代表面前和平請願,很顯然唐納的位置站錯了。法輪功的基本原則就是「真、善、忍」,它維護人的正義、良知,任何一個人他尊重人性、道德、尊重真、善、忍,他肯定符合人的基本道德,反過來他迫害法輪功,他就是站在對立面上,任何人他違反了這些基本觀,都是對人性的挑戰。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們這樣對唐納有是不是在反對澳洲政府,我的回答根本不是。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的各種和平請願,只是爭取一個和平的修煉環境,對政府和政權沒有絲毫興趣。法輪功就是要回歸人類的道德,任何人你不管是在什麼國家、什麼位置、什麼級別、什麼樣的清況下你侵犯了人權,就要受到制裁。唐納的做法無形中參與了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如果唐納的做法不得到制止的話,他會使更多的人受到影響,我們並不是想針對唐納,而是想讓人們認清支持中共這種邪惡迫害的行為是不能在民主國家裏發生的。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5/3/12/n846979.htm

"What's in the air?" 「那是什麼?」

"What's in the air?" 「那是什麼?」

Life is Beautiful 達令港的「日常」

Life is Beautiful 達令港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