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字典裡沒有「南韓」

中共的字典裡沒有「南韓」

去年為推廣《靜水流深》曾到布里斯本住過幾天。「收留」我的是一名澳大利亞「土生土長」的西方女士,她因修煉了法輪功的緣故而對中國文化無比神往,提出讓我幫她起個中文名字,以後她要日日應用。 

她英文名字叫Sandra,姓是「H」打頭的,讀起來很像「韓」,於是我給她起個中文名叫「韓三達」。反正在她面前我盡可以冒充漢學專家,於是便很「內行」地跟她解釋說:「『韓』是你的姓,『三達』表示你三個目標都達到了。這『三個目標』,你可以將它理解成中國人常說的『福祿壽』,也可以理解成法輪功要修的『真善忍』,或『學法、講真相、發正念』這三件法輪功學員應該做好的事。」 

她聽了後歡天喜地的叫好,不知從哪裏摸出一本《簡明英漢詞典》來,非讓我在字典上幫她把「韓三達」這三個漢字找出來。她說,這本字典是原來在她家住過的一個中國留學生留下的。 

「三」和「達」都很容易就找到了,她一看果然挺像三個目標都達到了的意思,對我更加信服了。沒想到的是,「韓」字卻著實讓我「大失臉面」,不知該怎麼才能找到。因為是英漢詞典,它不可能列中文姓氏,我想,我找到「Korea」這個詞條,總能找到「韓」吧?Korea不是朝鮮或韓國/南韓嗎? 

豈知找到「Korea」後,它的解釋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裡面沒有半個「韓」字,一時讓我傻了眼,不知該到哪裏去找「韓」。後來發現那本詞典後面有個附錄,列出了所有國家的首都。我心想,只要找到「漢城」,裡面總該有「韓」吧? 

誰料,將附錄從頭至尾翻了N遍後,還是只能找到「平壤」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漢城」和「韓國」?對不起,在中共的字典中根本不存在! 

我沒有留意那本詞典是哪個年代的,相信是「文革」時期的產物。回家後翻看我自己現在仍在使用的上海譯文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新英漢詞典》,「Korea」和「Korean」這兩個詞條仍然只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和「朝鮮的」、「朝鮮人的」;而在商務印書館1978年出版的《漢英詞典》中找到「韓」這個字時,解釋是「a surname(一個姓氏)」。「南韓」作為一個國家仍不存在。當然「朝鮮」是可以查到的,英文解釋是 「Korea」。在商務印書館1979年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中,仍是只有「朝鮮」這個詞條,而沒有「韓國」或「南韓」。 

總之,金日成當年打過三八線,還搭上中國人民幾十萬條性命都沒實現的「理想」——將南韓從地圖上抹去,在中共的詞典中實現了。「韓國」、「南韓」都不存在了,只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我費了好多口舌才對剛剛有了一個中文名字、卻半點不懂中文的「韓三達」解釋清楚為甚麼中共的字典裡沒有「韓」。好在她已看過《九評共產黨》英文本,對共產黨對中國文化的破壞,以及以意識形態來劃分「敵我」,再以「敵我」來判斷一些人或國家該不該在地球上存在的「傳統」,已經有了一些概念。 

也許這個真實的故事,可以為大紀元正在連載的《解體黨文化》加上一個生動的註腳。生活在中共國之外的人,很難想像共產黨對「資源」的壟斷到了何種程度。這種資源絕不僅僅是物質資源,還有更重要的精神和文化領域的所有資源。 

而生活在中共國寨之內的中共人質們,「常在河邊走」,又焉能不濕鞋?中共不僅壟斷了信息,還壟斷了對歷史和現實的「寫作權」和解釋權。在信息封鎖越來越難的今天,中共在以前幾十年間所精心灌注給中國人的黨文化早已開始自動發酵,讓人們即便是能接觸到外部的信息,但仍會用中共所培植出來的方式思維。同時,中共用扭曲的、局部的信息,繼續「不經意」地誤導民眾,讓人認為中國離了共產黨不行。 

解體黨文化非易事,最難的是,對中國人來講,黨文化已像空氣一樣無所不在,且「與時俱進」地不斷變換花樣,讓人難以覺察和識別。要不是有了為韓三達起名的「尷尬」經歷,我又怎知天天都用著的英漢、漢英和漢語詞典中,根本就沒有「韓國」?

2006年10月20日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6/10/20/n1493330.htm

 2017年3月,吉林民衆抗議韓國樂天,讓其「滾出中國」。

2017年3月,吉林民衆抗議韓國樂天,讓其「滾出中國」。

China's Growing Spy Threat

China's Growing Spy Threat

Into the Woods 雪中密林

Into the Woods 雪中密林