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張林「判決書」三致方草

讀張林「判決書」三致方草

(按:這是一篇寫於2005年的舊文。張林已於2018年1月抵達美國與兩個女兒團聚,並繼續撰文批判中共。)

       讀了蚌埠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林的判決書,第一感覺是出離的憤怒,第二感覺是無比的滑稽。憤怒在於它的結論:有期徒刑五年;滑稽在於它的「過程」。 

  這份「判決書」所列舉的「罪名」有:在《博訊》、《大紀元》上發表《盤古樂隊——中華民族歇斯底里的怒吼》、《全軍覆沒》、《不再沉默的火山》等文章,以及接受《希望之聲》電台的採訪;被煞有介事地列出的證據共有八條: 

  1、使用計算機及互聯網發表的六篇署名文章、接受《希望之聲》採訪的「事實」; 

  2、張林在安徽省電信公司登記上網的協議; 

  3、張林住所內的電腦主機、顯示器及在電腦內發現的大量文章; 

  4、張林電腦主機硬盤中的DOC文件126個、上網日誌、上網網頁、郵件31個及境外人員聯繫電話、電子信箱地址文件,其中特別提到了《<九評共產黨>讀後感》一文; 

  5、安徽省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出具的網絡監控證明書,證明張林在《大紀元》及《博訊》上發表過百餘篇文章; 

  6、張林接受《希望之聲》電台採訪的錄音; 

  7、安徽省公安廳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提供的張林在《大紀元》及《博訊》上發表文章的原始網頁; 

  8、蚌埠市中級法院1991年判決張林犯有「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的判決書。 

  天下還有比這更無恥、更荒謬的「判決書」嗎?如果電腦的主機和顯示器可以成為「犯罪」工具,如果上網和發表文章即是「犯罪」,那幾千萬的大陸網民都應該是「預備罪犯」,可以隨時予以「批捕」,所憾者,只是不能將海外那些發表「反動」言論的都「緝拿歸案」吧! 

  也許跟那些強盜們論這種道理已經毫無意義。不過這份「判決書」還是讓世界又一次「大開眼界」,見證了中共的無恥。應該將它翻成各種語言讓全世界的人們,特別是法律界人士都長長「見識」。 

  《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一向視「筆桿子」為其生命力一半的中共,卻像被打中了「七寸」一般啞然無聲。除了瘋狂地加緊封鎖,瘋狂地再興文字獄外,已走到生命盡頭的邪黨,還能有甚麼招數呢? 

  從最近對於張林、鄭貽春、師濤等人的處置手法,到軍方狂人的核武攻美言論;從每隔七分鐘便爆發一起的民眾抗爭,到驅不盡、趕不絕的上訪大軍;從外逃的貪官,到因付不起學費而自殺的學生;從一個接一個的「怪病」,到一次接一次的「天災」;……所有這些,都是中共已坐在火山口上的信號,都在向人們發出越來越明顯的警示。其實,歷經磨難而仍然保有世所罕見的激越靈魂、勃勃生機及純粹心靈的張林早已預言:「……想到《九評共產黨》的橫空出世所激起的全球關注,想到共產黨員的退黨浪潮,我的的確確產生了一種預感:共產黨氣數已盡,一個新時代即將降臨!」 

  是的,一個新的時代即將來臨。最「黑暗」的時候,就是轉機即將到來之時。 

  第一次給您寫信,就想說「吉人天相」,那是在今年一月,張林「失蹤」以後;第二次寫信,是為您的「虛驚」;第三次寫信,「虛驚」成了「現實」,我卻想再一次對您講:「吉人天相」! 

  請相信,這真的已經是「在劫難逃」前,中共的最後瘋狂。我們不必再對其抱有任何幻想。我相信,以張林的睿智與胸襟,區區牢獄不能奈得他何。處在牢獄之外的您,可能比他更加艱難。 

  但是,我欣慰地看到,如果說今年一月您「救我夫君」的哀呼中還有些「張皇失措」的話,半年多之後,您的精神和文采,在醜惡現實的磨礪中,卻正變得越來越美麗。 

  請繼續向世界傳達張林的情況,請繼續向世界揭露他所受到的一切不公,也請向張林轉達世界對他的問候。 

  相信吧!我們的精神和心靈,一定能超越這「現實世界」的醜陋和瘋狂。用您高貴的心和沉著的目光,靜靜地蔑視共產邪靈滅亡前的最後瘋狂。它沒有五年的命了。未來的自由中國將見證,心靈的力量是不可戰勝的;您將與張林一起,與所有選擇了正義和良知的人們一樣,無愧於自己的生命。 

  2005年8月25日草於悉尼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5/8/24/n1029429.htm

2018年1月26日,張林女兒張安妮(左一)和張儒莉(左二)與「女權無疆界」組織創辦人瑞潔(左三)一起到機場迎接張林抵美。 (霍亮喬 攝/自由亞洲電臺)

2018年1月26日,張林女兒張安妮(左一)和張儒莉(左二)與「女權無疆界」組織創辦人瑞潔(左三)一起到機場迎接張林抵美。 (霍亮喬 攝/自由亞洲電臺)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227集-含曾錚評論-澳洲版三峽工程的命運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227集-含曾錚評論-澳洲版三峽工程的命運

Retired CNN Broadcaster Says Shen Yun ‘Soul touching soul’

Retired CNN Broadcaster Says Shen Yun ‘Soul touching so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