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法輪功曝光中共惡行 要求徹底結束迫害

悉尼法輪功曝光中共惡行 要求徹底結束迫害

路人關注瞭解真相(大紀元)

路人關注瞭解真相(大紀元)

【大紀元2006年7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欣然報導) “加拿大獨立調查組”7月6日公佈的獨立調查報告,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存在。7月14日中午,悉尼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馬丁廣場舉行集會暨新聞發佈會,向公眾曝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呼籲澳洲政府和民眾支持”赴中國大陸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要求中共打開所有的勞教所、監獄、看守所允許獨立調查,徹底結束中共對大法弟子的非法關押和迫害。很多路人紛紛駐足聆聽瞭解真相,併當即在請願信上籤字表示支持。

李迎:弟弟失去消息 非常擔心他的安全

李迎和母親講述全家人被迫害的經歷(大紀元)

李迎和母親講述全家人被迫害的經歷(大紀元)

李迎女士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了自己、姐姐、弟弟三人因為堅持自己信仰而在中國被非法關押和勞教的經歷,特別是她弟弟李良自99年7月至今被多次非法關押勞教超過6年,現仍關押在天津雙口勞教所,生死不明。拒絕家人探望和電話詢問。她現在非常擔心弟弟的安全,她說:姐姐最後一次見到李良是在今年4月,5月之後我的家人就不再允許探視他,沒有他的任何消息。現在,我們都非常擔心我弟弟會失去生命或者被摘除了器官。我呼籲澳洲善良的民眾幫助我們找到我的弟弟,並確保他的安全。”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大紀元)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大紀元)

曾錚:親身經歷迫害 差點被摘除器官

《靜水流深》的作者曾錚也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言,她說她深知國內法輪功學員的處境之險惡,她曾患有丙型肝炎,因修煉法輪功而得以康復,卻因一封被上傳網路的家信而多次被抓並被判勞教。2000年5月被關在北京的崇文看守所,超過20位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同一室,後來失蹤不知去向了。其中的一名來自黑龍江的45歲左右的女學員在拘留所被迫害致死了。

她曾在新安勞教所勞教期間,被迫接受驗血,並被詳細詢問以前病史,當時她只覺得奇怪,勞教所怎麼會如此關心他們的健康呢?直到最近活體摘除器官事件曝光後,她纔明白自己如果不是從前患過肝炎的話,也險些成為了活體摘除器官的受害者。這次加拿大的調查團也采訪了曾錚,並在調查報告中引用了曾錚的書和她的親身經歷。


清華大學研究生: 成績優異被報送 卻因修煉被開除

曾經在清華大學就讀並被免試報送研究生的張志剛在新聞發佈會上披露自己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日常的工作學習中處處遵循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與老師同學相處和睦,並取得了優異的成績,被直接報送就讀清華大學的研究生。



清華大學免試研究生的張志剛(大紀元)

清華大學免試研究生的張志剛(大紀元)

在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他因為拒絕寫保證放棄修煉,被軟禁在家並被迫看誣衊法輪功的電視和其他編造的材料。2000年4月25日,他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法輪大法好”,結果被警察的毆打和關押一個月,並被開除學籍。


當聽到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的消息之後,他相信如果他不到澳洲留學的話,恐怕也難逃這樣恐怖的命運。他呼籲所有的人一起來共同制止這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邪惡暴行。

Kay赴天安門展示”真善忍”橫幅 被警察關押毆打

Kay曾經到北京為法輪功呼籲而被非法關押和遣返,她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她的父親就是幾十年前逃離蘇共暴政來到澳洲,所以她自己很能理解共產黨暴政下的恐怖。她8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體會該功法的寧靜祥和,獲益良多。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的2001年,Kay和其他國家的一些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天安門舉”真善忍”的橫幅,被警察抓捕並毆打和審訊,最後被驅逐。Kay中國之行的過程中發現很多警察被蒙蔽,把法輪功當成異類。

Kay赴天安門展示”真善忍”橫幅被警察關押毆打(大紀元)

Kay赴天安門展示”真善忍”橫幅被警察關押毆打(大紀元)

加拿大獨立調查團關於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調查報告出臺,她呼籲澳洲的政府和媒體不應該保持沈默,讓這樣的罪行繼續下去,應該協同國際調查團一起參與調查。

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言的還有紐省法輪大法協會的主席約翰.戴樂(John Deller)等。據悉,目前澳洲已有20多位各界人士,包括律師、議員、宗教界人士等加入”赴中國大陸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6/7/16/n1387875.htm

致川普總統的第二封公開信——請幫助一名記者的母親

致川普總統的第二封公開信——請幫助一名記者的母親

Pompeo’s Visit to Beijing Tension-Filled Amid Worsening US–China Relations

Pompeo’s Visit to Beijing Tension-Filled Amid Worsening US–China Rel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