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維州警官洩密醜聞引起的震動

最近澳洲維多利亞州一起涉及到幾名高級警官的洩密醜聞引起了很大的轟動,目前已導致兩名高級警官辭職,另兩名高級警官被停職。從這起洩密案中,可以觀察到澳洲警務系統運作的一些有趣現象。

這起洩密案的起因是2003年的一起謀殺案。當時墨爾本二十八歲的男子阿伯特(Shane Chartres-Abbott)被指控參與一起強姦案,並為此正在接受法庭調查。在他第五次準備出庭接受審訊的路上,一名顯然是非常專業的槍手一槍打中他的脖子,當場把他打死。據說,這是為了殺人滅口,避免他把更多的人說出來。

警方懷疑這起惡意謀殺與墨爾本的黑社會有關,調查過程中,有線人舉報,這個「一槍封喉」的兇殺案竟然與一個名叫拉羅(Peter Lalor)的警察有關,是拉羅向那名職業槍手提供被害人的地址,造成他剛一出家門就被打死的。 

警方接到舉報後,開始秘密調查拉羅和兇殺案的關係,但是警察廳內部卻有人向拉羅通風報信,告訴他他正在被秘密調查。從目前暴露的情況看,洩密的警察一方面是出於小團體意識,一方面是因為嫉妒辦案警官,不想讓他破案、立功。

到目前為止,涉及這起洩秘案的高級警官已經至少有四人:維州警察廳廳長助理阿希拜(Noel Ashby),警察廳主管媒體的力雷爾(Steve Linnell),警察協會秘書長穆雷特(Paul Mullett),以及媒體部主任威爾(Glen Weir)。廳長助理阿希拜和媒體主管力雷爾已經被迫自動辭職,秘書長穆雷特和媒體部主任威爾則被警察廳長停職。目前調查還在繼續進行,這些人還有可能被起訴,甚至坐牢。 

此次調查是「警務人員誠信辦公室(The Office of Police Integrity (OPI) 」進行的,此機構是維州政府於2004年成立的,目的是確保警察在執法過程中的公正性和專業性,它是個獨立機構,直接對州議會負責,與警察廳沒有隸屬關係。 

從整起洩密醜聞的調查過程看,「警務人員誠信辦公室」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長期監聽被懷疑的高級警官的電話。掌握了一定證據後,誠信辦公室開始傳喚被懷疑的警官,以聽證會的形式進行進一步調查取證。

被調查的警官本來要求聽證會以秘密方式進行,但墨爾本《太陽先鋒報》的律師成功地爭取到了使聽證會面向公眾的機會,他用的理由是,公眾都依賴於警察對他們進行保護,所以警察的誠信度對公眾至關重要,民眾有知情權。

誠信辦公室接受了此種說法,將聽證會公開進行,媒體可以到場採訪旁聽。幾名涉嫌洩密的警官剛開始不承認對他們的指控,但當誠信辦公室當場播放電話錄音證據時,這些警官變得面如死灰,無話可說,不得不承認他們對聽證會撒了謊,最終不得不在羞愧中辭職。 

可以觀察到的是,媒體在幫助公眾獲得知情權方面功不可沒。另外,自案件曝光以來,多家媒體對每一點進展都步步緊隨,密集報導,始終保持了強大的公眾與論壓力,所以才造成了兩名涉案高級警官自動辭職。當然下一步他們還將面臨司法處理。

不肯自動辭職的警察協會的秘書長穆雷特,目前也面臨來自警察協會內部的強大壓力,有人正在擁有一萬一千多名成員的警察協會發起簽名,只要徵集到5%的簽名,也就是五百五十個簽名,就能要求召開特別會員大會,強迫讓他下台。

從澳洲公眾的反應來看,人們對警官執法犯法的行為相當氣憤。有人提議成立一個專門的反腐敗委員會,來調查、監督和規範政府公務員、工會、政治家、地方市政官員等人員的行為。 

不過,維州州長表示,在維州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中,一共成立過六個臨時的皇家委員會,對十三起警察腐敗案件進行調查,但最後只確認三個人有罪,這說明絕大部份警察的誠信度還是非常好的,沒必要再成立一個專門的反腐敗委員會。 

在筆者看來,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中,只有三個警察被確認有罪,說明澳洲的警察還真是夠廉潔的。這次的洩密案之所以成為轟動性醜聞,正是因為類似的事情非常罕見,「物以稀為貴」嘛。

從平時的日常生活中,也可以感到,澳洲警察雖然嘴上不大唱什麼高調,但內心深處有著高度的責任感和榮譽感。另外,獨立於行政權力之外的司法體系,以及媒體和公眾的監督作用,也在確保警察的廉潔性方面,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

: 2007-11-20

 墨爾本《時代》網站上關於洩密案的報導

墨爾本《時代》網站上關於洩密案的報導

Michelangelo Punishment of Tityos 米開郎基羅手稿「堤堤俄斯的懲罰」Eng

Michelangelo Punishment of Tityos 米開郎基羅手稿「堤堤俄斯的懲罰」Eng

How Doe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ropaganda Evolve with Time 現實比小說更離奇

How Doe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ropaganda Evolve with Time 現實比小說更離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