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精神的物化

世界是精神的物化

第一次看《轉法輪》時,覺得最令人震撼的一句話是「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這句話不但告訴我們人的生命的來源,同時也告訴了我們做人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返回到人先天的生命來源之處去。
另一句令我非常震撼的話是「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這句話不但給人類哲學界爭論了幾百年上千年的問題提供了一個震聾發聵的答案,同時也是修煉界「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條「定律」的「理論基礎」。
在此基礎上,今天聽著歌劇《悲慘世界》時,不知怎麼腦子裏就冒出一句自己的「理論」來:「世界是精神的物化。」
是的,我相信這是對的。往大了講,創世主、大覺者們造世界,不是「一念即成」嗎?這不就是「想」出來的嗎?宇宙不就是創世主精神的物化嗎?
往小了講,在這個世界上,一切東西,特別是藝術作品,也是人類的精神的物化。
比如,前兩天在看韓國熱門電影《與神同行》時,就有一個很深的感受:這部電影其實就是要展現作者對「地獄審判」的理解,以及在「地獄審判」的基礎上,去重新審視人生、人性的相關思考。這樣的理解和思考,他通過很炫目的電影技巧和語言,以及很煽情的故事情節,把它「物化」、「外化」、表現出來了,觀衆就用眼睛看到了、接受到了,並且會化爲他們的精神和思考。
再比如首飾界獨此一家的「雲坊」。創始人和設計師田甜(Ariel Tian)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我從她的首飾,和她經常在臉書上分享的帖子中就可以看到,她的每一款設計,每一件首飾,都包含著她對世界、對美、對善、對宇宙真理、對光明的理解和追求,以及她對於生命、對於他人、對於人性的深切悲憫,她只是在試圖用首飾的語言將這些表達出來。
再比如《悲慘世界》這個宏大的故事,我認爲,也是作者爲了表達他對人性的思考,而「硬生生」地構造出來的。
聯想到前日有網友在探討如何寫作的問題。如果「世界是精神的物化」,那寫作就更容易了,所需的,就是先從內心、內境豐富自己,然後再以語言表達便是了。
這樣一想,隱隱覺得,之前一直讓自己很「敬畏」的文學和藝術創作領域,似乎也不那麼可怕了:學會了那一門的「語言」,掌握了它的表達方式和技巧,其餘的,都在於你的境界、眼界和內心,也就是你的精神世界了。

《共產主義黑皮書》導論之九:保存歷史和記憶

《共產主義黑皮書》導論之九:保存歷史和記憶

Home after Snow 雪中家園

Home after Snow 雪中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